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一堆乱事
宇文花青2018-03-27 16:442,741

  说着拿起油条咬了一口。

  肖木子经历了刚才那样‘凶险’的一幕,把食欲都吓跑了,她甚至觉得有点虚脱,真不知道,这还是别人的小三儿,若是华逸的,她又会怎么样呢。

  好在华逸没有。

  “姐,你说我们是不是该要个孩子了?本来结婚才两年,我还不想这么早被孩子给捆住手脚,可是……”雅丽拿着油条有些发呆。

  “怎么?想用孩子来调剂生活?”

  “其实女人若是靠孩子来绑住男人,是不是这个女人的悲哀?”

  “也不是吧,如果男人能生孩子,他们也会生的,毕竟有孩子才完满,再者,生孩子好像确实可以维系家庭,但你和小光,到需要维持这步上了吗?”

  “那倒不是……姐,我最佩服姐夫了,那样帅,对姐你还专一,而且还能赚钱,这样的男人真是超级好男人,姐,你可得小心了,别让人把姐夫给抢了去。”

  “呵……”肖木子呵了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现在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笃定,连小光都要当爹了,还跟华逸的前女友,这世界太乱了,她的心也乱七八糟起来。

  雅丽很快告辞,只是肖木子还没收拾完屋子,门响铃,一开口,雅丽哭得妆都花了,左一块右一块,跟被人揍了一样,她未开口先哭了出来:“姐,那个柳小侠肚子里的孩子是小光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肖木子见状想找个理由掩饰一下,可是看着雅丽哭花的脸,愤怒的眼神,她自己先泄气了:“你们见面了?”

  “姐……你可是我姐,不对,你是小光的姐姐,所以你才会这样对我吗?可是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姐了……你这样问,所以这件事情就是真的了?”雅丽象是泄了气的皮球又重新被充了气,跳了一下转身就要往楼下跑,被肖木子一把扯住,“你要去哪里?”

  “我刚才为了保持素质,保持风度,我都没有跟她吵,我还死撑着不承认,她说出小光后背的胎记,我还咬死了不认,说她认错人了,可是我知道,小光没事不可能把他的后背亮给别人看……”她说着又抹了一下脸,那下巴就跟长了胡子似的,肖木子好歹地把她哄进了屋子。

  “我还以为你们见面得打到一块儿呢……”肖木子倒了杯热水,想了想,又兑温了,递到雅丽的手上,她可怕她发飙再伤到谁。

  雅丽一直很娇气,但是遇到情敌的女人绝对不会娇气到哪里去,就如同她此刻,象是泼妇诞生前夜,正在酝酿情绪,肖木子忙又道:“事情发生了,我不是有意骗你,我是想避免伤害到你,至少是让你伤害减到最轻……”

  “伤害就是伤害,这种事情的伤害怎么能轻?”

  “小光怎么说?”

  “对,我还没有给小光打电话呢,我要……我现在就打,我电话呢……”雅丽一边哆嗦着一边翻找,结果那杯水就灌进了她自己的包里,一阵忙乱后,终于掏出了手机,电话没接通的时候,她象是要冲锋的战士,结果刚一接通,哭声就起来,只是哭得一时间气不可抑,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肖木子接过了电话,那边小光正宝贝儿地乱叫呢。

  “我是你姐。”肖木子开口,那头咦了一声,“姐,你哭什么?”

  “哭的是你媳妇儿,你小子,躲到上海去了,你长本事了,你以为你学野鸡顾头不顾腚的就能解决问题?你掩耳盗铃呢?”

  “姐,怎么了?”绍小光那边声音有点发虚。

  “柳小侠和雅丽碰面了,雅丽什么都知道了……”

  “不是……雅丽怎么见到她的呢?”

  “说来话长,你最好立刻飞回来,否则我不敢保证你媳妇飞不飞走!”肖木子挂了电话。

  雅丽终于收声,又挂了过去:“绍小光……我,我告诉你,我要和你离婚!”

