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偶遇杨云
宇文花青2019-12-07 17:253,281

  她这个提议真是太激动人心了,肖木子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不过她被华逸抱得很紧,而陆高冰显然不会做这种事情,华丽娜和婆婆挨着她坐的,华丽娜也没有打她的意思,而婆婆却道:“打什么打,哪有那说出,现在都是说:筷掉一枝,必有一吃。”

  薛白也笑了:“还是妈最疼我……”

  肖木子直到回到家,想起这个妈字,还是想吐。

  她关上门将鞋甩掉就往屋子里走,将随后华逸关到了门外:“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稀罕事,前妻还叫妈不说,你妈还同意,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想一家三口团圆呀?”

  “她就是那样自来熟不外道的性格,就那样的人,有什么办法?”

  “有什么办法?你就不能明确地跟她谈谈呀,她都离婚了,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又来打扰别人的生活?难道你也有想法,这几天你享天伦之乐享的上瘾了吧,是不是直接想把孩子她妈也接收了?”

  “木子,你这样说不公平,我见她的时候,你不都在场吗?再者,你见我对她露过一个笑脸吗?还有,今天高冰在,我们就当是同学聚会了,也没有什么。”

  “没什么?所有的同学都管你妈叫妈呀?而且你妈还挺享受的样子。”

  “还不是为了燕燕嘛!”

  “是,都是为了燕燕,这个燕燕是你们华家的命……“肖木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弱下来,她不想变成一个怨妇,而近来她一直在抱怨,她越来越不喜欢自己了。

  之前她羡慕丽娜的洒脱,也有别人羡慕她和华逸的幸福,而现在,她只觉得幸福好像变得不可琢磨,原来抽象的东西果然是只可意会,不可把握。

  她沉默下来,华逸敲门:“木子,我知道你有口无心,你生薛白的气,那我们一起研究一下对策好不好?”

  “那是你的前妻,你自己处理。”肖木子没有开门,“爸妈生病的时候,她带着燕燕来,我可以理解,孩子见爷奶,可是没有道理这出院了,她还一直跟着,她喜欢接回他们家去。”

  “你不能这样说,这样说就过分了,木子,她一直在示好,也没有别的心思,你现在说的,都是你的猜测,你是大度的人,再者,她来也好,让她见识一下我们的幸福,她只会自找没趣,如果我们太在意她了,她更是得意了。”

  又是那一套说辞!

  别人给他发短信他这样说,这前妻登堂入室他也这么说,他别的没学会,倒学会庄子无为而治了。

  肖木子只觉得一腔怒火,没处撒去。

  “木子,好,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华逸终于妥协了。

  拨号声,然后接通,肖木子听到华逸跟她打招呼,然后提到燕燕,再然后竟然笑了起来,肖木子拉开了房门,背对她的华逸没有察觉,还说:“那行吧,这周末我也回爸妈家,你问燕燕,她想吃什么,她肖姨会给她买的,她肖姨可想她了,刚才还念叨着,说燕燕懂事……”

  肖木子听到这里,怒气少了一点,她知道,华逸在拉拢她和燕燕的关系,上面的那些话,自己根本没有说过,再说,她也撒不出那谎来,她不喜欢的,没有办法假装喜欢。

  对于燕燕,她现在只是忍耐而已。

  好在,她没有和自己一起生活,也不必整天想着怎么和她相处。

  肖木子又一次清楚的认识自己,她并不是什么佛口佛心之心,无法大爱无疆普渡众生。

  “……你呢?要不然这样,我去接燕燕,你周末有事就不必回我爸妈家了,你忙你的,我正好可以和孩子单独相处,有你在,燕燕尽缠着你了,也让她熟悉一下爷奶家的情况,我和木子会照顾她的……我们要孩子?我们要孩子也不会冷落燕燕的,不过,这个消息你暂时别告诉她……那行,就这样定了。”

  华逸挂电话转身,吓了一跳,然后笑着来搂肖木子:“老婆,你别阴着脸,我害怕,你看我都给她打电话了,让她别去我爸妈家了。”

  “你那是让她别去吗?”

  “是呀绝对是让她别去呀,她那人聪明爱面子,我都这样说了,她一想就通了。”华逸将桌子上的红酒拿过来,“我们今天晚上难得的二人世界,喝一杯。”

  肖木子看着他讨好的样子,心软了一下,他夹在中间确实为难。自己尚且不好意思和薛白直接翻脸,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孩子,他还得照顾到燕燕的情绪,所以接过了杯子:“华逸,如果正相反,我如果有个孩子瞒着你,你会怎么样?”

