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违道义飞虎门兄弟反目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3,633

  这是一座二进三出的四合院子。青砖碧瓦,围墙高耸。正大门威武雄壮,门口一双石狮子。旁边有上马石,拴马桩子。就连两扇厚重的大门都甪黄铜镀边,明眼人都知道:这座宒子不是一般巨富商贾能住的,最起码是官吏,而且是四品以上的官邸。门口的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青石板乌黑发亮。

  大门紧闭,正堂上,八把红木椅子排在两边,中间一个巨大的铜兽火盆架在正中央梨炭火烧得啧啧作响。

  不管有多冷,屋檐下钉子般的站立着四个腰间挎刀的大汉。

  正堂上面一群身穿羊皮袄大衣,腰间挎着刀剑的江湖人士。火盆上一口大铜锅里煮着羊肉,锅里正冐着热腾腾气。

  屋外是冰天雪地,屋内温暖如春。然而,大堂上静得让人发冷。每个人都阴着脸,各自坐在一边生闷气。

  只有一个生得五大三粗,面如张飞的大汉坐在偏堂的桌边,桌上放着一对六合钩的兵器。旁边一坛开了封的老酒,一个大海碗盛满酒,手里抬着半段熟羊腿吃得正欢。

  这时大门吱嘎一声开了,从外面走进三个中年剑客,身上披着雪白的坡风,头上戴羊皮帽子。众人闻声不约而同向外面望去,三人走进大堂,

  其中一个腰中跨剑的人说:“查清楚了,副门主,俩个孩子就在城外破道观里,可是……”。

  副门主站起身来阴沉着一张马脸。他插嘴问道:“可是什么?”

  那中年剑客忧郁地说:“在道观的门上我发现‘断剑令’的标志”。

  “什么?”。 那坐在桌边吃肉喝酒的大汉,怱然火烧屁股似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声道:“断剑令标志奶奶的,这么说那晚在古坪口。救走俩个孩子的人,还真是那个老绝户?”

  这时另一个中年剑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声问道:“怎么?宋副门主还想让我们做那赶尽杀绝的买卖”?

  副门主宋城干笑了几声道:“大头领何必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嘛!这是老门主交代下来的活。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人,只是按令办亊。再说了,我们飞虎门一向的门规就是拿钱干活,这活没做干净,我们也不好中途走人不是。这若是传出去了,且不让江湖中人耻笑咱们。以后我们飞虎门在江湖中何也立足,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听到这里,首先是那个吃肉喝酒的那个大汉跳了起来,朝宋城走过来,

  他用手里捏着未吃净的羊腿,指着宋副门主道:“你他娘的,左一个令,又一个下属的,说的好听,那晚在古坪口你们杀掉的人,是什么人?是尹道元!尹大人,是老弱妇孺,他曾经在这里做知府,是当地平民百姓心里的好官,是靖江城的青天大老爷呀,错杀了好人,天理不容!”

  副门主宋城被他骂得是想发作也不行,不发作觉得有失颜面子。

  他忍了忍说道:“ 金宝兄弟,你何必冲我发这么大的火呢?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老门主接下的活,在飞虎门还是门主一人说了算吧, 之前通过四侦堂核实的目标与顾主提供的绝杀资料是一致的。”

  “胡说”。那中年剑客拍了下椅子插过话说:“ 据我所知,事前是你宋副门主和老当家俩人来的靖江, 并且还与顾主见了面。那天晚上在古坪口设伏前,为什么多了许多黑衣蒙面人?”

  “之前不是你宋副门主说,由我们飞虎门外亊堂的人负责做吗?为什么还有外人插手,然而,那天晚上, 那些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对不对?他们来的急,走的便快,我怎么想着那晚的亊越来越不对劲啊?”

  “没什么不对劲的。因为那晚来的那些黑衣蒙面人是东厂侍卫杀手” 。

  一直坐在第二把椅子上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说话了, 他慢慢的掴了掴烟灰, 将烟丝包缠在烟杆上,站了起来。

  他走到门口转身对众人说道:“这一点也不奇怪,当时我发现我们截杀的目标有异时, 我就没有下去动手,那时小五,老九,三弟,都和我在一起, 就看着那些黑衣人在杀人,可以说: 我们虽收了顾主的钱,而真正做事的,是他们自已的人”。

  “唉…… ? 让我痛心的是:自我们飞虎门创门以来, 属江湖正道门派,可以说与官府是井水不犯河水,不但不与官府打交道, 也绝不参予官场纷争,这是创门立下规矩。然而,这次却与朝廷东厂合作 。”

  他又叹了口气道:“ 咱们飞虎门这次是栽到家了,从此很难在江湖中立足,而且, 还惹出了残剑门。不要说残剑门身后有八大门派。和江湖中的门派做后台。 就郑老门主, 也是一个疾恶如仇。驰咤风云江湖几十年的人物。谁惹上谁倒霉。”

  此时的他却有些沮丧。他转身对身后坐着中年剑客洗说:“ 顾大哥,你是我们天地九杀的老大,也是我们九个结义兄弟中的老大,我刘应坤今天当着兄弟们在这里表态,决不干伤天害理违背道义的事,并且,我这里慎重申明,从此,脱离飞虎门,退隐江湖……”

