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冬国雄算卦探冤案
柳生居士2018-03-19 16:285,199

  十里长亭告别了晋王和襄王,尹建平一行数日后,过了鄱阳进入了浙南西,不一日便到了永嘉县。进得城来,也是巳时未,只见得城中熙熙嚷嚷热闹非凡,许多村民从四面八方涌入县城,但见得有肩挑的,推车的,背箩的,满载着鸡鸭鹅,猪肉,鲜鱼菜,络绎不绝的往城里挤,还有两口子赶着牲畜,大姑娘小伙子结伴而行,嘁嘁喊喊,叽叽咕咕,打闹调笑着,把个从来未出过远门的几位小姐看呆了,只有天王四星,哑仆香儿,到是斯空见贯,一点已不奇怪。

  香儿见马盈盈等有些惊讶,便笑着问道:“盈盈姐,你恐怕未见过这场面吧?”

  马盈盈摇了摇头说:“嗯!从小在深闺长大,练功也是在自家的院子里,偶尔回去趟靖江城,都是车马轿子,也从未看见过这般热闹的县城”。

  如意问道:“香儿,这县城这般热闹,是不是那个大户人请客,或是有什么节日之类的事情”?

  香儿娇笑道:“这那里是过节呀,在说又有那个大户人家讲这么大的排场,请到四乡八邻的人?这眼下正逢腊月底了,还有十多日便要过年啦!乡民们为了制办年货,把家里多余的农副产品拿到街上来,换成过年的用品,其实,这叫赶集,既便不是过年,这县城每个月都有几次”。

  尹芸芸道:“在师姐家的时候,师姐也是常常带我到集上去玩的。

  刘蝉道:“是啊!我们五台县每个月都有两次,那时候年纪小,喜欢这样的热闹,后来练功紧,去的就少了”。

  香儿道:“平儿哥哥!在南街的菜市场,有一家德胜酒楼,是永嘉县最有名的馆子,要不咱们就到那里打尖,歇息脚如何”?

  天王星高怀文平日最喜欢与香儿调笑,听香儿这么一说,便哈哈笑道:“呵呵!香儿小姐!看来还真是老江湖啦!这亳不起眼的小县城都这般熟习”。

  香儿笑道:“怀文大哥就是欺负香儿年幼,永嘉县算什么?香儿从六岁时就跟着爷爷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可多了,这是永嘉县里,就来过好几次,我有个师伯就住在这里,他是我爷爷的记名弟子,姓黄,叫黄成龙”。

  哑仆冬国雄惊异的道:“香儿!你黄师伯可是有个亲弟弟!叫黄成虎的?

  香儿奇怪的看着哑仆问道:怎么?冬伯伯,你认识我二师叔“?

  哑仆冬国雄道:“说起来那是四十年前的事喽!那时候,我还是平洋镖局里的一个趟子手,有一次,义父接到一趟镖,运往湘南,路经此地,噢!大概在城南六十多里地的卧虎岭,遭到了卧虎寨恫易坤劫了镖,说起来还多亏了黄氏兄弟帮忙讨回镖银。如今四十年过去了,往事如烟呐!不知黄老哥哥怎么样了”。

  香儿娇笑着道:“冬伯伯可想拜见我黄伯伯”?

  冬国雄道:“这么说香儿可本伯伯引见?”

  香儿道:“这有什么难的,我有二年未见到俩位师伯啦。行!等会吃完饭,香儿带伯伯黄府走一趟就是啦”!

  哑仆冬国雄笑着说:“如此伯伯就谢谢香儿”!

  一行人在熙嚷的人群中穿行,走到十字街口,香儿用马鞭指着前边的一栋二层楼房道:“那就是德胜酒楼!香儿扦马带头前行,来到酒楼下,小二眼尖,急忙迎向前来。”

  笑嘻嘻的道:“各位爷来啦?一路风尘,辛苦!辛苦!请到楼上雅间里歇息,请!三狗,二柱,你们都瞎眼啦!快来招呼客爷”!

