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永嘉县大堂断冤情〔一〕
柳生居士2016-08-06 09:105,579

  回到德胜楼,王夫人和一对儿女正在吃饭,一旁坐着老管家王忠,哑仆正在向王忠询问一些细节。

  尹建平以没打拢她们母女,站在楼台上沉思了一会道:“小武师兄,看来我们又要在永嘉县逗留几天了,烦师兄按排一下,就住在德胜楼吧”?

  香儿道:“平儿哥哥!要不我们就到驿站去住吧”?

  尹建平笑道:“小精灵,什么时候学会吃官府啦”?

  香儿笑道:“嗨嗨嗨!这不是省点路费吗!反正你也公开露面了”。

  尹建平道:“算了,官府驿站就不去喽,还是住在德胜楼方便”。

  刘武道:“那我去按排喽”!

  哑仆走了过来道:“少谷主!我们这就过去吗”?

  尹建平道:“了解清楚了吗?哑叔”?

  哑仆冬国雄点头道:“基本上都了解啦”!

  尹建平道:“这样吧!师姐,盈盈,妹妹!你们就不过去了,让香儿带你们逛逛永嘉县城”。

  刘惮笑道:“师弟!你们去办正事吧!有香儿这个老江湖陪着我们就行啦!

  不嘛!我想跟平儿哥哥去县衙嘛“!

  香儿有此不情愿的说。

  尹建平道:“呵呵,香儿的任务以很重哦!几位大姐姐笫一次出门,很多都没香儿知道的多,在说,姐姐们又不宜在公堂上露面是不是”?

  香儿不高兴的道:“噢”!

  尹建平道:“看看!这小嘴撮成这样!要不,让马姐姐她们备点礼,去看看你师伯去”?

  “真的”?

  香儿高兴的问。

  “啊!等会小武哥办完事,让他以陪你们去”。

  尹建平拍着香儿的肩膀说。

  香儿笑道:“行,那太好啦!芸儿姐姐,你陪香儿去好不好”?

  尹芸芸笑道:“姐姐当然陪香儿妹妹去啦”!

  尹建平笑着摇了摇头道:“哑叔,你让王忠等会就带着她们母女过来县衙,我们先走一步了”。

  哑仆道:“少谷主!老奴已经安排好啦”!

  尹建平道:“那我们这就过去吧”!

  永嘉县县衙,就座落在南街与东的十字路口,当尹建平来到县衙门前时,只见得县衙门口,早已被当地百姓围得水泄不通,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家让一让,钦差大人来啦!

  一个小小县城,出了杀人冤案,况且,又是王庄有名的王善人之子,王文豪,是许多平民百姓最为关注的大事,今日开刀问斩的紧要关头,钦差大人却遇外的从天而降,好似天神下凡,这种刀下留人的话,只有在戏文中听见过。

  没想到,今日却真真的见了一回,被当地百姓描绘成,钦差大人是上天派来整救民间的大神,因此,都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位传奇的天神,是个什么样子。

  当尹建平在衙门口下马时,整个场面一下子轰动,有的说:尹建平还真是天神,不当年纪轻,人却长得不一般,超凡脱俗。有的还把天王四星描绘成了天兵天降,是保护天神下凡的四个大将。

  因此,永嘉县里的艺人,便把尹建平儿人,写成了评书,从此,广为流传,这是后话。

  当尹建平刚下得马来,刁县令带着县衙的官员,急忙出县衙门口,跪在地上,见此情景!围观的百姓,己急忙跪下。黑黝黝一遍。

  刁县令道:“永嘉县,刁成贵恭迎特使大人”。

  尹建平见此情景,不由内心震撼了,他楞在当场,不知该怎么说?

  哑仆急忙上前道:“各位父老乡亲,快快请起!我家大人定会断清此案!

  尹建平沉声道:都起来吧“!

  他说着撩袍进了县衙。他来到大堂,坐了上去,天王四星,一边俩个,立在尹建平身后。尹建平把王文豪案子的件宗翻开,看了一会,又把证人,证词提出放到一边。

  尹建平轻声道:“来呀!将人犯王文豪带上堂来”!