  然后啪地一声,那个手机就被摔到了墙上。

  肖木子见状忙要安慰,雅丽却将那灌了水的某V拎起来就走,肖木子一直拦在门口,雅丽终于回头:“姐,没有想到你跟那些臭男人一样,竟然还瞒着我,那柳小侠更适合做你弟妹,我也不耽误你们老绍家抱孙子……”

  直到门被甩上,肖木子才开口:“我姓肖……”

  肖木子窝在沙发上,心突突地跳,这情况怎么发展得这么快,从华逸的疑似小三,直接变成小光的小三,只用了一天的时候,正室与小三就见面,这第一局,貌似小三胜了。

  电话响,接起,是老姨的声音:“木子呀,到底怎么回事呀,雅丽的爸妈怎么说小光对不起他们的闺女,还说我们老绍家翻脸不认人,雅丽还说要跟小光离婚……”

  肖木子看着地上的手机碎片,这没有现代化的通讯,消息也会传播得这样快?

  肖木子放下电话,筋疲力尽,她可是好说歹说,让老姨先稳住,等小光回来再说,她生怕老姨血压升高,可是听起来,她的说辞有点苍白,并不是那么有效果,老姨直到挂电话,还在骂小光,各种许愿,等他回来要打折他的胳膊,连腿也顺便打折,最后还会将脑袋打掉。

  肖木子顺势躺在沙发上,外面的阳光暖暖的,这让她一直紧张焦虑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些,她甚至舒服地打了一个哈欠,闭着眼睛仍旧能感觉到额头的波光圈,暖暖的,若是再小些,自己可能就生了一颗朱砂痣……朱砂痣!

  她眼开了眼睛,避过阳光,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的折腾,她甚至都没有想起来。现在想想,华逸什么时候与女人那样亲密过呢?他为什么不签那协议呢?如果是喝多了,还可以原谅,可是他在装醉,那么他对于这个净身出户的协议应该是介意的。

  肖木子立刻站了起来,不过,很快她又颓然地坐下,现在自己这疑似的情况,跟小光的事情没有办法比,‘大疾赶小疾’,得怎么办?

  雅丽肯定是跑回娘家了,自己也犯不着这会儿上门赶着挨骂,她想着拨通了华逸的电话,那头响了几声,仍旧没有人接,又响了一会儿,有人接起,是一个女声:“喂?”

  肖木子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打错了,看了一眼,是老公,便道:“我找华逸……”

  “华逸去洗手间了,您是嫂子吧,回来我帮您转告……”

  “好的……”

  这时间就听到里面一阵乱吵吵的,有男有女的声音,好像是他们公司午餐时间,有人喊了一句:“你们快来看,楼下那个是华逸老婆不?长得真是条正,还给那玩抱抱呢……”

  “别瞎说,他老婆刚才给他电话……哎哟,我电话没按。”

  然后便是一阵的嘟嘟声。

  肖木子拿着电话发傻,什么情况?流年不利?这一天,她一个好消息都听不到吗?

  而且怎么会这么巧?

  她头脑再活点,就认为这是各种巧合,或者是有人故意耍的花招,离间他们,可是这是现实,那些人不可能吃饱了撑的。

  十分钟后,华逸的电话拨了回来:“老婆,你找我?刚才我在楼下见一个客户,电话忘记拿了。”

  “嗯,那客户你很熟?”

  “是一个大客户,平时爱开玩笑的……”

  肖木子明白,肯定他的同事把刚才的事情跟他说了,所以她也问不出什么来,这件事情先记下,秋后再说,想到这里道:“柳小侠来咱家了,和雅丽面对面,还把事情给挑明了,现在雅丽和小光要离婚,雅丽爸妈跟我老姨撂狠话呢……”

  “她怎么这样,我去找她。”

  “找她什么用?对了,我昨天晚上那个协议你看到没有?”

继续阅读:第9章:她对这个孩子很认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