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宾洲城尹钦差敲山震虎
柳生居士2016-08-06 09:097,093

  一场由王家庄庄奴王新,为图谋王家庄家产,陷害杀人案轻易告破,庄奴王新与县令刁成贵伏法,真所谓:“头顶三尺有神灵,贪婪必遭恶报位”。

  次日,尹建平拟书晋南王,依依说明了,永嘉县县令刁成贵贪污受贿,与王家庄庄奴王新,同流合污,利用浮尸,陷害庄主,图霸王家家产一案。

  并举荐县丞何敏初为永嘉县县令一职,封成加级秘涵,由永嘉县丞何敏初派专人送往京城。因为属特使秘札,一般不经过省级督府衙门,十多日后,便到了京城吏部。吏部仕郎陈文赋见是特使秘札,也不敢拆阅,急忙送交晋王。

  晋南王取出书涵一看,舒心一笑,并亲自拟了一份奏析,早朝间呈交洪武皇帝。洪武帝看了后,龙颜大悦,他当及沉吟道:

  “茫茫无数痴凡夫, 机关众妙门难入。

  仕途程路多风险 一棍清棒搅静湖

  泉台将至昏灯尽 残月晓风向谁哭

  青年劲才独有谁 一析报晓朕心服!

  “后生可畏程大风 剑扫人间鬼画符”

  他扶须吟笑道:“自古道‘无欲则刚’,朕心盛悦,咱们这位尹钦差呀,他就像一颗石子投到静湖之中,瞬间就会涌起三尺浪,席卷官场中的残渣余孽。他却是一名大明开国己来罕见的劲才。”

  “然而,可惜的是,朕只能用之,则不能拥之。晋王,你速拟诋报,明发各省专署,尹特使所荐,照准。另,查处永嘉县县令刁成贵,罪臣可恶,其心可株,不得赦免,斩立决。王庄庄奴,不思报恩,陷害主人,流放关外为奴,永世不得复藉”。

  晋王道∶“儿臣遵旨”!

  洪武帝道:“嗷!对啦!定襄王!兵部拟报的宾洲督统出缺的人选,就让永安城都骑校卫陈立辉去吧!他的人品,武功在军中也是小有名气的,是个难得的将才”。

  定襄王面色一喜道:“儿臣遵旨”!

  而永嘉县丞何敏初半月后接到朝廷诋报,并由皇上朱批,接任永嘉县县令,并监斩刁成贵。

  然而,由尹建平无意中举荐的县令何敏初,在任永嘉县令二年中,把个永嘉县治理得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他勤政爱民。后来连连升迁,竟然做了一名封疆大吏。这是后话。

  尹建平一行,由王家庄主王文豪,设宴送行,席间王文豪得知,他资助的举人京城科举,考中头甲第二名探花及第,不日将回乡祭祖,路过永嘉,要来探望恩兄。王文豪一家悲喜交结,两年后经吕秀才保举,做了永嘉县县令,从此归入仕途。

  告别了永嘉县,尹建平数日后便到了宾洲城,宾洲知府杨云轩,在三天前就接到了消息,这位皇上钦封的特使大人,出现在永嘉县,并劫了法场,办了永嘉县令,审冤案的消息,惊出一身冷汗。

  他有一种预感,这位铁面王爷的爱将,皇上的宠臣将会到宾洲城,因为,永嘉县隶属宾洲辖区。

  第二日,他果然接到从永嘉传来的消息说,特使大人将不日驾临宾洲城,听到特使大人将至,他有些坐立不安,那永嘉县令刁成贵毕竟是他的小舅子,而刁成贵并非举人出身,这永嘉县令一职,还是他暗中花银子,买来的前程。

  没想到,他竟敢冒如此风险,去帮助一个庄奴谋夺家产。

  而且,还拟造了一起凶杀案,将庄主王文豪治力于死地,这件案子他的确不知道,很有可能这件案子,去年报到宾洲通判司衙。

  因为,刁成贵和他是郎舅关系的原顾,所以,宾洲通判为了给他面子,而没有对整个案件,进行必要的复审,就草草拟报到京城,由皇上勾决。

  这么大的一起杀人案,就这样草草做成,若是真把庄主王文豪杀了,到还可保一时平安。

  可是,却偏偏在准备行刑的时候,确引出个“代天巡视”的特使大人。

  他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这件事情被捅大了,说得好!还可蒙混过关,说不好一但在触怒了这位钦差大人,恐怕自己一世英明,将毁于一旦,就连宾洲通判以难脱干系。

