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翠绿庄擒获段其坤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74,791

  段其坤被尹建平骂得是体无完肤,他想发作,但欲不能。他最终明白,弄了半天,眼前这位特使大人。竟然是八年前古坪口血案时,被残剑门那老绝户救走的尹道元的儿子,尹建平。

  那日,在五台惮院他与刘公公俩人,好不容易将龙虎镖局总镖头周知同等围在了寺院中,眼看就要得手时,正好遇上了寺庙避雨的他,那时候,他刚出山。

  当时,并不是段其坤太轻视他,而是,他的武功实在是高得有些匪夷所思。只一招,自己就被眼前的年青人打成重伤,还差点被他废除了武功。

  若不是太师他竭尽全力,将他被封闭的生死玄关打通,他只怕终生残废了。

  直到如今,段其坤想起种可怕的道力,不由得忘魂大冒。他曾暗中发誓,这辈子永远不想撞见他。

  然而,冥冥中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段其坤此时也是毫无斗志,在他的内心里,只有一个字“逃”。因为,不逃又能怎样,对手太强大了,自己昔日自认为,一身横练功夫,可以称雄武林。

  然而,那次在五台惮院中,被一招击败,虽然眼下自己生死玄关,也被太师打通,现在的一身功天,堪比从前更胜一筹。

  但是,他还是不敢,也沒此胆量在和他一搏。一想到那次受伤的情景,他不由得亡魂丧胆。

  段其坤双眼环顾四周,他选中了一条逃离的路,打定主意之后。

  他阴声道:“真没想到,原来你就是那晚被老绝户救走的尹家公子,尹建平。唉…。其实,我早该想到,你刚出山,在五台寺时就该想到,你能当众点破本座的身份时,就应该想到的”。

  他是在自言自语,可是穷途末路时发出的感叹。他又抬起头来。

  看着尹建平道:“尹公子,我是该死,但是,那次暗中策划阻杀你们一家的人,不是我段某人。而是太师张权,和刘颜昌,而我只是个负责执行的人。所以,你真正的仇人不是我,而是张太师与刘公公”。

  他轻声笑了笑道:“其实,你大概不知道吧,太师为何要杀死你们全家”?

  尹建平沉声道:“该不是完全为了晋江盐司那件贪污案那么简单吧”?

  段其坤点点头道:“尹公子是我段某人这一生遇到,罕见聪明而又睿智的人,如果说,仅仅为了晋江那挡事,太师也不会轻意动肝火,那时你的父亲选择的是辞官归隐,尹大人一走,就在朝廷中少了一个对手,他何乐而不为呢”?

  尹建平恨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段其坤淡淡的笑道:“公子稍安勿躁,本座是想告诉你,真正杀你全家的目的,是为了……。”

  他一把抓起一个侍卫道:“你接招吧”!

  段其坤话未说完,猛然抓起他身边的一个侍卫,向尹建平投来,当那侍卫扑向尹建平的瞬间,他又向站立最近的冬国雄双掌拍去。

  冬国雄沒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情急之下运足功力,向段其坤双掌回应过去,只见段其坤被冬国雄击得倒飞出去,然而,狡猾的段其坤并非真的和冬国雄拼命,而是想借冬国雄的道力,将他送出大厅。当道力未尽时,只见他一个悬空翻,脚在门口砖墙上一点。

  一声长笑道:“哈哈哈…尹建平!中计了吧”?

  段其坤用的是一石三鸟之计,先用侍卫挡住尹建平。在借冬国雄的劲力逃出大厅。然后,纵身上房安然脱身。

  段其坤刚腾身上到屋顶时,冬国雄,天王四星也同时腾身飞出了大厅。段其坤眼看自己将要逃出。

  沒想到,他忽然看见了一张并不熟悉,满脸堆着笑容的脸。而这张脸靠得他很近,很近。

  只听那人呵呵笑着道:“怎么?段大人,想走吗?沒那么容易,你下去吧”。

  随着那人的话音刚落,他感道胸口上遭到了重击,不容他反映过来,段其坤却像断线的风筝被击落在地下,这次段其坤跌得人扬马翻,受伤不轻,除了胸口上的疼痛,大概肋骨也断了两根。

  冬国雄恨声的将他从地上提起来时。

  屋顶上的人道:“冬老,老叫花走啦,请转告小兄弟,老叫花还有其它要事,改日在会”。

  说完将身一纵,像大鸟似的腾身而起,几个起落间,人就消失不见。

  冬国雄道:“谢谢!陈帮主”!