  王文豪很快就被押上大堂。

  尹建平道:“除去刑具”,

  几个差役不解的看着刁县令,一动不动。

  刁县令道:“你们耳聋了吗?还不赶快除掉刑具”!

  俩个差役才急忙上前,解出了王文豪身上的刑具。

  尹建平看着王文豪道:“下跪何人”?

  王文豪道:“罪民王文豪!拜见大人”。

  尹建平道:“王文豪,你可是进士出身”?

  王文豪道:“罪民是洪武十六年科甲十四名进士”!

  尹建平道:“来呀!设座”!

  差役抬来一个木椅,放在大堂中间。

  尹建平道:“坐下吧!本官有话问你”。

  王文豪有些惊异,他忧郁的道:“这…罪民…”。

  哑仆冬国雄道:“王文豪,特使大人让你坐下,你就坐下吧”!

  主文豪坐了下来。

  尹建平问道:“王文豪,你把怎样认识吕秀才,又怎样将他打死,从实说来”?

  王文豪道:“回大人话,那是去年清明节刚过的事情…。接着把怎样欧打吕秀才,又怎样留他在庄上调养数日,最后结拜,赠银,送他到渡口的事说了一遍”。

  尹建平最后问道:“从你家到渡口,要多长时间”?

  王文豪道:“从家到渡口不到一里地,只需一刻时便可到渡口”。

  尹建平又问:“从西河岸到东岸,渡船需多长时间”?

  王文豪道:“差不多一刻左右,便可走个来回”。

  点了点头,尹建平道:“那你与管家什么时候将吕秀才送上船的”?

  王文豪道:“午时三刻”!

  尹建平又问道:“那船家张啊四,又是什么时辰跑到庄让报的讯”?

  王文豪道:“酉时一刻”!

  尹建平道:“本座问完了,王文豪,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王文豪低下头,想了想道,∶“罪民没什么可说的。但凭大人决断”。

  尹建平道:“王文豪,你认为那吕秀才确实是你打死的吗”?

  王文豪又是惊异的看了堂上的尹建平,最后道:“这个…罪民已说不大清楚”。

  尹建平道:“好啦!你先下去吧!嗷!对啦!不用上刑具了。先把他带下去,本座会随时有话问他”。

  “是”

  俩个差役将王文豪带走了。尹建平道:“刁县令,你听清了吗”?

  刁成贵道:“这个…卑职认为,今日供词,没有什么不同”!

  尹建平道:“嗷!是吗?那本座问你!王文豪在酒醉之后,打了吕秀才一掌,后来又将吕秀才留在庄上调养数日,刁县令,你觉得王文豪图他什么”?

  刁县令道:“这个…”

  尹建平又问道:“那好!本座再问你,一个秀才,手无腑肌之力,酒后一掌就可将人打死,这个你信吗?还有,吕秀才在王庄好吃好喝数日,为什么不死,却偏偏到渡船上才突然死掉呢?而那日午时三刻,是王文豪和管家王忠,好好的送上渡船,而船家则是到了酉时一刻,才到王庄报讯,这中间相隔二个时辰,这段时间,他们在干什么”?

  刁成贵被尹建平问得哑口无言。尹建平笑了笑说:“怎么?回答不上来了吧?”,

  刁成贵脸上肌肉跳了几下,他低下头道:“卑职觉得,王文豪失手打死吕秀才之案子,人凭有俱,证人证词,而且,他本人也供认不讳,所以,卑职认为没什么查下的理由了。因此,便从实上报”。

  尹建平冷声道:“是吗?刁县令,你可知道?人命关天,一旦此案却有冤情,你这样草菅人命,如果真像大白,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刁成贵道:“这…卑职到没想那么多,此案,凶手王文豪均已认罪,那有什么冤枉可言呢?卑职…卑职…以为…”。

  “够了”。

  尹建平惊堂木一拍道:“刁县令,此案。凝点重重,漏洞百出,你就凭着所谓的证人,证词,凶犯供认不讳。就草草将犯人判罪,这样做?你不觉得太轻率了吗”?