  所以,他不敢待慢了这位,手操控着官员生杀大权特使,又怕因永嘉县令,这个不争气的内弟的事情,把自己给陪了进去。

  他打定主意,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他急忙招集省府衙门的大小官员,早早的作好迎接钦差准备。

  今日午时不到,宾洲城大小官员,早早在城门等候这位皇上钦封的代天巡视,特使尹大人。

  大多数官员都知道。近年来,在朝廷明发诋报上,几次通报江陵知府,贪赃枉法的案子,和靖江知洲暗中与朝廷奸佞勾结,被罢官下狱的消息。

  太师张权,刘颜昌,段其坤,吏部仕郎,李玉春,户部仕郎马如年等,被皇上下令抓捕,堂堂一位朝中一品大员,栽在了这个刚出道,年轻人的手里,这对各省级大小地方官员来说,不谛如晴天霹雳,震撼朝野。

  一个连品级都没有,就凭着晋王手中的一块令牌,不到一年间,上至朝廷一品,下到省府官员,被罢官免职,关进大理寺,在朝廷官场上,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让众多的问题官员,是惶惶不可终日。

  所以,尹建平这个名字,瞬间竟成了各省大小问题官员中的克星。知府杨云轩知道,若是这位年轻的特使大人,一旦查出自己有问题,或是把内弟刁成贵的案子,迁怒于他,那么自己的前程也许就完了。

  因此,在他们心目中,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特使大人,得罪不起,决不得轻慢了他,特使是铁面王爷的爱将,又是皇上的近臣,手里攥着各省大小官员的前程命运。

  然而,在迎接特使的宾洲大小官员中,各自抱有一种目的,有的官员是想一睹这位近年来,官场中传颂得沸沸扬扬传奇人物。

  而有的官员,则想通过这次会面,亲近一下这位年轻的钦差,说不得在今后的仕图上,得到帮助,毕竟认识他不是一件坏事。

  复杂的官场,构成复杂的人群,复杂的人心。

  除了到城门口迎接尹建平的全省大小官员,知府杨云轩还组织了城中的百姓巨贾,县地豪坤,数千人之多的迎接队伍,浩浩荡荡,弄得宾洲城像过年似的热闹。

  当尹建平一行来到城门口时,尹建平挽住马头,楞住了。他凝眸着站立在城门官员百姓,感到十分遇外,毕尽,这是他有始一来,遇到的头一回,多少让他感到有惊异。

  天王星高怀文呵呵笑道:“呵呵!少令主,看这场面,像是在迎接皇上,或是朝廷中王爷的驾临”。

  哑仆冬国雄笑道:“是啊!你看这用黄土铺路,清水洒街。这等阵式,如同皇上,王爷亲临。不过老夫终于知道少谷主的用心了”。

  尹建平却双眉紧锁,一直坐在马上一动不动。

  这时,城门口的官员们紧随一员,向尹建平一行涌来,距马头十米停下了。不一会。那官员道:

  “下官宾洲知府杨云轩,率宾洲府衙各级官员,恭候代天巡视,特使大人光临”!

  众官员撩袍跪下道:“下官恭迎钦差尹大人”!

  尹建平这才跳下马鞍,走向前去道:“有劳各位大人恭候,各位大人快快请起”。

  “谢!特使大人”!

  知府杨云轩被尹建平双手扶起,他不顾膝盖上的尘土,双手一抱道:“特使大人,下官接到朝庭诋报。不日特使大人将莅临宾洲,下官便带省级各属官员,前来迎接尹大人到来!尹大人辛苦啦!请”!

