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小雪的心思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12,813

  晚饭后,两人并没有去肖家,这个时候躲还来不及,谁敢去触霉头?

  至于柳小侠的肚子,肖木子现在不感兴趣,她就想弄清他下午那个拥抱还有佳佳手机里的朱砂痣是怎么回事

  她不能开口问。

  就只能自己留心了。

  他洗澡的时候,她听到他手机响,是短信的动静,她手这个痒,终于控制不住,想去碰,可是现在手机对她来说,就是地雷,每碰一下,都炸得体无完肤,她要不要当驼鸟?

  就在犹豫间,卫生间的门开了,华逸披着浴巾走了出来,顿时室内春色无边起来,肖木子拿起一块香瓜塞到了嘴里,含糊不清地道:“有人给你发短信……”

  华逸倒没有特别的表情而是道:“我手湿,你帮我看看。”

  真意外。

  肖木子没有推辞,而是直接输了密码,还是她的生日,滑开,是天气预报。

  好没意思。

  她神情怪异地故意不给他,华逸的脸色未变,边擦头发边往屋里走:“你别在那里搞神搞鬼,我没做亏心事,是不怕谁敲门的……”

  话音刚落,突然传来敲门声。

  吓了肖木子一跳,手机几乎掉下去,华逸也愣住了:“你去开门。”

  “你去!”肖木子往后退了两步。

  “你当真让我这个样子去?”他边说边解开了浴巾。

  “得得,你回去,你想耍流氓,也得先看看是谁……”她边说边走到门口,问是谁,结果是查水费的。

  查水费的走之后,肖木子和华逸对视一眼,都笑了。

  这算什么事呀!因为柳小侠和小光的事情,两个人倒弄得神经兮兮地。

  第二天.

  小雪打电话,问她有事没,肖木子说没事,反正自己是自由职业,自由职业的特点就是自由!

  小雪到的时候,已是中午,她带的外卖,肖木子又煮了一个汤,两个人摆开,开始吃。

  从进屋到吃饭,小雪都没有什么废话,好像魂不守舍。

  小雪是她的大学同学,性格有点怪,从来都是自己有理,从来都怪别人不为她着想,但是对肖木子倒也真的依赖,也信任。

  她毕业就结婚,结婚就生娃,儿子都十岁了。

  终于,肖木子开口:“说吧,有什么事。”

  小雪竟然破天荒的没有立刻开口。

  “是不是出大事了?”肖木子夹了一筷子麻辣烫。

  “你说,没有高、潮算不算真爱?”

  噗……

  肖木子幸好动作麻利,躲开了桌子,一口麻辣烫差点把自己炝死,她一边咳嗽一边到卫生间洗漱,好半晌才走出来,嗓子的毛好像辣到了,憋得脸红,终于她坐了下来,小雪竟然连姿势都没有换,仍旧瞧着眼前的那盘子打糕,终于叹了口气:“你还没有回答我……”

  关于那个高什么的问题,肖木子虽然觉得大家是闺蜜,但也实在没有办法在桌面上讨论,尤其是饭桌。

  她支吾了一下,想换个话题,小雪却又道:“我跟你说件事吧,我要憋死了……”

  “你要憋死是什么意思?你家那谁不能满足你?”肖木子考虑她刚才的话题,试探地问道。

  事实上,她真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小雪却一拍桌子:“我跟你说吧,我跟别的男人上床了,还高、潮了,我觉得那是真爱……”

  肖木子看着眼前霸气侧漏的中年妇女,她要不要告诉她,这样子不好?

  肖木子拍着自己的脑袋,终于直面她:“交待吧,什么人,什么地点,犯了几次事!”