  随着喊声!从堂内跑出了三个伙记,急忙接过盈盈,蝉儿几个小姐的马疆道:“各位爷!请随小的来!后面有马棚”。

  众人随他们来到后院!拴好马匹,香儿对小二说:“小二哥!在楼上正南面延街阳台设二桌坐位”。

  那小二,一听,还是熟客。便瞒脸堆笑的道:“原来小姐是本店热客,好来!各位小姐大爷,请随小的来吧”!

  进得酒楼,只见大堂内食客热闹异常,基本座无虚席,小二道:“今日是赶集天,又逢年货日,小店比平日多了许多客人,各位请随小的上二楼”。

  上得楼来,众人眼前一亮,但见得楼间雅座幽雅别致,大方得体,墙上悬挂着许多字画,还有在墙上题诗,字体歪扭,也有公正大方的,像是食客中的文人所留,还有的字体狂草,及是大家风格。

  由此可见,香儿所说不虚,这德胜酒楼的确是百年老店了。

  店小二手脚麻利,很快就在临街的阳台上摆好了两张桌子,但是,在旁边的楼台边,还设有一张小桌,一把椅子,桌上摆放着一壹泡好的茶水,一支茶碗翻扑在盘中,看样子,是酒楼为一个单独的客人准备好的,尹建平让大家坐了下来。

  哑仆冬国雄笑道:“喔!这楼台上吃饭,到也别有风味,吃喝中便可饱览这热闹非常的集市风景”。

  尹建平轻笑道:“看来香儿是这里的热客喽!这点菜的事儿还是香儿代劳吧?”

  香儿笑道:“行!平儿哥哥!你就看香儿的吧”!

  天王星高怀文道:“哎哟!香儿,你可悠着点,这回可比不了江陵城那一回喽”!

  香儿娇笑道:“怀文大哥放心,那次是吃准舅爷的,因此,要下手狠点,这次吗!是吃自个的,香儿肯定会省着点啦”?

  一句话未说完,尹建平卟吱的把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嗔笑道:“你这个小精灵,什么准舅爷,你挺会偏词的嘛”?

  香儿笑嘻嘻的说:“平儿哥哥忘啦?那日我们从宜城到江陵的时候,因错过行头,误入陈庄时,你的外婆不是收香儿做干孙女了吗?平儿哥哥的大舅,不正是香儿的准舅爷吗”?

  尹建平见她一脸正经的说来,便是笑得人仰马翻:“行啦!小小年纪,一套套的,算你有理,快点菜吧!大家都饿了”。

  香儿的话,听得尹芸芸云里雾里的摸不着边际,于是尹芸芸不解的问道:“哥哥!什么陈庄?什么江陵大舅?这…”。

  听到妹妹问道,尹建平一楞,才知道原来,姝妹还不知道外公一家的事,于是,他笑了笑道:“小妹!是平儿哥哥忘记告诉你啦!几个月前,哥哥从宜城到洛阳,又从洛阳途经江陵的时候,无意间住到了外公外婆的府上。接着他把误进陈庄,江陵城见大舅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听得尹芸芸珠泪如雨下”。

  最后尹建平道:“好妹妹!别难过了,等咱们为父亲母亲报了仇,哥哥送你到外公,外婆那里住上一段日子,外公,外婆也非常想念你的。别哭啦啊?”

  尹芸芸抹去脸的泪水,点点头道:“哥哥!妹妹不是难过,妹妹是高兴,这是妹妹,从爹爹娘亲被害以后,九年来听到的好消息,原来,我不当还有亲二叔他们一家,还有外公外婆和大舅,二舅他们,真的好高兴呀”!

  香儿拍着尹芸芸的香肩道:“芸儿姐姐!你不用着急,爷爷的身体,被平儿哥哥医治好啦!奶奶身体都很好,等咱们从滇南回来,小妹带你去啊”!

