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离婚了
宇文花青2019-12-07 17:292,811

  “我就能做小光的主!你想进绍家是不可能的,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呀,孩子,你这是生活在现在,你有福了,若是在过去,乱搞男女关系,得浸猪笼的。”

  肖木子几乎要喷了,这个老姨是一点儿亏都不会吃的。

  柳小侠竟然没有生气,只是抿了抿嘴:“别忘记了,就算是浸猪笼,小光也得和我一起不是?现在这个社会说好是好,说不好也不好,若是在过去,母凭子贵,有了孩子,怎么都能进家门的,不是吗?”

  “那倒是,只是当妾,你愿意吗?”老姨接得飞快。

  柳小侠终于笑了:“大妈,如果您只说这个,我要走了……”

  “走?那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老姨以前好像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女人,一直脸上带着笑意,那笑让人摸不着头脑,也看不出来她心里在想起什么。

  肖木子这会儿已经喝了两杯茶了,坐在这里,比看电影还热闹。

  柳小侠又是一笑,就象大公司前台接待一样,无论你说什么,只是轻言细语微笑,就是不让你进去。

  “大妈,还是让小光跟我谈吧。”她站了起来。

  老姨的眉毛就开始抖了两下,然后立了起来:“你找小光也是这些话,小光不可能跟雅丽离婚。”

  肖木子记得柳小侠说过不想破坏人家的婚姻,现在老姨提出的条件已经够了,她难道这几天心思又有了变化?

  肖木子打理着她,却见她一副女强人的嘴脸,面对着老姨,根本就是举重若轻:“大妈,还是让小光找我吧,男人总得敢作敢当。”

  老姨不太爱听:“那……你不能这样说,我们这不是承认了吗?也没有让你亲子鉴定……”

  “那好,等孩子生出来后,我们鉴定,然后再谈。”柳小侠说起身笑着告辞,也没顾老姨的脸色,背影倔强挺拔。

  老姨一脸尴尬:“什么人哪,这是……木子,你说,她是不是很过份?她一个小三,还一夜情,她嚣张个什么劲呀!”

  “老姨,不能怪她,世道不好。”肖木子觉得今天陪绑一样,浑身各种难受。

  正好这会儿华逸走过来,老姨一股子邪火,瞪着华逸道:“你跟我说说这个柳小侠,她在你们单位还是主管?就这么不顾脸面的还能当总管?”

  华逸叹了口气:“老姨,您别激动,这件事情就让年轻人自己处理吧。”

  “自己处理?那我还等着抱孙子呢,那雅丽什么都好,只是贪玩,要是早把孩子生了,我这会儿在家里逗孙子玩多好,还用得着在这里跟她低声下气?还让小光处理,你知道他什么意思吗?他不想要这个孩子,要拿钱让她打掉,这个柳小侠,还真不领情,不知好歹。”老姨气得脸有点白。

  华逸也不好说什么,便对肖木子道:‘我单位还有事……’

  “好吧,你走吧。”肖木子挥手。

  在老姨要开口之前,华逸成功脱身。

  老姨端着茶杯,半天未动,终于嗐了一声:“若是雅丽知道我找过柳小侠,怕是得跟我生气……你说,他们能离婚吗?”

  肖木子也直直地盯着眼前的茶杯:“好好的家……”

  下面没有说。

  老姨又嘟囔开来:“你呀,得多长个心眼儿,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如果能要,得有自己的孩子,实在不成,抱养一个也行呀,那也象个家不是?”

  肖木子点了点头:“如果他有小三大着肚子,我什么都不会说,直接让位……”

  “别乱说话,哪有红口白牙咒这个的,我跟你说,你可别离婚,你妈心脏不好……”

  肖木子笑了:“不过说说而已,他如果真有外遇呀,我先磨刀,后找绳子……”

  一副狠得不能再狠的语气,老姨见状撇了撇嘴,随后道:“木子,你说我做得有错吗?”

