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真相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13,313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有个人坐了下来,她也没有在意,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这里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华逸欺负你了?”

  竟然是陆高冰。

  一身挺阔时尚的衣服,坐在水泥台上,吸引了不少目光,他却丝毫不在意,看着肖木子:“回答呀,在这里发什么呆呢?”

  肖木子茫然地看着他:“你不是去开会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上面吃东西,看见你坐了很久,我就下来了……”陆高冰指了指大厦的高层,那里一般都是商务活动进行的地方。

  肖木子想了想:“丽娜在哪儿?”

  “她去购物了……对了,你们的公司什么时候开业?”

  “等你们结婚之后。”肖木子这样说的时候,心里酸酸的。

  然后是一阵的静默。

  陆高冰突然道:“现在杨云的事情怎么样了?”

  肖木子看着他。

  “我看到视频了……华逸对你还好吗?”

  “他对我很好……”

  “看得出来,他爱的是你……”

  肖木子笑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喝一杯,如何?”

  “好啊,不过,我不喝咖啡,我想喝酒……”肖木子突然笑得很妩媚,她看着陆高冰,“你就不要陪我了,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喝。”

  陆高冰犹豫了一下:“好啊,同意。”

  肖木子真的想喝一杯,她也不告辞,站起来就往前走,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大多数的酒吧还都没有开门,所以她最后走到了一家小酒馆,要了一杯米酒,坐了下来,看到那杯半混浊的液体,她又是苦笑了,大学的时候,大家条件不好,出去只能吃点烤鸡架,喝点米酒,可是那时候和他在一起,虽然是以哥们的形式,也觉得很开心。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回忆了。

  虽然有的记忆很让人难过,但是大多还是快乐的。

  她和他在一起,很多时候都他哄着自己。

  除了他选择薛白,她之前从来没有觉得他伤害过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以这样的方式。

  时间改变的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知道离开华逸,她就再没有心了。

  酒酸酸甜甜,她不知道醉了这一场之后,她该如何面对华逸,面对自己今后的人生。

  她还能去做什么?

  肖木子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几杯,只觉得晕晕的,感觉正好,对面桌有一对情侣,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女孩子娇羞地笑,男孩子就伸手将她的头发往后拨了拨,一副温柔的样子,当初华逸也有过这样的动作,那会儿的自己也是女孩子那样的笑容吧?

  她从华逸的眼里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喜欢和自己呆在一起,发呆也好,聊天也好,两个人有时候傻坐什么都不干就能消磨一个美好的午后时光。

  她不愿意再想下去,如果再回忆那些,她就没有勇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华灯已上,她不知道喝了多久,只是醉眼朦胧中好像看到了华逸,她笑了,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是你,你巴不得和我离婚,然后娶那个杨云……替你们传宗接代,然后还省了奋斗几十年……只是华逸,你太过份了,你想离婚和我直接说呀……你干嘛和那个女人说出那样的话来呢……你还说你爱她,你还说早晚会跟我离婚,那为何不早点呢,咱们谁也不耽误,多好……只是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不该这样对我……”

  她又拍又打,不过,对面的华逸并没有生气,只是把她抱了起来,她最后睡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肖木子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她辨别了好半天,才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还是自家的大床,耳朵听得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一如平常。

  她感觉自己喝断片了,迷糊地起来,看见华逸仍像往常一样扎着围裙,一手端着牛奶,一手端着鸡蛋,看见肖木子笑得春风明媚,一如往常:“老婆,你睡醒了?快,喝点牛奶养养胃……”

  “昨天,你把我接回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喝酒?”

  “昨天晚上是高冰和丽娜送你回来的,你也是的,想喝酒,怎么不让我陪,电话还弄关机了,是不是不小心按到的?”华逸将东西拿到近前,送到她嘴边,“昨天喝的不少,怎么了?是不是在怪我?因为杨云的事情?我没有想到她油盐不进……从此后,我们过自己的日子,好不好?”

  肖木子眨了眨眼睛,她还在想昨天喝蒙的时候,看到的分明是华逸,估计那是梦吧,现在她有点相信男人喝醉时只有三分醒了。

  她笑了,揉了揉额角,接过杯子喝了下去,牛奶温温的,略甜,正是她的习惯和口味,坐了下来:“我们认识多久了?”