  冬国雄看着丐帮帮主陈九龄消失之后,他封住了段其坤多外穴道。

  段其坤这才知道,原来将他从屋面击落的人,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陈九龄。段其坤昔日就曾听说过此人,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地位,声望,绝不低于少林,武当,青城,恒山派的掌门人,是个传奇似的人物。

  江湖中见过他的人并不太多。今日在马府撞到他,实该他倒霉。胸口上传来一阵巨痈,他知道,他还真到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他的人生到了最灰暗的时刻。

  尹建平却也沒有预防到段其坤会突然来这一手,说话间,只见得一个侍卫向他扑来,惊异间只见他单掌疾出,托住那横空飞来的侍卫,掌心一吸,缷去了道力,翻腕将那侍卫往空中一送,那侍卫整个身子像撞到一层弹环似的往上弹起,平升上去,道力一失,使落在地上,像梦游似的呆在那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哑仆冬国雄将摛住的段其坤丢在地下。

  他拍拍手对道:“少谷主,他是被陈帮主击落屋下的”。

  他扭头对楞在当场的众侍卫道:“诸位,你们段都统在危难时刻,竟然连自己的手下生死于不顾,你们如果束手就擒,大概还可活命,否则,你们将永远回不了京城了”。

  众侍卫眼看大势以去,相互看了看,便主动解下兵刃,丢在地上。二十多个侍卫,不费吹灰之力,束手就擒,仍是遇外。

  尹建平走到段其坤面前,蹲在他面前笑着道:“怎么?段其坤,逃跑的姿味不好受吧”?

  段其坤沮丧的道:“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尹建平站起身来道:“想死?沒那么容易,在说,几个月前,五台惮院我要杀你,你也活不到现在。现如今就更不同了,本座现在是在代表皇上,代表晋王出行。你死了,晋南王手中就少了一个指证太师和刘颜昌的人。”

  说到这里,尹建平声音突然变得很冷的道:“其实,段其坤,本座恨不得将你措骨扬灰你知道吗”?

  尹建平抬头长叹道:“我父母坟前还少了你,太师张权,刘颜昌的人头祭奠呢?哑叔,将他们所有人的武功废了,让知府他们进来,将他们带走,先关进大牢,等晋王发落吧”!

  哑仆冬国雄道:“是,少谷主”。

  沒多会,知府他们进得大厅。

  尹建平道:“陈知府”!

  “卑职在”。

  尹建平道:将假传圣旨的段其坤等人,押往知府大牢关押。你进快拟一个折子,将段其坤假传圣旨的罪行上报给晋王爷,一定要六百里加急,送住京城,不得有误”。

  “下官遵命”不过特使大人,下官人等还有一个不请之情”。

  尹建平笑道:“知府大人请说”!

  陈知府道:“我等多受于假钦差的蒙蔽,才发生了今日之错,若非特使大人及时驾临靖江。否则,下官将铸成大错。还请特使大人网开一面,容卑职人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下官将万分感激。另外,今日特使大人驾临靖江,是否先到驿馆休息几日”。

  “容卑职一尽地主之谊”。

  尹建平笑了笑道:“陈知府,本座知道,你们身为地方官,肩负着万民和朝廷的使命,十分不易,本座也不想那么铁面绝情,这样吧,继然知错了,本座也就不想追究了,你们也就以此为戒吧,你们先将罪臣段其坤等人押回去吧,去驿馆的事,让你费心了,等本座这里的事情一了,会有人知会陈知府的,你们先把兵撤了吧?”

  陈知府道:“那卑职就先行告退了。来呀,将假传圣旨的段其坤等人押回大牢,严加看守”。

  “是”

  进来了十多个知府卫队,将段其坤等人上鉫之后,一一带走了。

  陈知府临行前,对马义坤,刘正文道:“俩位老大人,今日若不是特使大人及时驾临,阻止了这场误会,险些铸成大错。实在多有得罪,还请俩位老大人恕罪,我给俩位陪罪了”。

  马义坤和刘正文抱拳道:“陈知府通情达理,我等感激不尽,沒成事实,何错之有,陈知府慢走,待慢之处,还请大人海含。

  陈知府对尹建平道:“特使大人,卑职这就告辞了,卑职在知府恭候大人”。

  陈知府带着属下走了,本来他们带着刑具是来马府抓人,决果,戏剧性的把全部刑具用在段其坤等人的身上。

  陈知府刚走,马义坤,刘正文,率全家上下,推金山抱玉柱的跪拜了下去:“草民马义坤协家人等,拜见钦差特使大人”。

  乌黑一大片,此时,尹建平在有夺天地之功,也无法阻止了。

  慌得他急忙上前,扶起马义坤和刘正文。并说道:“俩位叔父,折煞平儿了,快快请起,各位叔伯们请起来吧”。

  马义坤激动得老泪横流,他先向家人们道:“大家都起来吧,马福传下话去,咱家大喜,快去制办宴席”。

  “是,庄主”

  马福下去了。

  马义坤抱着尹建平哈哈笑道:“好侄儿,你果真还活着,苍天不亡尹家呀!道元兄,老嫂子,你们地下有知,听见了吗?你们养了个好儿子。他回来啦”!