  “没有。”

  “不管怎么样,这个柳小侠,休想进我绍家的门!”老姨一拍桌子,“结帐。”

  两天后。

  绍小光和雅丽扯了离婚证。

  华逸回来告诉她的,说老姨还不知道呢。

  说小光喝得烂醉到单位去找柳小侠,要不是他碰到了给弄到会议室里,不知道会出什么大乱子呢。

  他就是去吵架的。

  肖木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削苹果,抖了一下,食指划了一道大口子,血慢慢地冒了出来,华逸忙将她的手指含在嘴里,吮出几口血水后又找来OK邦,从头到尾,肖木子都没有动,她觉得心里又堵又疼,好好的一个家……

  随后她疯了一样翻找手机,被华逸给按住了:“老婆,你要干什么?你怎么了?”

  “我要骂小光,他不是说不离婚吗?他不是说宁可倒插门吗?他不是说绝不放手的吗?”肖木子有些失控,被华逸从身后给抱住了。

  “他们冷静一下也好,也许还有机会复婚,雅丽太咬尖了,她一点儿不让,若是小光不签字,她就出国,让他再也见不到她……”

  “我要找雅丽谈谈。”

  “别去,这会儿外人说什么都没有用,若是能谈,也不必离婚了。”

  肖木子安静了下来,她坐在那里,呆呆的,手指痛了一下,她抬头看着华逸:“你会不会背叛婚姻,背叛爱情?”

  华逸愣了一下:“老婆,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相信我!”

  一连几天,竟然很平静。

  可是那平静那样的压抑,一如暴风雨来临前让人窒息的安静。

  肖木子有些魂不守舍,她总觉得这件事情,华逸有责任,看一件事情,有外因有内因,有主观有客观,华逸就是那个外因和客观,他给两堆干柴递上了烈火。

  虽然也可以说,如果没有他,该发生的早晚也会发生,可是为什么偏偏地就是跟他扯上了关系呢?

  他这几天日子也不好过,她能听到他半夜翻来覆去的声音。

  她不想谈这件事情。

  这几天死党们谁也没有找她,好像约好了一样。

  她给小雪打了电话,接通后,对方春风得意:“木子,找我有事吗?”

  “……你还好吧?”

  “挺好的呀,我最近要去一趟西双版纳,飞机票都买好了,你想要什么礼物?”

  “西双版纳?你出差?你不是内勤吗?”

  “旅游,单位有年假,我现在就休了,我就想去南方看一看,听说那里很美……怎么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你家华逸放你走吗?”

  “还是算了吧,我害怕坐飞机。”

  “瞧你,那飞机掉下来的机率比汽车肇事的机率小多了,哎呀,这嘴,我要坐飞机,你可别诅咒我……”

  “我干嘛诅咒你,你一个人去?”

  “是呀,不跟你说了,我得去买东西,回来再聊。”

  电话挂了。

  肖木子又拨通了佳佳的电话,对方没接,半个小时后回来:“木子,找我有事?”

  “怎么都是一样的话……没事,只是最近没有联系,想请你喝咖啡了。”

  “想喝,我这里有,想聊天,我陪你。”

  “你最好了!”

  “我最懂你,没事你什么时候给我主动打过电话?”佳佳那头嘲笑她。

  半个小时后,两人见面。

  佳佳竟然穿的是小礼服,妆容精致。

  “你去参加婚礼?”

  “是呀,当伴娘。”

  “谁呀,这么自信,让你当伴娘,不怕抢了她的风头?”

  “我们寝室老五……现在女光棍就剩下我一个了……”佳佳笑了一下,不是苦笑,只是笑笑。

  “你还在等他吗?”

  “也说不上等还是不等,只是这些年,在我这个行业,看得多了,就不太相信爱情了,好在你和华逸还很好。”

  “谁知道是不是表象呢,这年头,只有口袋里的钱和脑门的抬头纹不会骗你,都真实存在。”

  “怎么了?”

继续阅读:第13章:偶遇朱砂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