  刁成贵被惊堂木吓得双脚一软,跪了下去,道:“特使大人,这件案子的原告,便是王文豪家奴王新,是他到衙告的状,也是他带着卑职等人挖出的尸体,人证,物证齐全,那王文豪还没有动刑,他就召供一切。卑职还有什么可查的。所以,卑职便照实据上奏,上报知府,到刑部勾结”。

  尹建平冷笑道:“刁县令,那本座在问你!你所谓的人证,只有王家庄奴王新的证词之外,那船家张啊四的证词何在?王新带你们县衙挖出尸体,又怎么没有杵作的验尸记录?那尸体的姓名,年龄,因何而死,这些证据都没有,更重要的是,你竟然草率到,吕秀才是死在第一现场,而船家张啊四的证词,那里去啦”?

  尹建平在次把惊堂木一拍道:“哼哼!就凭区区一个恶奴,和一具不知明的尸体将其定罪,你就是这样办案的吗”?

  尹建平正正有词,落地有声,刁县令逼出一身冷汗,他结结巴巴的道:“是…是…卑职糊涂”。

  尹建平恨声道:“真是你糊涂吗?哼!传仵作上堂”。

  永嘉县仵作,叫张文生,是个五旬之人,他生得瘦高个,孤高的脸上,没有多少血色,塌鼻梁上,一对贼亮的眼精,透出一股精明。认人一看便知,此人不解单。

  他胸上鼓起,明眼人就知,他随身带着一些物件。他走上堂来,单腿一跪道:永嘉县仵作张文生,“拜见特使大人”。

  尹建平道:“你就是永嘉县仵作张文生”?

  张文生道,“正是小人”。

  尹建平道,“免礼,起来说话”!

  “谢!特使大人”!

  张文生站起身来道。

  尹建平道:“本座问你?王文豪打死吕秀才一案,是否知情”?

  张文生道:“回大人话!小人知情”?

  尹建平道:“那么请问张先生,那吕秀才的尸验可是你做的”?

  张文生道:“回大人话,记得是去年四月十一日,中午,县丞何敏初到家找小人,与刁县令前往王庄坟地,开棺验尸,小人便去了,按王新指点,果然挖出一具棺木,从棺木的颜色不质看,确是新近埯下的,于是打开棺盖,棺中却有一具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当时刁县令怕臭,便问王新,王新指证说,那就是王家庄,庄主王文豪失手打死的吕秀才。刁县令又问凶手王文豪,王庄主无话可说,点头称是。刁县令便让小的负责,盖棺重埋。他就走了”。

  尹建平冷声问:“这么说你也没有对尸体作认真的检验喽”?

  仵作张文生道:“不,特使大人,小人从爷爷那代就在洲县干一行,而小的在县衙也干了三十多年的仵作,从不敢玩忽职守,那日,县令走后,小的看尸体的衣服,与尸体颜色有些差异,便起凝心便将尸体让当地的人弄出来,人对尸体作了仔细谌查,并做了记录”。

  尹建平道:“这么说那尸体却是吕秀才的啦”?

  仵作张文生摇头道:“非也!那尸身上的衣服是后来换上去的,况且,尸体,特真上,一是年龄不符,此人有五十多岁,而吕秀才是上京赶泰的举人,年不过三十,决不是吕秀才。其二,我小人验尸的过程中发现,此人死亡时间大概在一月以上,而且,一直在水中泡着,身体特真上,此人身上有三处至命的刀伤,同时,身上还有一些旧伤疤。因此,小人确定,此人,是个江湖中人”。

  尹建平惊堂木拍的一声道:“张仵作,你大胆!既然尸体有假,你为何知情不报?你该当何罪”?

  件作张文生吓双脚一软,跪在地上道:“特使大人呐!小的是想向刁县令报告,可是…“。

  尹建平知他有话,便追问道:“可是什么”?

