第33章:薛白的阴谋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02,862

  “不能……哎哟,快挂电话吧,一会儿我真扭到了。”肖木子这个疼,她放了电话,还没两分钟,电话又响,她接起来道,“怎么了?那个小魔头又出什么夭蛾子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的女儿?”

  肖木子没有想到竟然是薛白,刚才她没有看号码。

  “你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华逸电话我没打通……本来我是想谢谢你,孩子在你们那里,肯定给你造成很多不便,我想告诉你,燕燕是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她需要疼爱,不需要严厉……那个我马上去接孩子,孩子在哪儿呢?”

  “在……在游乐园。”

  电话挂了,肖木子才反应过来:她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号码?

  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索性也不收拾了,坐在那里只觉得这日子真是莫名其妙,所有相干不相干的人都来打扰自己,真可笑,自己这个软柿子随便什么人都来捏一捏?

  她坐着生闷气的时候,有人开门,是华丽娜,她一进屋子看见肖木子歪着脖子站在那里,不禁愣了一下:“嫂子,你没陪我哥去游乐场?”

  “看我现在这样,去不了……你的婚纱到了吗?”

  “哦,没呢。”华丽娜好像有点淡淡的,并不热络。

  “怎么了?”肖木子感觉到了她的情绪。

  “累了……没有想到结婚这么累人,现在酒店都定不到,高冰马上要出国……”

  “我帮你,这一切我有经验,我和你哥哥都可以帮你,他认识一些人。”

  “嗯,也行,只是哥哥现在忙……爸妈又提出一些条件,说什么让陆家迎亲的选出儿女双全的老人来押车,咱这边的童男童女都没有选好……”然后她有话没说,“嫂子,你落枕了?我给你按按。”

  “别,我受不了疼,你先躺着歇会儿,吃饭没?”

  “吃了……嫂子,你也歇着,我真累了,回屋睡会儿,听说,有很多男女都是快结婚的时候因为琐事闹得分手,我们不会被样吧?”

  “怎么了?高冰和你闹矛盾了吗?他不是爱争执的人……你也不是,你们哪个能闹什么矛盾?”肖木子心里清楚,“多年未见,陆高冰变成霸道总裁了?”

  肖木子开起了玩笑,华丽娜没笑,有些发呆地坐了下来:“嫂子,你说,你了解我哥吗?”

  “……不全了解。”肖木子想若是在两个月前,她问这话,她的答案一定是肯定,而现在,她觉得她不了解,他与杨云的事情,永远是她心中的梗。

  她嘴上说着翻过这页,但是知道,心里永远也翻不过去这一页。

  “是呀,你们过了七年,你都不了解,我和陆高冰只认识半年多,就结婚,你说是不是有点轻率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可能是我多疑了,我觉得他不是真心喜欢我,我们选婚妙的时候,他都心不在焉,我私下问过助理,他们说公司运转良好,并没有什么让他烦心的,那你说是不是他不想和我结婚,是不是他后悔了?嫂子,你了解他吗?”

  “我……我不太了解,虽然我们相处过一段时间,但那时年轻,甚至都不算谈过恋爱……这样,要不然让你哥跟他谈谈,看看他是不是有其它的事情,需要不需要我们帮忙。”

  “你觉得他是遇到难心事了?”

  “是呀,这话应该你问他呀,你们都快结婚了,双方最怕不交流,一个想的是东,另一个觉得他想西呢,这样日子长了,就拧巴了,其实可能两个人想的根本就是一回事。本身就是你自己多猜疑呢。”

  “嫂子,你听到一句话吗?男人最怕女人猜疑。”

  “是呀,这样想就对了。”

  “可是你知道为什么男人怕女人猜疑吗?”