  小雪象是打开了闸门的水龙头,说话开启快进模式:“俺家你姐夫有多差劲你知道吧?那个死样我不给他戴绿帽子我都对不起他,他一个小破中专还瞧不起我,成天说我这笨咋考上的大学,一天到晚拿我说事,不损我两句他饭吃不下觉睡不着,你知道咱们女人多脆弱不,找老公干啥,就要他两句好话都听不到,嘴又臭又硬人又贼没能力,干啥都不行还瞧不起人,说不过我时,还动手打我,骂人骂的比老娘们都花自己还不嫌磕碜,那死出我要是没有孩子我早砍死他了,一命换一命谁怕谁呀,我打不过他还不会趁着他睡觉砍?我告诉你,我这么多年咋过来的,我不说没有人知道,你姐夫那熊样现在能赚钱了,那一个月一万块钱算啥呀,还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甩了我能找剩女大姑娘,那剩女眼光不高能剩下呀,谁愿意直接当后妈替你照顾孩子侍候你呀,除非你有千八百万,还得在三四流城市,自觉不臭那,我告诉你,他找不着,我都说了,离婚我要房子和孩子,他净身出户,你说他有多自私,一这说,就直接瘪茄子了,这男人都他M的现实,还说女人现实?”

  看来,这压迫不是一日两日了,今天她的情绪直接井喷,连水都没喝继续道:“我跟你说,他以前那些缺德事儿我谁都没跟谁说过,找小姐被我给查到了,还跟一个二婚的女人聊天聊了六个月开房了,还找他的初恋情人,在宾馆照的照片我都看到了,他还说没跟人上床,谁信呀,就他那样,还说,哪个男人不偷腥,除非有问题,你说,你家华逸偷腥不?”

  “交待你自己的事情,别扯华逸。”肖木子听得入迷呢。

  小雪以前跟她提过她男人,但都是一带而过,也不深说,毕竟这样的事情不算是光彩的。

  “前天,我看到他手机聊天的记录了,不知道啥时候加了一个小姐群,跟人家说到了楼下了,忘记上次来她家是哪个房间了,昨天我好一顿数落,没让他好受,结果人家就说没上楼,只不过打电话,你说能这么单纯吗?骗谁呢,你看看……”

  说着她宽衣解带,琐骨上一片青紫,衣服还往下扯,胸前也有,肚子上也有,肖木子跳起来:“怎么回事?”

  小雪让她看后背,更甚,象拔了罐子一样。

  小雪先是一串国骂:“找小姐被我发现了,人家郁闷了,说不过我,上手就打,你说咱女人能打得过他?昨天我也没让他好过,骂他一宿……你说你知道错了,就认个错能死呀,死犟,还说我耽误他的幸福生活了,毁了他的一辈子,你说咱大学生,配他个小破中专,他还觉得委屈,我跟你说,人家还抱怨,要是有钱,能找我?”

  “其实,我实在没有觉得大学生怎么样……”

  “你不能这样说,咱们那时候的大学生和现在这样掺水的能比吗?”她气得坐在那里,“退一万步,你说当初他有啥,狗屁没有,我跟他过了这么多年,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越来越差劲,把他委屈成什么似的……”

  肖木子叹了口气,她大概又要重头开始说一遍,忙道:“挨打过多少次了?这是家庭暴力,你报警拍照留下证据没有?”

  “没有呀,我这不是看着孩子吗?”小雪叹了口气,她突然道,“你说俺家你姐夫,他是不是真的和那个小姐上床了?我怎么觉得这么恶心?我过不去这个坎,你说这些男人咋想的,不怕脏?”

  肖木子眨了眨眼睛:“你刚才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姐夫知道吗?”

  听她这样问,小雪又焕了神采:“你知道吧,我要不是跟了那男人,我都不知道原来我一直都不是真爱……我跟他在一起,就觉得自己是个女儿,被宠坏了的小孩子……”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底现了似水温柔,好像在咕咕地往外冒粉色的泡泡心。

  肖木子手在她眼前划拉着:“我说你,口口声声大学毕业,口口声声比别人聪明,可是你怎么尽干蠢事呢?你知道这件事情被姐夫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什么?杀了我不成?切!我不管,我要和他离婚,我宁可净身出户……”

  “等等,那个男人是做什么的?他知道你没有离婚吗?”

继续阅读:第11章:你的目的就是离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