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遇见朱砂痣3
宇文花青2019-12-07 17:282,832

  杨云眼底带着不屑:“如果你真的是这样的素质,那我还真的没有必要和你谈,倒损了我的身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肖木子打断了她的话,“或者,你不想和我开诚布公,那我们也没有谈的必要。”

  杨云哧地冷笑:“好,我就告诉你,我们是去年十一的时候在一起的,我们一起游的黄山,还锁了同心锁,那次游玩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我承认,我知道他有老婆,可是我也知道,你们没有孩子,是不是……”

  话到最后已经恶毒起来。

  肖木子点头:“你所谓的在一起,是指发生男女关系吗?”

  可能是肖木子问的太过突兀又正式,杨云倒有些不好意思,她脸色变了几变,最后点了点头:“是!”

  肖木子眼睛缓缓闭上又睁开:“那你的意思是想要我离婚,是吗?”

  “……如果你能主动离婚最好,如果不能,华逸说了,早晚会跟你离婚的,因为你不能生孩子……你干什么!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素质?”杨云跳了起来,一边抹着脸上的水,一边泼妇一样大喊起来。

  肖木子将茶杯放下:“一杯水,就是照妖镜,你的素质,也不过如此……离不离婚,我和你谈不着!”

  说话转身就走。

  肖木子背部僵直,一直走出屋子,双肩才垂了下来,佳佳等在外面,一见她忙上前,后面的杨云跟了上来,伸手一搡将肖木子推到了一边,指着她的脸道:“你知道现在什么社会吗?一看脸,二看钱,小三儿不丢人,男欢女爱又不犯法,你什么都没有,我客气地和你谈,倒把你当人了,你自作下贱,也不看跟谁!”

  肖木子反手一巴掌,将杨云抽到了一边,但杨云很快张着嘴,骂了句脏话就冲上来,一边甩着皮包一边骂脏话,刚才将素质挂在嘴上的她这一刻已经开始数生殖器了,店里的人都冲上来拉架,佳佳怎么可能让肖木子吃亏,她一边嘴里劝着杨云,一边将肖木子往外边扯,肖木子也不想和她在佳佳的店里打。

  “佳佳,对不起……”肖木子深吸了口气,隔着大玻璃门看着屋子里仍旧在叫嚣的杨云,她咬了咬牙,最后苦笑,“他们去年十一就在一起了,你说这样的婚姻我还要继续吗?”

  “就算不继续,也不能便宜了那女人……”佳佳话音未落,杨云生猛地推开了门,指着佳佳道,“一定是你多嘴……”

  佳佳将她的卡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掐着腰:“杨云,你少跟我嚣张,你认清我是谁!你当小三当得过瘾,你拿大喇叭天天上街广播去,我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人家都是原配打小三儿,你倒反过来了,我告诉你,你再敢动肖木子一根寒毛,我……我撕了你。”

  肖木子从来没有见过佳佳这个泼辣的样子,平时她对任何人都那样的热情,热情得好像谁都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妹。

  杨云没有想到佳佳由小绵羊变成了红太狼,就差手里拎着平底锅了。

  而身后的美容小妹们,显然拉开架式,只要老板一声令下,她们就千军万马。

  杨云指着佳佳:“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一年可在你这里消费不下十万,你就这个态度?”

  “老娘只是为了传播真善美,不会为钱伺候你…”

  杨云想了想:“好,算你们狠,不过肖木子,你回去好好想一想,不离你就死赖着吧!我就不信华逸会选择你。”

  肖木子只觉得眼前一阵的发黑,她恨不得冲上去撕了眼前的女人——可惜杀人犯法。

  她不在乎她当小三,她只是受不了她这么嚣张!

  等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佳佳已经带着她到了咖啡店。

  雅间。

  “你想回家吗?我送你回去?”佳佳开口。

  “我不想回去!”

  “……不回去也好,这会儿你要是见到华逸,一定不会有好话,两个人又得打起来。”

  “为什么要打?”肖木子突然开口,“现在我理解雅丽的心情了……只是你,可惜了,为了我一年十几万的收入没了,我怎么还你呀,我赚一年还不够赔你的呢。”

  “人这一辈子,赚钱是有数的,不在她那里赚,老天自会补我,正好我还不伺候她呢,看不惯那样的嘴脸,我怎么可能不跟你站在一条战线呢,这些年,如果不是有你,我这美容院也坚持不到现在,我还记得当初我要创业的时候,你把你自己的养老钱都拿出来了……要不,你出去旅游散散心,如何?这件事情你晾一晾,再解决,好不好?”

  “我没事,其实,我觉得小光和雅丽的事情,倒象是我自己提前演练了一遍,现在倒没有那么激烈了,或者,我一上次来你家,已经把今天的情绪提前发泄了……”肖木子又喝了口咖啡,特苦。

  佳佳便不再说话,转头看向窗外:“其实,当初你如果再坚持一下,便不会错过那个人了……”

  肖木子闻言愣了一下:“其实,现在的社会都这样,看着电影电视报纸,小三这个词几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了,只是万事怕一个到临头,事到临头,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肖木子知道自己虽然还算冷静,但是心里空落落的,一直往下坠,坠得象是没了心……

  肖木子回到小区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了。

  屋里的灯亮着。

  华逸应该知道她和杨云见过面了。

  她刚走到门口,钥匙还没拿出来,门就开了,华逸那张笑脸露了出来:“老婆,你去哪里了?我今天给你一个惊喜……”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肖木子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会演戏。

  杨云怎么可能不给他电话?

  他这是唱哪出?

  肖木子将包递给了他,华逸却伸手来挽她的胳膊:“老婆,我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醉虾,那虾可是最新鲜的,虾须子直扎手,你瞧瞧我的手都被扎破了……”

  他手碰到她胳膊的那一瞬,肖木子突然尖叫起来,就象一个撒泼打滚的孩子,那样持续的尖叫,吓得华逸一下子将手缩了回来,却又怕邻居发现,一把将她扯进来,门关上了,他想象往常那样搂住她,可是肖木子抬腿一脚,踢得他往后退了一步,眼神无辜地看着她:“老婆,你不是中奖了吧?乐疯了?”

  肖木子停住了尖叫,她只咬牙吐出一个字:“脏!”

  华逸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哦了一声笑了:“老婆,嫌我手脏我去洗手就得了,你何必这么大的反应,你又没有洁癖……”

  “我有,从现在开始,我有洁癖,你别碰我,否则……我阉了你!”肖木子将脚上的鞋子甩掉,包也摔了,几步进了卧室,将华逸和所有的喧嚣一并关在了门外……

  靠在门上的肖木子,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她软软地坐在地上,冰凉的地板告诉她,这世上,温暖的自己的,只是自己的体温。

  华逸拍门:“老婆,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你别这样,我担心……”

  “担心你个**”肖木子破天荒地吐了句脏话,却一下子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张嘴就骂,原来真的很爽!

  华逸显然没有料到,外面没了动静。

  肖木子呆坐了半天,打开灯,然后打开柜子开始收拾东西,衣服,裙子,她收拾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衣柜里并没有两件象样的衣服,再环顾四周,每样东西都是自己选回来的,都费了自己的心思,她哪怕墙角那盆米兰她都犹豫了好久,到底是选发财树还是选它,当年买了房子,再装修,已是欠债了,这两年才把债还完,才过上好日子,她以为他们可以这样白头到老,如果可能,她再受点苦,尝试一下要个孩子,可是现在米兰比几年前茂盛了许多,那满树的小米粒样的花朵,卖力地散发着香气,这屋子的男主人却已经变心了。

继续阅读:第16章:离家还是不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