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委屈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12,757

  华逸忙抱着她:“好,你说不去,我们就不去。”

  “我还说让你守着我一个人,你还不是跑去找别人了?”肖木子刀子的嘴又开始发挥作用了。

  “这件事情不要提了好不好?老人家就是好奇,想看看孙女,他们知道你是大度的,但也能想像出来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心里不好受,所以才会这样小心紧张,我妹还批评他们了,说他们不该提这样的要求,说就算你同意,她也不同意……那你会同意吗?”

  “我不同意,你会一直游说到我同意,是不是?”肖木子想起来,平常他好像处处依着自己,可是但凡他想要做的事情,他总会搬出种种理由,最后肖木子总会答应,但都被他给绕得好像自己起初就是这个意思一样。

  现在新仇旧恨的全想起来了,她摇了摇头,盯着华逸:“我没有权力管你们华家的事情,他们自然有见孙女的权力,所以你根本没有必要问我,直接带他们去就是了。”

  肖木子越说越气,如果不是他爸妈在这里,她很可能起身就离家出走了。

  华逸见她如此,忙道:“那我就不让他们去见燕燕……”

  叫得还真亲!

  肖木子在心里道。

  她扭过头去,也不看他。

  谁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堵心才奇怪。

  华逸在身后道:“燕燕的事情,委屈你了……下个月,我们再去医院吧,我们要个自己的孩子。”

  肖木子一听到这样一说,所有伪装的硬壳瞬间破碎,连日来的委屈化作泪水,控也控制不住,她扭过头去,却被华逸抱在怀里,声音温柔:“我以为我们不要孩子,正好二人世界到老,可是现在有了燕燕,对你不公平,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孩子,那将是我们的孩子……我会疼他。”

  “比疼燕燕更疼吗?”

  “是的。”华逸将她搂得更紧,肖木子可以感觉到他也在微微颤抖。

  肖木子的泪仍旧止不住地往下流,越流越痛快,她倔强地挺着后背,越哭越想哭,又不能出声,她一转身一口咬到华逸的肩头,他没有动,只到肖木子嘴里有咸味,才松开,那肩头已经一圈血色牙印,华逸没有半点疼的表情,却一把将她放倒,眼睛里有两团火苗,刚才那一口,像是给他打了伟哥一样,不管头脸的胡乱地啃了下来,肖木子起初还挣扎了两下,最后也放弃了,任他在自己的身上折腾。

  男人都有一个想法,以为两人合体了,矛盾就解决了。

  一切都会雨过天晴。

  其实,夫妻间有时候小吵小闹,确实增进感情,可是现在,肖木子看着灯光下那熟悉的脸孔,因为兴奋而扭曲,象隔了层纱,她不太认识他了……

  第二天早上,她在华逸的怀里醒来,很久没有这样了,一般情况下她醒来,他都是走了。

  她动了一下,发现华逸早醒了:“老婆,今天去见陆高冰,你这眼睛……”

  肖木子知道自己的眼睛肿了,这会别说去见陆高冰,连公婆她都不好意思见了。

  “一会儿我跟他们说你不舒服,你就在家里休息,我们出去。”

  “好吧。”

  华逸很快出去了,她能隐约听到婆婆问自己要不要看医生,还问吃不吃早餐,她给端进来,都被华逸给拦住了,很快华丽娜来端门:“嫂子,是我,可以进去吗?”

  肖木子犹豫了一下,把门打开,华丽娜看到她的眼睛一点儿都没吃惊,将手上端的牛奶豆浆还有稀饭,急急地放在了桌子上:“你在家里好好地养着,我们很快就回来,我有这个……”

  她递给她一样东西,是冰袋。

  肖木子接了过来:“代我向高冰问好。”

  很快,他们都走了。

  瞬间家里安静了下来,肖木子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阳光,很温暖,现在的时节,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这闹春的不止是动植物。

  她喝了杯水,电话响,是佳佳,一听她的声音,佳佳就知道她哭过了:“木子,你能哭就好,事情一定解决了……今天要不要我陪?”

  “不用了,我公婆他们来了……”

  “嗯,五好儿媳……那不打扰了,有需要,吱一声,我这永远是你的大后方。”

  放下电话,肖木子笑了笑,这个佳佳!

  她走出屋子的时候,发现很干净,一定是婆婆和小姑收拾的,她们来这里永远是那么客气,什么都帮自己干。

  她们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她们也没有把自己当过外人,除了昨天晚上。

  记得以前自己和华逸闹着玩吵嘴的时候,婆婆总是批评华逸,从来都说自己是对的。

  肖木子想起往事点滴,心情越来越豁然了,人生总不能一帆风顺,就当杨云这件事情,是生活的麻辣料了,而燕燕……

  想到燕燕,肖木子对着镜子扯了扯嘴角,怎么看镜子里的自己都怪异。

  正在这时,门铃响。

  肖木子有点怕门铃了,每一次它响,都没有给自己带来好运。

  旧小区就这点不好,什么人都能直接上来。

  她问了句是谁,结果是个带哭腔的,她拉开门,是小雪,风一样冲进来:“我不活了……”

  说着甩掉鞋进了屋子转一圈,好像寻什么没有寻到,最后自己也糊涂了:“我说到哪儿了?”

  “……你不是来我家跳楼的吧?五楼跳下去未必直接死,搞不好高位截瘫,大小便失禁,你最后可能是被臭死的。”

  “木子,我宁可被臭死,也不要和你姐夫过下去了。”

  肖木子自顾自地又洗了苹果,放入窄汁机里:“你要酸奶还是果汁……”

  “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来果汁吧,绿色天然。”

  “嗯,要不要加点青麦苗,抗癌防氧化。”

  “嗯,来点吧……木子,我跟你说,不离婚,我一天都过不下去了,瞧瞧你们家多好,这屋子收拾得这么干净,我家就跟猪窝一样,我不动手,那垃圾没脚了,他都懒得踢一下,这都不算啥,这回从医院出来还添新毛病了,天天还得让我给洗脚,我给洗TM,我保证不整死他就不错了,还说我不给他洗,有人给他洗,那按摩洗浴的地方,那小姑娘都抢着给他洗,我呸,不要脸到这种地步,还是不是人,他还以为人家爱给他洗,人家是看在人民币的份上,就当洗猪洗狗了,自觉不臭……你果汁什么时候好,我都渴了。”

  肖木子按开关,一阵轰呜,张雪这会儿四下地瞧,看到墙角的行军床咦了一声:“谁来你家了?”

  “小姑子。”

  “结婚。”

  “真的假的?她也能找到老公?”

  “你都能,她怎么就不能?”肖木子将果汁倒出来,端到她面前,“女人只有不想找的,没有剩在家里头的,说吧,你还想怎么死?”

  “老郑这几天也让我担心,联系不上,别是出什么事儿了,他那边全是山路,开车有危险,尤其下雨天。”

  “他死你债就烂了。”肖木子慢悠悠地道。

  “不许你咒他。”

  “是你先说的……你家还有点什么新鲜的没有?除了家暴,除了他找各种服务业人员,还有别的没有?”

  “这还不够呀?上次不是找他初恋了吗?你家华逸多好,他初恋永远不可能跟他联系了,他们一离婚还真成了仇了人?从来没听过你有这方面的烦恼,你说你命怎么这么好,你不能生孩子,华逸这样帅还对你这样忠心,我都嫉妒死了。”

  “这种死法不错。”肖木子窝在沙发里,喝了口果汁,有些发呆。

  “咦?你眼睛怎么肿了?喝水喝多了?”

  “你怎么不认为我是哭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