  “谁的孩子?”华逸有点紧张,“你不是真的瞒了我什么吧?”

  肖木子本来想让他设身处地替自己想想,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反应,不禁火大:“是,我和前男友有了孩子,我想把她接到我身边,你什么意思?”

  “前男友?谁?陆高冰的?”华逸黑起了脸,将酒杯也放下了,将她抵到墙上,“男孩子还是女孩儿?”

  眼神凶狠狠的。

  肖木子气话脱口而出:“儿子,怎么办吧!”

  华逸鼻翼贲张:“好办,你把孩子接过来,我们下周不去医院了,我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养,不还了,你说好不好?”

  说完绷不住自己笑了,将肖木子一把搂住:“老婆,我知道你吃醋,下回和燕燕相处,我会留意的,要不然,你来照顾她,我不管她,就在旁边看着,好不好?”

  肖木子捶了他两下,华逸又道:“薛白那个人没脸没皮,你在她面前应该有优越感才是,现在的我这样爱你,让她羡慕嫉妒恨不好吗?如果你这样不开心,她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

  “看来你还真的很了解她呢……”肖木子撇着嘴,还是酸意冲天。

  “我主要是心疼你,这段时间你做得很好,一切都很好,贤惠大气,傲视万物,其实,你不要担心,谁在我的眼里都是零……”

  “燕燕和你爸妈也是零?”

  “别抬杠,我是说那些女人,任何一个,她们什么都不是。”华逸又将酒杯端起,“老婆,你都让我斋戒好几天了,再这样下去,我就得拿把香在脑袋烫几个点了,也不知道我这半道出家的,会不会人收我,如果不收,我就到大街上拿个钵化缘去,万一哪个女施主看我可怜呢……”

  “看你可怜,还能赐给一炮?你也不怕积了口孽。”

  “……好像这话是你说的呀,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得了吧,你全身心的都是这个意思,我还不了解你……”

  “是吗?你真的了解,全身心地都了解?那也让我来了解了解你好不好,先从哪里开始了解呢……”说着就开始上下其手了,肖木子将酒喝了,笑得妩媚:“本宫今日身体不便,还望移驾别院。”

  华逸停了下来,哦了一声,然后又贴了上来:“朕今日便留宿爱妃这里,我们裸聊到天亮可好?”

  周末到了。

  肖木子翻着衣柜,找了半天,没找出合适的:“华逸,我要去买件衣服,我没有衣服穿了。”

  “好啊,我们正好路过艾森……”

  “艾森?算了吧,我才不去那里,一件衣服够给难民盖座房子了,样子还不好看,只是牌子,我不喜欢,我现在下楼,去咱们楼下商场看看,最多一个小时,你等我,然后我们去接燕燕。”

  “好,要不要我陪。”

  “不用,给你放假……当然,最好把屋子收拾一下。”

  “遵命……”华逸声音挺欢快。

  肖木子关上门的时候,还偷笑了一下:好好的男人被自己给收拾得得厅堂入得厨房了。

  家对面的商场卖的都是中低档货,有个大超市,也人来人往的。

  一般情况下,肖木子所有的生活用品在这里一站式就采购结束,其实她觉得自己的生活需求真的不高,能吃好穿好,有一个温暖的家,家里面有一个可以一起到老的男人,如果将来有闲钱了,可以将双方的父母安排好,等放假,两个人就一起天南地北的走走,领略一下风光,感恩一下人生。

  她觉得自己和大多数人的想法都差不多,就这样过完人生,不算叱咤风云,也算是完满了。

  五楼精品女装,说是精品,每件衣服也不会超过五百,在佳佳眼里,这连零头都算不上,在小雪眼里,也就是一个零头,而在肖木子眼里,已经够贵的了。

  她带着目的性地选衣服,一家家看过去,终于走到M歌家,她停了下来,看见一件裙子,样式不错,标价二千多,有点超过预期,正在犹豫间,听到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我呀,很少逛这样的商场,现在就是陪你……”

  回头,四目相对,火光迸溅:竟然是杨云,刚才的话显然是对她身边那位五六十岁的阿姨说的。

  视线接了火,先避的那个就是输了。

  肖木子转过身去,跟营业员说要试那件衣服。她宁愿自己先撤出阵地,不愿意和她再撕打到一起。

  杨云竟然也跟着走了进来,看着屋子里的衣服对身边的人说:“黄姨,这些衣服正配你的年龄,不如试试这件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