  悲喜中,感天动地!

  刘正文也是老泪如泉涌,他站在一旁,摸着尹建平的手道:“平儿啊,先师他可眠目啦!八年了,你音讯全无,我和义坤兄愁死啦!

  尹建平也是泪水涟涟。

  他握着俩人的手道:“平儿多谢!俩位叔父的挂怀,不过叔父们是怎么知道平儿还活着”?

  马义坤抹泪道:“八年前的那次,当噩耗传来时,我与刘兄弟連夜赶到古坪口现场,看到了那惨绝人寰的杀戮。我们恨呐!恨我们自己!也恨那此屠杀你全家的凶手,你刘叔叔几天几夜未合眼,带着知府卫队,捕快,四处寻找凶手,最后在驿馆中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渐渐的明白真像。这可是贼喊捉贼的把戏”。

  “没几日,朝廷派来了钦差李玉春,我们便感知到了,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沒几天,刘老弟被李玉春关进大狱。而我也被停职”。

  他拉着尹建平坐了下来道:“唉…,那时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姓郑的大侠,从钦差李玉春那里盗得太师张权的一封书涵,送来

  从郑大侠那里获知了,你们兄妹被异人救走的情况。唉…。为了保住刘颜昌等人在古坪口血案的罪证,我请那位郑大侠帮忙从死牢中救出了刘老弟”。

  尹建平道:“俩位叔叔可认识,那位郑大侠”?

  马义坤道:“唉…。说起那位郑大侠,他与我见过两次面,可他蒙着面,如神龙见首不见尾。救出刘老弟之后,也就消声觅迹”。

  尹建平回头道:“九哥,进来见见俩位叔父吧”!

  郑五走进大厅,笑嘻嘻的道:“郑五,见过俩位老大人”。

  马义坤道:“你就是当年的那位郑大侠”?

  郑五道:“正是在下”

  刘正文惊呼道:“恩人在上,请受我刘正文拜”!

  陈五笑着扶住刘正文道:“刘大人,我郑五救你,一是,你是一位不坑害百姓清官,二是看在马知府昔日对我陈家有恩的份上,所以,才出手帮你们的”。

  马知府叹声道:“郑大侠可是昔日郑家葯店,郑心如的遗孤,小五子”。

  郑五道:“蒙大人还能记得草民,我就是小五子,也叫郑五”。

  马义坤惊奇的道:“你当年不是失踪了吗”?

  郑五道:“杀了那恶霸张怀二之后,我便带着我娘远走它乡了”。

  马义坤道:“那你娘她还好吗”?

  郑五道:“还好!谢大人挂怀”!

  马义坤叹声道:“小五子,这些年可苦了你们母子俩人了,沒想到你们又回到靖江老家,你杀恶霸张怀二,本是为民除害。当时本府也沒追究你,只是让捕快做做样子吧了,你为何还带上你娘一齐走了呢”?

  郑五道:“我知道马大人的苦心,但毕竟是出了人命案,娘还是怕我被抓,所以,只有远走他乡避难一途了”。

  马义坤笑道:“回来就好,八年前那晚,我就看着你有些眼熟,但时间紧迫,我以沒有来得及问你”沒想到,你现在跟了特使大人,好啊!这才叫英雄有用武之地啦”。

  此时,走道柱边传来了几声轻笑。马义坤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大女儿马盁盁,和刘正文的女儿刘梅。身边还有俩个贴身丫环,在密切注意着尹建平,窃窃私语。

  马义坤嗔骂道:“鬼丫头,特使大人在此,一点礼数也不懂!快来见过”。

  这时,马盈盈和刘梅才大的走了下来,

  尹建平看到马盈盈时内心一荡,心道:好姣美的人儿呀。

  马义坤笑着对尹建平道:“呵呵,特使大人,这是我的大女儿,她叫马盈盈,还有这位大家闺秀,叫刘梅,是正文老弟的千斤,你们认识,认识”。

继续阅读:第43章:邂逅翠绿轩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