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取暖的画面
遥蔓雪2015-12-29 16:252,212

  “啊……。”黑暗中,林晓发出了恐怖的尖叫声。

  谁?为什么会在她的床上?小偷吗?一想到小偷,林晓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从小,她就特别怕小偷。

  “闭嘴,是我。”玄佑臣有些不耐烦了,本来就睡得昏昏沉沉的,这小子不知道这都几点了吗?叫的这么大声,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非要来这里等林晓,这里简陋不说,还没有电,洗澡出来的都是冷水,这床还这么小,他一米八多的个子只能曲着身子。

  玄……玄先生?

  不是小偷,林晓的心不由的放了下来,但是她的脑中一片混乱,身边还躺着玄佑臣,紧张的她连大气都不敢出,他,怎么会在她的床上,她确定自己没有回玄家的别墅,也没有走错地方啊!

  “玄先生,这是我家?”有些生气,他不是不想再看到她了吗?为什么这会又赖在她的床上。

  不请自来的家伙,他就没有一点外人的自觉吗?

  想到中午玄佑臣的话,她心里更加生气了,什么叫林晓是他的,她是她自己的,就算他花钱买了她以前,那也是她一年的自由,她的人还是她自己的。

  “我知道。”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是别人的家,他还会去吗?

  就这样?知道了,他不是应该起来走人吗?

  一阵不满,林晓拉开了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玄先生,已经很晚了,请你离开。”言下之意,她这里不欢迎他。

  黑暗中,玄佑臣只是翻个身,没有说话,继续睡觉,感觉有些冷,他本能的拉过被子将自己裹起来,“冷……。”

  冷??

  她这里可是顶楼,又是大夏天的,怎么可能冷啊!想到刚才腰间的温度,林晓疑惑的蹲了回去,他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想着,她犹豫的将手落在玄佑臣的额头上,“好烫。”

  黑暗中,借着手机微弱的光源,林晓打来了一盘冷水,见玄佑臣光果着上身,她一脸的尴尬。

  虽然他嘴巴很坏,但是那天如果不是他,她一定会被齐哥的人抓走给卖掉的,所以,她应该感激他的。

  照顾他是应该的,林晓啊林晓,他只是个病人,病人……

  心里默念着,最后,林晓才用毛巾冷敷玄佑臣的额头,并擦拭他的身子,这大晚上的,她只能给他物理降温,擦好之后,她又翻出了家里的冬被给他盖上。

  “好冷……。”黑暗中,玄佑臣发出虚弱的声音。

  还冷吗?林晓有些无奈了,家里没有电暖器之类的取暖工具,被子又不能盖太多,现在她该这么办?

  不行,她是女孩子,怎么可以那么做呢?一想到电视里取暖的画面,林晓害羞了起来,虽然她之前看光他的身体,但是,让她主动去抱他,她还是做不到啊!

  “冷……。”

  可是,他要是冷死了怎么办?还有,他是个同性恋,不能算是个真正的男人,挣扎了好久,林晓脱掉了自己的T恤,颤抖的钻进了被窝,“我,我只是不想你冷死在我家,仅此而已……。”

  一早,睁开双眼,玄佑臣疑惑的看着四周,这是……他还在林晓家,昨晚,他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他记得林晓回来了,那小子人呢?昨晚,他好像发烧了,后来怎么了,他不记得了。

  厨房里,林晓将煮好的粥盛到碗里,正要去叫玄佑臣,没想到玄佑臣站在她的身后,一个转身,她吓了一跳。

  “喂,你就不可以把衣服穿好了再出来吗?还有,你一声不吭的站在别人的背后很无耻你知道吗!”又惊又尴尬的,林晓赶忙移开视线,昨晚她抱着他睡了一夜,想想,她都觉得很害羞。

  “大家都是男人,我不穿衣服又有什么关系,还有,我刚好走到这里,不是一声不吭,而是根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而已。”玄佑臣有些不满,这小子总是一惊一乍的,他有的,他自己不是也都有吗?有必要搞的这么见外吗?

  他不会真当他是GAY吧!所以总是一副防备的样子,“林晓,我再告诉你一次,我不是同性恋,别用有色的眼光看我,我的性取向很正常。”

  不是同性恋!!林晓慌乱的后退几步,他和金助理不是恋人吗?天哪!好混乱啊!到底什么才是真相啊!

  如果不是同性恋,他干嘛要找自己掩人耳目,他大可以去找一个女人啊!那昨晚,她都干了什么啊!呜呜,早知道,她就打电话给金助理,让他来把玄佑臣接走的。

  “如果你不是同性恋,那金助理怎么办?”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金助理一直这么的忍气吞声,原来,只是他一个的单恋啊!

  “这和月西有什么关系?”玄佑臣有些不解,“你小子该不会以为我和月西有什么吧!”

  林晓老实的点了点头,这可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不算她失信说出了他的秘密。

  “你小子……我真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豆腐做的,一脑的豆腐渣,你是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和月西有什么了?”一脸的铁青,玄佑臣气的想要去掐林晓的脖子,还以为他有多么的聪明呢!现在,他总算只知道了,这小子的智商是负数。

  “没有吗?”还是怀疑,严重的怀疑,要不然,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找她掩人耳目呢!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同性恋的目的又何在?

  “没有。”底气十足,他玄佑臣霸气的坐到餐桌上,“我饿了,给我弄吃的。”

  吐了吐舌头,林晓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粥端过来,“吃完就请离开。”

  “就这样?”一清二白的,还没有下饭的菜,他没了胃口。

  “我这里就只有这个,你爱吃不吃。”说完,林晓进了房间,落锁,为了赔他手表,她可是花光了所有的钱,还欠了八万元的巨款,这几天,她的日子不好过,有一顿没一顿的,她只希望自己能顺顺利利的过到发工资。

  换好衣服出来,还以为玄佑臣被气走了,没想到桌上的碗是空的,玄佑臣安静的坐在那里,见她出来,他才起身,“九点到玄天集团报道,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而是通知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的天价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的天价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