  “当然是因为疑心生暗鬼呗。”

  “不是,是因为女人猜的真TM准。”华丽娜说完苦笑了一下,“我倒希望我错了。”

  “你呀……”

  电话响,是华丽娜的。

  她接通之后说了几句,然后脸色变了:“什么?怎么摔的?摔哪儿了?妈,你别着急,我和哥立刻回去……爸摔倒了,在家里迷糊呢,怎么办?我……我,你给我哥打电话,我给高冰打电话,千万别出事。”

  肖木子和华丽娜先回去的,到家的时候,120还没到,一进屋子,就听到婆婆在哭,华丽娜腿都软了,肖木子也慌了,不过进屋子发现公公躺在坑上打着点滴呢,眼睛睁得挺大,正在训婆婆呢。

  华丽娜一进屋子就哭了起来,肖木子也有点蒙,倒是公公开口:“我死不了,就是你妈大惊小怪,还找大夫,现在我都没事了。”

  正在这时,120的车停在了外面,华逸的车也正好到,他冲进屋看见公公没事,才松了口气,公公坐起来还骂婆婆呢,婆婆委屈:“我以为你要摔死了,不给孩子们打电话,我自己还能把你给直接埋了呀?”

  “妈,爸爸没事就好,你少说两句吧。”华丽娜开口,正在这时,肖木子看见门一开,燕燕和薛白从外面走了进来,肖木子没有想到她们也跟来了,但一想也是,薛白要接燕燕,半道听到消息,华逸自然没时间送她们回去。

  薛白上前:“爸,你没事吧?”

  她还叫爸。

  她拉过燕燕:“快,叫爷爷,叫奶奶。”

  “爷爷,奶奶。”

  屋子里本来乱糟糟的,一下子静了下来,肖木子看见婆婆在抹眼泪,而公公哎了一声,就突然咳嗽起来,正好120的医生在,立刻量血压,说他血压上升,达到二百二了,很容易脑出血,让他不要激动。

  最后到底怕出事,又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还好,陆高冰因为有事,只来得及赶到医院,肖木子看到十年后的陆高冰,大家见面也只是点头一笑。

  肖木子偶尔回头,只觉得有两道目光从她身上掠过,再看陆高冰和丽娜,两人站在一起,璧人一对,分外养眼,她突然发现,男人就像是好玉,越有年龄越有宝气。

  陆高冰,像蕴了胡子的吴秀波,耐看至极,有几个护士都没事找事的跑过来,看看点滴,又量量脉博,有人看的是华逸,更多的看的是‘吴秀波’,虽然他自始至终没说几句话,但是他身上那若有若无的磁场,代表的是贵气。

  住院费当然都是陆高冰结算的。

  检查的结果除了点高血压,一切都好。

  但是医生要住院观察几天。

  当天晚上是华逸和华丽娜在医院里照顾,肖木子因为落枕,回家休息,连并着做饭送去医院,晚饭时分,肖木子做了素炒百合,排骨汤,还有丸子和烧茄子,四个菜可是费了一番心思,平时大都华逸做饭,所以她的厨艺也实在不怎么样。

  她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闻到一阵阵香气,屋子里还有小孩子的笑声,是燕燕:“爷爷,你尝尝我妈做的菜,可香了……姑姑,你也尝尝,我妈从小就给我做各种好吃的,说我挑食不能长漂亮,奶奶,你说这鲍鱼白菜好吃不,我家里还有许多呢,你爱吃,我让我妈天天做给你吃,好不好?”

  “好,燕燕最乖了……”

  “妈,那以后让燕燕多陪陪你和爸爸……”是薛白的声音。

  “咳,你以后还是别这么称呼了,你和华逸毕竟已经离婚了,我不想让别人误会……”

  “妈,我爸妈没的早,你和爸待我象亲生的女儿,对我那么好,是我不懂事,那时候年轻,头脑冲动,才会和华逸离婚的……我这辈子,只认你们当我的爸妈,你们不让我叫,我在心里也会这样叫的。”

  “……你呀,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瞒着我们燕燕的事情,燕燕都九岁了,我们都没有好好当爷爷奶奶,瞧燕燕,都长这么大了,来,奶奶给钱……”

  “奶奶,我不要钱,我有钱,妈妈每年过年都给我压岁钱,刚才买的水果可是我的押岁钱呀,妈妈不让我花,我自己非要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