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婚礼前夜
锦夜2019-11-30 10:401,756

  “夏……以沫?”那边似乎有点茫然,“夏冬阳还有个女儿吗?”

  “应该是有吧!”唐裕道,“反正聪聪已经选了她,那就是她了,这是咱们事先说好的!”

  幽幽的叹了口气,“唐裕,你真就这么儿戏?这可是你的终生大事!”

  “恰恰相反,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儿戏!”转头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小家伙,唐裕一脸认真的说。

  挂断电话,陈凡递过来一页纸,唐裕只扫了一眼,“什么?”

  “未来唐少夫人的生平简历!”不愧是最称职助手,很快就把需要的信息给做到位了。

  “不用!”接过纸,直接揉皱成一团,丢进了垃圾筐里,他根本不关心对方是谁,最主要的是,聪聪选择了她。

  ………

  时间过的很快,八月初三夜。

  凌晨三点,夏以沫肚子疼得死去活来,实在撑不住了,才穿上衣服爬起来去拍主卧的门。

  “谁啊?”司于芳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起床气很盛。

  “爸,我肚子痛,好痛……”疼得受不了了,她弓着腰拍着门,难过的不行。

  “大半夜的,痛什么痛,吃颗芬必得继续睡觉,你明天还要不要结婚了?”听到是她的声音,司于芳气不打一处来,翻了个白眼又躺了下来。

  “吃过了,吃了两颗都不行,实在太痛了,爸,带我去医院看看吧!”已经撑不住了,靠着门板缓缓滑坐在地上。

  晚上吃了晚饭没多久,就觉得肚子不太对劲,后来疼的不行了,爬起来吃了颗止痛药,可没想到还是不行。

  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也不会来找爸爸。

  这时,夏冬阳已经醒了,皱起眉头想了想,起身披衣服。

  “你疯了!她发疯,你也跟着发疯,这大半夜的,是要干什么啊!”司于芳叫了起来,一脸的不高兴。

  “今天已经初四了,等天亮了,她就得跟唐裕去结婚,如果这婚结不成,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夏冬阳一边匆匆忙忙的穿衣服,一边说道。

  司于芳冷哼一声,“有什么大不了,除了她,难不成唐裕就不能娶别人了?”

  听着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是现在这当口,夏冬阳也没工夫细问,打开门,夏以沫顺着门就滑倒进来。

  “以沫,以沫,怎么样了?”蹲下身唤着她的名字,可是她脸色惨白,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意识了。

  来不及多想,立刻叫起司机开了车,直奔着医院就去了。

  本来司于芳是不想去的,但是由于了下,还是跟着也去了。

  送到医院急诊,大夫检查完以后很快下了诊断,“她吃了不少的泻药,会脱水的!”

  “泻药?”瞪大眼睛,夏冬阳自然是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妻子,而司于芳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跟自己无关。

  “大夫,她这情况,早上能出院吗?”也顾不得追究责任了,他着急的问到。

  大夫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还是先看看救治的情况吧!”

  说着,就将夏以沫推进了急诊室。

  “看看你干的好事!”就算她否认,夏冬阳也认定了,泻药这东西,总不会是以沫自己吃的,那能下药的还有谁!

  “怎么又怪我!凭什么什么都怪我啊,我招谁惹谁了,死丫头大半夜的折腾人,我还没处哭去呢!”司于芳尖叫起来。

  “这里是医院,请你们小声一点。”经过护士,不满的看了他们一眼。

  “好了好了,现在我也不跟你吵了。只希望以沫能没事,不要耽搁了婚礼。”夏冬阳神色紧张,这次的联姻,直接决定到他以后生意的前途。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夏以沫被推了出来,大夫说,“好了,如果再晚一点送来,就指不定出什么事了,现在让她休息休息,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那……我们可以出院了吗?”夏冬阳立刻问道。

  对方以看怪物的眼神看他,“病人才刚动完小手术,现在就出院,你是想让她死吗?”

  “我……可是今天她要结婚的!”

  “是结婚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大夫也忍不住发怒了。

  病床到底是被送到了病房里,以沫还在昏睡,什么都不知道。

  两口子守着病床,脸色都不好看。

  “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司于芳的手机响了,接起来,却是夏如玉的声音。

  “我也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好了好了,你照顾好你姐姐,现在还早,再多睡会儿吧!”有些烦躁的说。

  “哦,那你们早点儿回来啊!”夏如玉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唇角露出一抹阴沉沉的笑意。

  晚上特意在那丫头的饭里加了点料,可没想到爸爸会紧张到带她去医院,本来按照她的计划,最好那丫头不能进行婚礼,然后明珠就可以顺理成章了。

  哼!便宜她了!

继续阅读:4、偷龙转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戏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