  尹芸芸含泪笑着说:“谢谢你!香儿妹妹”!

  香儿道:“芸儿姐姐,我也是奶奶的干孙女,咱们俩算是亲姐妹了”。

  天王四星和哑仆看着香儿,如此年纪,说出话来,有条有理,在尹芸芸面前,到似一个大姐姐。

  让人遇外的是,这永嘉德胜楼,上菜很快,香儿刚点菜不久,菜确走马灯似的上来了。

  大家正在吃饭时,从楼口上来了一个青服儒生模样的五旬老者,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灰暗,一件洗得发白的青衣袍子,脚上千层底鞋子,角边有些破损。头上戴着一顶青色员外帽。陪他上来的人,看上去有些像是这家酒楼的掌柜。

  那掌柜对他道:“王老哥哥!我让伙记为王老哥设好了一付坐台,你看茶都为你泡好啦”!

  那姓王的五旬老者,也许是心情不好,慢条斯理的道:“如此,谢过成掌柜啦!”

  那成掌柜道:“王老哥哥客气啦!你先坐下喝杯茶,我分咐厨里给王老哥备了点酒菜,还为文员外,准备了些上路的酒菜,等会我亲自送下去”。

  那姓王的老者道:“如此,谢谢成掌柜,此等大恩,我王槐只怕是将来世相报”!

  成掌柜叹声道:“唉…王老哥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王家庄庄主遭此劫难,我心里多少明白,奴才欺主,千古奇冤呐!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一个天大的冤案,怎乃我只是个小小的酒楼掌柜,有心无力,有心无力呀”!

  正在此时,店小二端着一盘子上来,大盘中,四碟小菜,一角酒,摆好之后,做了一个请用的手式,便回身下楼去了。

  成掌柜道:“王老哥慢用,时候还早,菜不够我在让厨里做点”。

  那姓王的道:“够啦!成掌柜你去忙吧”!

  点点头,成掌柜叹了一声,转身下楼去了。

  尹建平众人吃性正浓,冷不丁的上来这么特殊的俩人,一个哀声,一个叹气,一番简单的对话,尹建平听了个大概,他有些明白了,这姓王的老者似乎他身边的什么亲人,遭了什么冤枉,今日要被正法了。

  他抬头看了看哑仆,而哑仆似乎也听道了他们的谈话,他轻声道:“少谷主?你恐怕还没见过官府在大天广众之下杀人吧”?

  尹建平摇了摇头,哑仆又道:“你看见了吧?那姓王的老人,上楼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竹篮,里面装了些香蜡纸蛀,像是祭奠什么人”?

  尹建平倒吸了口凉气道:“哑叔的意思是说,今日官府要在这是处治犯人?”

  哑仆抬头看天,用手指了指当空的太阳道,:“午时三刻,快了!你看见菜市场中的那个大木樽了吗?那就是斩刑台”。

  尹建平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哑叔,方才从他们的对话中,似乎隐隐听出,这是桩冤案。”

  哑仆冬国雄笑着道:“看来少谷主又动恻隐之心喽”!

  尹建平笑了笑道:“恰逢其会,问上一问,也不伤大雅,你说呢!哑叔?

  哑仆笑道:那看老奴的喽“。

  哑仆端起桌上的酒杯,向那人走去。

  香儿道:“怎么了?平儿哥哥!冬伯伯认识那酸老头吗”?

  尹建平嗔笑道:快吃你的饭,吃完了还有事情做呢?

  香儿道:“噢!”

  尹建平轻声又道:“小武师兄,婵儿师姐,赶点时间,有事情做了”。

  哑仆端着酒杯向老者走来,那姓王的老者似乎一楞,有些不解,他看了一眼冬国雄道:“这位老客!有事吗”?

  冬国雄笑笑道:“刚才见老哥进来,觉得有些面善,只是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姓王的老者道:“嗷…是吗?可我觉得老客面生的紧,从未见过的样子呀”!