  他刚说完,只听得轰轰礼炮声响过之后,又是鞭炮齐鸣!乐声响起。尹建平知道了,这种场面,可是迎接亲王的礼仪。

  他作了个请的手式,人群闪开一条道路,向城内走去,城内俩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欢呼四起。紧随尹建平的天王四星,哑仆及众人,可时见过这场面,如此的荣耀。

  杨云轩知道,这场面是他一手策划的,可在陪同尹建平向驿馆而行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在迎接的场面上,气份却有些不同于往日,每个迎接的群众人的脸上,写满了真城,喜悦。

  让他有些费解,平常迎接朝廷大员时,只是走个过场而己。今日的欢呼声。却像是在迎一位凯旋归来的英雄似的,欢呼声久久不绝。

  其实他真还不知,自尹建平出山后,在江陵除贪官,靖江杀虎口与刘颜昌一役,朝廷奸臣张太师被下大狱。

  这些事情早以广为流传,而且,还被写成评书,评弹,还有的当做戏剧演唱,在茶馆戏院传喝,在中原百姓心目中,早以成为了救民于水火了的观世音,钦差大老爷。

  数日前,永嘉县王文豪一案,很快传遍了宾洲地区,当听得这位法场从天而降,从刀下救人的钦差大人,将要驾临宾洲城时,消息不经而走。

  所以,突然形成了今日的场面。这也是杨云轩和尹建平使料未及的事情。

  走在热烈的欢迎街道上,尹建平被这真城的场面所感染,他平平向延街的欢迎人群挥手示意。

  马盈盈今见爱郎名震天下,内心里的喜悦,更胜于自己喜婚的心情。她不由得芳心涌动。嫁得此郎,此生胜过封候拜相。

  好不容易穿过欢迎的场面,进得驿馆,大院内成了轿子的天下,这说明整个宾洲城的大小官员,是步行到城门口去迎接他的,显出了万分诚意。

  众人走进大厅时,又是眼前一亮,驿馆大厅处两边,摆放着数十个花篮。厚厚的地毡,一路通向驿馆大厅。

  知府杨云轩引道着尹建平走进大厅,只见得大厅里,早己摆放了数十张大圆桌,桌旁坐瞒了许多乡绅,名流,见这场面,尹建平又是一楞,他盹时眉头紧锁。

  知府杨云轩似是看出尹建平心中不悦,他及忙道:“特使大人不要误会,今日之宴是当地一个名流,出银为特使大人主办的接风宴,既便本府想出银子都还不行的”。

  尹建平轻声道:“嗷!那他又是何人”?

  知府笑了笑道:“你看,此老来了”。

  尹建平向前看去,从席间走来俩人,一个年过七旬,老人手处一根腾仗,饱经风霜的脸上,一嘴的雪白的胡须,挂在胸前,一身的紫花蔟袍,显得大方而贵气。另一个却是官府的中年武将。高高的个子,四十多岁!一身得体的将军制服,显得威武。那武将看上去,有些眼熟,但他记不清是在那里见过。俩人面含笑意,走到尹建平面前。

  知府杨云轩呵呵笑道:“这是尹老太爷!这位是刚调任宾洲城防督统陈军门”。

  那陈军门却眼含热泪,他激动的看着尹建平道:“平伢子,怎么?我是你二舅陈立辉呀”!

  “啊!你!你!真是二舅!舅舅啊”!

  遇外之喜,慌得尹建平双膝一跪,止不住热泪盈眶。

  陈立雄双手扶起尹建平,用手为尹建平抹去泪水笑道:“平儿呀!你长大了,来!快来!这位老人家,你大概听说过了,他就是你的二爷爷,尹申”。

  尹建平内心一动,急忙向老人跪下道:“孙儿拜见二爷爷”!

  尹申也是激动不也,他颤抖的扶起尹建平道:“真是苍天有眼呐!让我的孙儿还活着,孙儿呀!老夫和你二奶奶想你们呐”!

  老人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二老爷!舅舅”!

  尹芸芸随着喊声扑跪了过来!

  二人惊呆了。

  陈立辉双手拉起了尹芸芸!道:“这,这不是舅舅的心肝宝贝,芸芸吗?

  尹芸芸泪流满面的道:“唔!舅舅!是芸儿”!

  陈立辉道:“芸儿,快!快去拜见你二爷爷”!

  尹芸芸急忙跪倒在地哭着道:“孙女芸芸拜见二爷爷”!