  “16年了。”

  “是呀,十六年了。”肖木子重复了一遍,好像说给自己听的。

  “怎么了?这么感慨,你不会是不想要我了吧?”华逸眼神中略有慌乱,坐在她身边,“或者,是想度庆祝一下?”

  “好啊,庆祝一下吧。”肖木子笑了笑,将杯子放在一边,“我请客,去哪里你选。”

  “嗯,好啊,我选爱锅者,我们涮火锅,中午我去订位置。”华逸很开心,肖木子看着他去忙碌的背影,心里酸酸的,这样宠爱自己的男人,背地里怎么会说出那样伤人绝情的话呢?

  她坐在那里半晌还没有反过劲来,如果他是那样的男人,那他们之间的十六年呢?就算是朋友,也会留一点儿情面吧,还是在小三儿的面前,那杨云怪不得在自己的面前有这样的优越感呢。

  她之前那好勇斗狠的心一下子没了。

  她没有办法做出太伤他的事情,她没有办法做到一点儿恩情都不顾,这么多年,就算她成全他吧。

  不修这一世,修来生,修来生自己可以完满。

  她转身看向窗外,那明晃晃的阳光刺得眼睛疼,华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手里端着水果,看着她惊慌地道:“老婆,你哭了?”

  “没有,是阳光太好,转眼间已经夏天了,时间可真快……”

  没有回答,华逸的眼神里是疑惑,到底是这么久的夫妻了,他还是能看得出来,他只是没有再问。

  吃饭的时候,华逸一直在说公司的事情,说到最后他突然开口:“老婆,公司法人定你好不好?”

  肖木子摇头:“定你吧,我不想当法人。”

  “那公司算你的,好不好?”

  肖木子抬头:“为什么?你不想开了?”

  “现在我已经接了两单生意了,做下来,这个月我们就能赚五万,够今年房租了,如果做得好,今年到年底,就会有一些赢余,我想由你来管钱管帐,我心里踏实。”

  肖木子心里动了一下:“你当真把公司给我?”

  “是呀,赚钱都给你,你来攒钱,然后我们要儿子,然后一家人出去旅行……”华逸说这些的时候,眼睛放着光。

  肖木子怀疑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如果他不是影帝,那么他说的就是发自内心的。

  可是那录音?

  难道只是他哄杨云的权宜之计?

  这人生真比影视精彩,看电视,你能看出好人坏人来,偶尔导演还会给点小提示,比如女的呕,就是怀孕,比如镜子碎了,就要出事,可是现在呢,她竟然看不透他了,如果他真的要跟自己离婚,没必要把公司给自己。

  想到这里,她问:“你觉得我们会有孩子吗?”

  “会呀,当然会有,我有强烈的预感,我马上要当爸了,上一次太可惜了,如果不是燕燕的事情,现在你就是准妈妈了……”华逸边说边给她夹菜,“都怪我,没有想到燕燕的到来,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好在,最近她还好,不上学,也不磨人了。”

  “算了,一切都是天意吧。”肖木子现在很乱,她面对着枕边人,竟然如隔了层层迷雾,拨开一层,还有一层,层层拨下来,露出来的是魔鬼还是爱人,她不敢想像。

  “木子,你能这样想开真好,下个月公司只是试营业,我可以陪你在医院附近住一周,我们养好了再回来,听说那里有很多家庭旅馆,包打针……”

  “如果我们不成功呢?如果我以后不会再排卵了呢?”

  “不会的,你才多大……就算是你不排卵,如果你想要宝宝,我们可以领养,如果你不愿,那就我们过二人世界,以后如果燕燕愿意,可以把她接过来。”

  华逸原来早有计划。

  可是即使这样,他的计划里也没有和自己离婚的意思。

  肖木子开始冷静下来,她若有所思,看了眼自己的包包,她心里有了主意:“我出去一趟,你订立好位置给我打电话。”

  “你怎么这么急,去哪儿我送你……”

  肖木子进卫生间边洗漱边道:“你去忙你的,我有一件事情得解决……”

  “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

  “那不许自己偷偷去喝酒……放着这么大的一帅哥不让陪,你真是浪费。”华逸倚着门口,无限‘幽怨’地看着她,故意扭捏作态,“姐姐,人家的活儿好着呢……”

  肖木子一捧水泼了过去:“姐姐我是良家妇女,你走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