  哑仆冬国雄又是笑眯眯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弟姓王,是吧”?

  姓王的老者却有些惊讶,他点点头道,:“老生姓王,字忠。大名王忠”。

  冬国雄道:那我应该称你一声王老弟了:“老夫姓冬,字国雄,大名叫冬国雄”。

  王忠道:“看年龄冬老客是比老生大一点,叫一声老弟也不无仿。冬老哥是做何生计的”?

  冬国雄呵呵笑道:“呵呵,老夫一生行天之道:测万物之灵气,知阴阳大成,寻天下人儿之逆事”。

  王忠有些悠然的道:“哦!原来冬老哥是位游方高人,失敬,失敬。”

  冬国雄道:“高人自不敢当,不过,实才观王老弟你眉梢紧锁,脸颊范青,目光呆滞,似乎有恶事缠身吧”?

  王忠一楞,他有些惊异,但瞬间又平定了下来,他叹了一声。

  端起酒杯,向冬国雄摇了摇道:“冬大师,在下可是身无常物,世间因果关系环环相扣。冬大师不要枉费口舌了,因为,及便知道事态发展,怎乃无力回天”。

  他说完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又手起酒角,为冬国雄倒满酒,又为自己倒了一杯。

  冬国雄笑道:“非曰!非曰!王老弟!可否伸出左手,让老夫一观如何?

  王忠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向冬国雄有些不情愿的伸出了左手,冬国雄微着接过他的左手看了一会道:如此,休怪老夫放肆了“!

  王忠道:“请大师明言”!

  冬国雄沉呤道:“王老弟的掌中,乃“玉井纹”,佐理朝纲,不必问了,此纹名曰“天印”,然,却中道截断,不知府中可有冤事发生?在看掌中“玉井纹”之下,又出一纹,此乃罕见,此纹又称“斩后纹”,府中杂乱,奴婢欺主,家妇淫猥。不过此难不在于你身,而是主仆之间的事。

  王忠听至于此,双眼一亮。隐隐点头。

  冬国雄叹声道:“按理说,这条横切纹来得凶猛,但又显贵人于后,罕见,真乃罕见!王老弟,老夫不得要领,可否让老夫在扑上一卦如何”。

  王忠点点头,冬国雄从袖中摸出七个铜铁,在手中摇晃一会,松开手时,只见那七个铜钱在手中旋转,每一个铜钱在旋转中,又不会相互撞击,十分好看,紧接着,那七个铜钱缓缓升起,升到一尺左右,确停在空中转动不停,王忠看得眼直,又不敢出声,只怕打扰了冬国雄。

  只见冬国雄向七个铜板吸了口气,他手住上一收,铜板落入了他手中,他看了看道:“六十四卦中的泰卦”。

  “阴上阳下,反复变通,泰为六十四卦中最吉之卦!所以,总辞里说,“泰” ,小往大来,吉享“!

  “ 照常人问休咎,这泰字确是无上之吉曰,殊不知此乃问命,如果是火命,夏日之火旺极而生衰相,难烁秋日之金,易为冬水之侵,岂可掉以轻心,巽位上耆草多至十八根,罡风猛吹如何了得。人们都说:否极泰来,盼的却是个泰字:谁能想到泰极即是否来!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凶极化吉,吉极化凶。从卦上来看,王老哥那遭祸之人,命中遇贵人相助,可化险为夷”。

  王忠面露喜色急忙道:“这么说,庄主可化险为夷啦”?

  冬国雄笑笑道:“天机不可为,天命更不可违之。但王老弟,如果信得过老夫的话,可否将事情发生的原因,说说”?

  王忠似是相信了冬国雄,他点头道:“大师是通天彻地的能人异士,我王忠那有不信之理。唉…说起我家庄主,他可是当地出了名的大善人呐,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喜欢喝酒。而且,逢喝必醉,唉…”。

继续阅读:第60章:尹建平菜市口刑场救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