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真的很轻
锦夜2019-11-30 10:391,631

  看到丈夫这样的严厉,司于芳也弱下气势,不过嘴上还是不服输,“那……那不也没出什么事儿嘛,到底还不是让那丫头占了便宜!”

  她承认,唐裕看着是有点厉害,不过男人不厉害还能叫男人吗?自己两个女儿,要是能嫁一个给唐裕,这辈子都是享福不尽了,可偏生让那个死丫头给捡了便宜,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倒是很认可如玉这么做的,就是最后没达到目的。

  “表面上是没出什么事,但是唐裕的心思从来都是让人摸不准的,谁知道他心里盘算着什么。”夏东阳也是奇怪,今天闹到这个份上,本来肯定婚事就要黄了,可最后关头偏又成了,他也看不懂。

  “行了,盘算什么也没关系了,你现在是稳保的唐氏总裁的岳父了,谁还敢说个不字?以后跟着你的宝贝女儿享福去吧!”她不误嘲讽的说着。

  夏东阳撇了撇嘴,“这个时候,你就别逞嘴皮子痛快了,先看看再说吧!”

  再看了两个女儿一眼,叹了口气,终归是自己的孩子,还真给打死不成?

  “你们也回房去休息吧,以后可不能这样擅作主张了!”他还是不忘叮咛了一句。

  夏明珠倒是真的吓坏了,今天唐裕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撕了,可夏如玉却是很不以为然。

  两个女儿的性子,他大抵也能摸的清楚,不过管也管不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

  揿亮房里的灯,唐裕刚从公司回来,这帮老家伙真是不消停,一直开会到现在,换上拖鞋,扯掉领带,准备去卫生间冲个澡。

  匆匆的走过去,手刚碰到卫生间的门,顿了下,又退了回去,察觉好像不太对劲。

  沙发上躺了一个人,小小的,蜷缩着,方才还真没注意到。

  等看清的时候,眯了眯眼,才回过神来这个女人是谁,他几乎都要忘了,自己已经结婚了,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不过,她怎么睡在这里?

  拧起眉头,不想多说什么,转身进了卫生间冲澡,反正只是多了一个人,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

  夏以沫睡得很沉,实在是一整夜折腾得够呛,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好像有水流的声音。

  唔,有人?!

  脑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猛然就惊醒了,迅速的坐起身,一脸警觉的看着声音的方向,不会是贼吧?!

  坐起来就发觉不对劲了,屋里的陈设不太一样,唔,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她忘了,她结婚了,这是在新家了。

  用“家”这个词,似乎有点牵强,她这辈子,就没体会过书里的“家”,是个什么滋味,最多,算是容身之处又换了个地方吧。

  正发呆,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唐裕大步走了出来,头上搭了一条毛巾,水滴顺着耳垂落在肩膀上,性感的一塌糊涂。

  以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状态下的男人,学校里的都是男孩子,阳光青涩,哪里有像他这样带着强大迫人气势的。

  他一步步的逼近,她像个小白兔一样往后退,最后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看他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唾沫,“我我……我不是故意睡着的!”

  拧起眉,她在说什么?

  “要睡回房间睡去,沙发不是用来睡觉的!”他一伸手,就将她提了起来,第一反应是——真轻!

  今天在礼堂的时候,是带着愤怒,几乎没有什么感觉,现在触手碰到她,就觉得真的是很轻,一只手就可以把她给提起来。

  以沫紧张坏了,她以为他是要……那个什么。

  他说回房间睡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要……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啊!

  一张脸红得跟熟透的虾子一样,下一秒就愣住了,唐裕只是把她提起放在一旁,自己轻松坐进了沙发里,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目光就放在了屏幕上。

  咦?心里有些奇怪,他把自己从沙发里拎出来,就是为了自己坐?

  大约是察觉到她还没走,扭头看了她一眼,“不睡了?”

  “睡,睡!”连连点头,能逃离他不逃离是傻子。

  刚想要转身走,就听到很响的一声,“咕噜噜……”,宛若雷鸣,简直是无地自容!偏偏在这个时候肚子叫嚣起来,丢脸丢大发了。

  唐裕看了看她,“还没吃饭?”

  咬着唇瓣点了点头,她一直睡过去了,吃什么饭啊!

  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看着他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以沫突然有点期待,会不会带她去吃饭?

继续阅读:9、该死的结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戏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