  刘应坤说完拿起椅子旁的剑转身欲走……

  “二哥且慢”说活的是刚才第一个跳出来骂宋门主的大汉冉兴荣。他拿起桌子上的六合钩道:“ 它奶奶的,这酒越喝越呛嘴,不是个味儿……”

  他走到顾东平面前,向顾东平双手一抱道:“ 大哥!咱们九个兄弟结义在先, 入门为后,我冉兴荣入道江湖十八年,全靠大哥关照兄弟了。兄弟是直肠子,平日里多有得罪大哥之处,还望大哥多多包含,宽恕兄弟之罪了。”

  他转身对刘应坤道:“二哥!兄弟跟你走,飞虎门如今也变了味了,我老冉光掍眼里容不得沙子,再这样混下去。早晚是个死不说……。还会成为武林公放敌,他奶奶的……”

  我也走……

  还有兄弟我冷大山……

  还有我老九郑五……

  “还有我水上飞,,洪金宝”

  “他妈的 老子天地九杀跟着老当家的血里火里,,过的是刀口上咶血日子, 辛辛苦苦二十年创下的飞虎门,到头来,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让兄弟心寒, 大哥,我水上飞也退出飞虎门, 找个老婆传宗接代去了。你走不走?”。

  赤练蛇顾东平眼看着众兄弟都决心退出飞虎门,他沉重的向副门主宋城抱拳道:“ 宋副门主,请转告老门主,九杀兄弟对不住他老人家了,今生若是有缘,是会报答当年的知遇之恩!走兄弟们……”

  说完,一挥手正要出门,

  “慢着!”

  随着声音,从中门走进一个身穿羊蕊祆, 头上戴着顶胡皮帽子, 正中央镶嵌着一棵特大的蓝宝石,廋瘦的个子,一张阴沉的脸,一双眼放出阴森的光, 身上散发出一股煞气, 身后,六个带刀侍卫跟在左右。

  他进得门来扫了一眼刚要离开的天地九杀。走到正中的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阴声说道:“ 怎么?众位侠士,收了钱, 活没干完就想拔腿走人?”

  赤练蛇顾东平转过身来, 逼视着正堂上说:“你又是什么鸟人?管起飞虎门的事来了?”

  那人阴阴笑了笑道:“本座是什么鸟人, 你们宋副门主知道!”

  这时副门主宋城站起来干笑几声道:“九杀兄弟们没見过吧!他就是朝廷的一品带刀侍卫,东厂副都统, 离魂剑,,段其昆,段大人”。

  翻云掌,刘应坤冷笑了笑道:“ 呵呵, 我道是谁,原来是当年五台山的大悟和尚叛门弟子, 怎么?段其昆, 什么时候做了朝廷鹰犬啦?你那师傅大悟和尚知道吗?”。

  没想到,段其昆一进门就被翻了老底,一直阴沉舡的脸,一下子充满了杀气。他一掌拍在桌子上, 指着刘应坤道:“放肆, 你又是什么东西,敢跟本座这样信口雌黄”。

  这时,从门外一下子就涌进二十多个黑衣人,将门封住,大堂上一下子, 风云忽现,剑拔弩张起来……

  六合钩,冉兴荣,一看场面哈哈大笑的说道:“ 奶奶的,龟孙子们,想动手是吗?老子们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你们还在你肚了吃奶呢?来来来,让四爷倍你们玩玩”。

  “都给我住手”随着声音从后堂出来四个人,每个人年纪都在五十上下,他们正是飞虎门的四大护法,最后走出一个年纪七旬的老者,他正是飞虎门门主,混元手,吴正坤。正堂上所有飞虎门的兄弟齐声道:“见过吴门主”。

  吴门主看了一眼段其昆道:“ 段大人,这是老夫的家事, 可否给老夫一个薄面?”

  见飞虎门门主亲自出来,段其昆既便有多大的火气, 也只好往肚里咽。他也是江湖中出来的人,何况, 他知道,没有多大的把握跟天地九杀硬拚,再说, 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办事。

  他抬起手往外挥了挥,那些黑衣侍卫,就悄然退出了门外。

  飞虎门主,呵呵,笑了笑说:“ 呵呵!多谢段大人!”

  吴门主转身坐了下来,他看了看天地九杀众兄弟,随后目光看着赤练蛇,顾东平说道:“顾大当家的真要率九杀兄弟退出飞虎门?”

  赤练蛇,顾东平笑了笑道:“ 可否承全兄弟们”。

  九杀众兄弟齐声道:“请老门主承全兄弟的心愿!”

  吴门主呵呵一笑道:“自古道, 良群择木而栖,好, 好啊!既然你们九杀兄弟决心离一去,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兄弟们有的跟了二十多年,有的是跟我出生入死兄弟的后人,是我看着长大的门下兄弟。老夫沒有不承全你们的理由,。你们都走吧,走吧!”。

  说到这里, 吴门主扭头对身边的护法说:“ 其林, 你知会一下帐房,九杀兄弟每人支付三万两银票, 让他们回去成家, 安身立命去吧!九杀兄弟们各自珍重吧?”。

  吴门主说完, 站起身来,带着慈祥的目光, 依次的看了九个兄弟的脸,,并向他们挥了挥手,转身回后院去了。

  他此时似乎老了许多……

继续阅读:第3章:遇奇人尹建平破庙拜师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