  忤作张文生看了刁县令一眼,想说,但又低下头去。

  尹建平心里有底,他肯定知道刁县令的一些事情,于是,他沉声道:“张先生,但说无仿,有本座给你做主“。

  仵作张文生,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记录道:“特使大人,这是小的验尸记录。当日,从坟场回来时,小的在房里整理验尸记录时,王家庄庄奴王新来到县衙,和刁县令在室内密谈,小的好奇,便偷偷的过去,在窗下看到,王新送了一千两纹银给刁县令。王新与王文豪新纳的小妾有染,并合谋王庄家产,让刁县令一定把王文豪杀人的事,做实之后,只要王文豪一死。王新承诺,将永嘉南街的六间铺子房契,送给刁县令作为筹谢”。

  刁县令听道这里,大喊道:“张文生你大胆!竟敢捏造污陷本官!你活得不奈烦了吗”?

  尹建平惊堂木一拍道:“刁县令!住口,现在是本座在问案!你个小小知县,竟敢在此胡言,扰乱公堂。本座还不信了,这明眼之人都能看出案子有问题,其间若不循私舞弊,你一个堂堂县令就看不出来”?

  尹建平又对仵作道:“张先生你用怕,你说”?

  仵作张文生看出来了,眼前这位年轻的特使与县令不是一路人,于是他前胸一挺道:特使大人,其实这件案子,从头到尾都是本县县令刁成贵一手遮天,与王家庄奴王新密谋做成的。

  堂上堂下一遍哗然,堂外的百姓议论纷纷。

  尹建平惊堂木一拍,堂上一遍寂静,他看了一眼跪在大堂上的刁县令道:“县丞何在”?

  “卑职在”。

  只见得从大堂之下跑上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他跪在刁县令身旁,看了一眼刁县令说:“卑职永嘉县县丞,何敏初,拜见特使大人”!

  尹建平一看,此人一身洗得发白的旧官服,头上官帽也有些破损,国字脸,一双灰暗失神的大眼,嘴巴下,一棵豆大黑痣,嘴角边挂着两撮胡须,一幅滑稽可笑的模样。

  尹建平道:“你就是县丞何敏初”?

  何敏初道:“卑职正是”!

  尹建平沉声道:“你一个堂堂县丞,竟然不在公堂,为何跑到人群中看热闹,成何提统”?

  何敏初道:“回禀钦差特使大人,本县太尊两年前到此上任,他素来看不起卑职,并与卑职不合,就去年王家庄主一案,卑职与他多次争吵,他把卑职轰出县衙,卑职官位低微,斗不过他,所以,只好忍气吞声,赋闲在家,今日闻听特使刑场救人,大堂判案,因此,卑职便混在人群中看看”。

  尹建平道:“原来如此!起来说话”!

  何敏初道:“卑职谢特使大人”。

  尹建平见他站起,便问道:“何大人是何出身”?

  何敏初道:回禀特使大人,卑职是洪武十四年京城科考,头甲第八各进士,洪武十五年,轮放永嘉县县丞至今。

  尹建平点头道:“一个县丞,在位十年,着实不易,你可知道王文豪一案”?

  县丞何敏初道:“回特使大人话,卑职知道,王家庄王文豪乃卑职同科举人,又是同窗好友,不要说王老庄主可是当地百姓中的大善人,既便王举人,也是生性豪迈,乐于助人之人,他一个文人,连鸡都不敢杀,怎会轻易伤害人命。这都是王家恶奴王新与县令勾结,陷害王举人所至”。

  尹建平点头道:“唔!怀文,怀武!你俩随何县丞速去王庄把王新,和船家张啊四抓来问话。哑叔!烦你跑一趟丐帮,让他们传书京城,给定襄王,今年科场举人中,有没有一个吕志文的举人”。

  县丞何敏初面上一喜道:“卑职遵命”!

  说完带着几个差役,与高怀文哥俩匆匆而去。

  尹建平沉声道:“来呀!将犯官刁成贵暂时收押,等所有证人到场在审,退堂”!

  “威武”

继续阅读:第六十二:办贪官何敏初审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