  尹申老泪纵横,他一手拉一个,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好!孙儿,孙女都活着。老天卷顾,真是老天爷恩赐啊!

  此刻,知府杨云轩明白啦。原来,眼前这位年轻的特使大人,竟是八年前靖江古坪口,遭人谋杀的尹大人遗孤,尹建平兄妹,他们不是都死了吗?怎么又会活生生的出现。而且,还成了晋王白虎令的持有者?这还真是匪夷所思,虎父无全子,怪不得深得皇上和晋王的亲泽。

  尹申却真是尹道元的父亲的亲弟弟,而这位刚调任宾洲督统的陈军门,却是尹道元的内弟,尹建平的二舅,一家亲人遇外在此相见,到是让知府杨云轩所料不及。

  其实,知府杨云轩早有打算,准备趁这位特使驾临宾洲时,找个机会向特使为永嘉县令刁成贵,他的内弟求求情,赦免去他的死罪。

  然而,如今看来是指望不上了,尹钦差的生父,就是一名铁面无私的知府,谁让内弟刁成贵倒霉,偏生撞在这位深得皇帝重用,又是铁面王爷爱将特使大人的刀上。

  遇外的相逢,尹建平兄妹不当见到了自己亲舅舅!还让他们遇到了爷爷的亲兄弟,真是命运的作弄,也是命运的安排。

  尹建平原想,只在宾洲逗留一晚,可今日难得相遇。二爷爷在宾洲,却是有名的名流仕坤,他早年就在宾洲官居知府。也是明朝早期的封疆大吏。

  午宴之后,尹建平答应了二爷爷和舅舅,在宾洲多呆两天。尹芸芸,师兄,师姐,马盈盈等都被二爷爷带回府邸,就连整日缠在尹建平身边的香儿,以随其而去,只留下天王四星,和哑仆冬国雄陪在身边。

  尹建平在自己的别馆中,与舅舅细谈别情。尹建平有些好奇的问:“哎!舅舅!你是何时调到宾洲的”?

  陈立辉笑了笑说:“呵呵!你二舅升迁调动之事,连你这位代天巡视的钦差都不知道“?

  尹建平哑然一笑道:“朝廷中的事情,平儿那里知道呢?再说,自前个月,平儿被皇上招见之后,便从京城出来,一路之上又从不与官府来往”。

  陈立辉道:“哦!原来是这样”!

  尹建平似呼明白过来。于是他轻声笑道:“哦!大概我知道了,舅舅这次升迁,定是襄王在皇上面前保举的”。

  陈立辉叹声道:“唉…。这恐怕多少与你有关联吧?舅舅前月调来宾洲时,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都统校卫,还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呐!啊!舅舅这个将军,呵呵!大概还多亏拜你所赐”。

  尹建平笑道:“定襄王刚获皇上加封,又得皇上恩准,予以晋王理政,他刚刚主掌军部,手下是应该有几个可用的得力干将才行,不过说实话,舅舅!平儿可没有在晋王,和定襄王面前提及舅舅的事,从平儿出山到至今,平儿还是第一次见到二舅的。陈立辉笑道:不管怎么说!舅舅能破格升迁将军,大多数因素有你的功劳”!

  哑仆冬国雄敲门走进来道:“少谷主,宾洲知府,知洲,通判,在门外候见”!

  陈立辉起身道:“平儿!你有事先忙,舅舅就此告辞啦!不过!你可记住,你二舅母还在家里,苦苦盼望着你们兄妹俩见上一面的呀!忙完事情一定回家来看看”。

  尹建平点头道:“喔!平儿己想念二舅母”!

  陈立辉笑道:“行啦!特使大人,下官就告辞喽”!

  陈立辉刚走不久,只听门口道:“禀特使大人,宾洲知府,杨云轩,知洲卫国兴,通判张初雨求见”!

  尹建平道:“请三位大人进来”!

  知府杨云轩率先带二人走了进来,正要下跪,确被尹建平止住了。

  尹建平笑着道:“三位大人!不要多礼啦!你们都是本座的长辈!又不是在官场之上。三位大人请坐”。

  侍女献上茶点,退了下去。

  尹建平笑道:“今日路过宾洲,原也不想打扰各位父母官,怎仍各位大人早知本座要从宾洲路过,有劳大人们按排如此礼仪,让本座实在有些遇外”!

  知府杨云轩笑道:“特使大人过讲啦!这都是下官们该做的事情。如果不是接到朝廷诋报,下官以不会知道,您这位神秘的钦差要路过宾洲。下官们那有亲泽特使大人的机会”。

  知洲卫国兴笑道:“是啊!是啊!尹大人是代天子巡视,如不是早有朝廷诋报,我等想见特使大人都难。这次特使大人驾临宾洲,下官着实有些遇外,原来特使大人竟是恩师尹老大人的公子,陈军门的外甥”。

  尹建平不由得向知洲卫国兴望去,原来,他还是父亲的门生,他知道,朝中官员错综复杂,父亲当年做外官时,有此可能在外接纳了些门生,这也是常情。

  他笑了笑说:“哦!原来卫大人认识先父”。

  卫国兴道:“呵呵!下官是洪武九年朝廷科考探花,而尹老大人便是当年的主考大人。下官与尹老大行师生礼。唉…只惜的是,还未等下官尽门生之孝!恩师便…”。

  他说的诚恳,似乎先父遇害,给他多少带来了些伤痛。

  知府杨立轩则笑道:“是啊!特使大人的先父,在朝中大臣中,是个万民敬仰的好官,同臣中的楷模,我等仰慕之至啊”!

  尹建平笑了笑说:“先父做官时,我善且年幼,先父在外为官多年,本座无法平判他的官声如何。嗷!对啦!听说!永嘉县令刁成贵是知府大人的内弟”?

  没想到尹建平在这当口,竟然话锋一转,说到永嘉县令刁成贵身上来,知府杨云轩五味杂陈涌上心头。从眼前这位特使深遂双目中,竟然难看出自己将要面临着什么?

  他不敢想象,甚至不知如何应对。

  杨云轩想了想道:“特使大人,永嘉县令的确是下官的内弟!而且,他的这个县令是用银子捐来的前程,他原来在顺安府任县令,两年前由吏部调到永嘉县”。

  点了点头。尹建平道:“关于永嘉县王家庄,庄主王文豪杀死上京赶考举子吕志文一案。想别三位大人都己经知道了吧”?

  知府杨云轩点头道:“回特使大人,永嘉县王文豪杀人案,在座的都知道,出了这么个冤案,也是我等所料不及的。没曾想,下官的内弟刁成贵竟然如此胆大,贪赃舞弊。下官也是无话可说。他是罪有应得”。

  这时宾洲通判张初雨急忙翻身跪下道:“特使大人,关于永嘉县王文豪一案,与知府杨大人无关。下官是宾洲通判,主管全省各地区的案子专属。在这件冤案上,下官负有不可推卸责任,所幸的是在紧要关头,特使大的出现,挽救了这桩冤案的发生。是下官失职,督查不严,请特使大人处罚”。

  尹建平笑了笑说:“张大人继然永于担当,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本座就不在追究下去,事出一人,本座想,用不了几日,朝廷皇上那里,肯定会有旨意,通判张大人可不要干等朝廷旨意,应该及时上奏请罪折子,本座想,当皇上看到张大人的请罪折子,是不是心里会好受一些”?

  通判张初雨双眼一亮,向尹建平道:“卑职谢特使大人提醒,如若不然,卑职怎么死都不知”。

  尹建平笑道:“通判大人,你可是皇上的眼睛。大人手里捏着千万人的生死大权,用好啦!那是万民百姓的福气,疏忽了,可是要害得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件案子上,要做得更加细腻,敢于拨乱反正”。

  通判张初雨道:“卑职谢特使大人教侮,铬记五内”。

  尹建平轻声道:“起来吧!本座没有处罚你的意思,只是想借永嘉县一案,告诫一下众位大人。如果没有永嘉县冤案一事,恐怕众位大人也许见不到本座。这次本座想到湘鄂赣走走。最迟后天上路。你们就不要送了,因为本座是民间暗访,知道本座情况的人,越少越好。各位大人就各自办差去吧”!

继续阅读:第六十四:走古道触景生情说往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