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陪我睡觉
遥蔓雪2015-12-29 16:252,155

  只见后座,林晓狼狈的半挂着,她的脑袋不偏不倚的埋在玄佑臣的胯下,刚刚,因为车子突然变道,林晓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玄佑臣扑去,只是她没想到最后会是这幅尴尬的模样。

  玄佑臣同样的很是尴尬,一把将她提开,没想到后面的车子撞了上来,林晓因为惯性再一次扑了过去,将玄佑臣扑到门上,她的唇准确无误的堵上了他的唇。

  精彩不断。金月西的脑海中飘过这四个字,如果不是担心自己会被揍死,这会他一定会鼓掌,并大声喝彩的。所以,他默默的下了车,处理事故去了。

  林晓狼狈的收回自己的身子,原本白皙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后面,“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后面,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几个小时前,她被他强吻,几个小时后,她“强吻”他,老天爷,她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衰啊!这一天要是没有过去,她是不是就会不断的衰下去啊!

  “又不是没有吻过,你羞什么,我们这算是扯平了。”玄佑臣一脸的平静,其实内心波涛汹涌,这只是一个意外,为什么他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击了一下,久久无法平复。

  明明是男人,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排斥他的吻?

  他的性取向真的是不正常的吗?这么多年来,除了她,他对其他的女人根本就提不起什么兴趣来,直到遇见他,他的心会被他左右着。不,不是这样的,他怎么可能是GAY,他不是GAY,他很正常。

  有些烦躁,玄佑臣下了车,夜风袭来,凉凉的,让他的心冷静了不少。

  车厢内,林晓的脸还在持续升温,深呼吸了好几次都没有用,她纠结的抓了抓自己的短发,怎么办?这下她真是跳进黄河都说不清楚了。

  偷偷的望着窗外,虽然只是一道背影,但她还是心虚的收回视线,手扶上胸口的位置,她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跳的这么快,她是不是生病了?

  三人各怀心事,一路上无语,直到……

  “西,今晚留下来吧!”玄家别墅,台阶上,玄佑臣突然转身说道。

  “啊?”一脸的惊讶,一想到在夜都玄佑臣的行为,金月西不由的抱住自己的身体后退了一步,“老,老大,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他抬腿就跑,一会儿就不见了身影。

  那小子是几个意思啊!他有这么可怕吗?想着,玄佑臣的视线落到了林晓的身上。

  “玄先生,我也还有事情,先走了。”说着,林晓心一急,转身就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这小子又是几个意思啊?

  想着,玄佑臣的脚已经迈了出去,没几步就追上了林晓,“林晓,你是不是忘了你住这。”对上那双紧张的双眸,他唇角一扬,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既然月西走了,那今晚……就你陪我睡觉吧!”

  他唇角一扬,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既然月西走了,那今晚……就你陪我睡觉吧!”

  见玄佑臣伸过手来,林晓本能的伸出拳头,一拳打在了他的眼睛上,看着那一下子红肿的眼睛,她后悔了,完了,玄先生不会要她赔偿吧?他那么金贵,应该赔多少才是啊?

  捂着眼睛,玄佑臣黑着一张脸,“林晓,你找死吗?”

  刚刚,他不过是开个玩笑,这家伙居然打他,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他还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小家子气的男人。

  “是,是你自己突然伸过来的,我,我要跟你约定一件事情。”林晓有些紧张,底气略显不足,刚刚,她是出于本能的反应才出手的,谁让他说了那样的话。

  “说。”放开手,玄佑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就是在这合约期内,在外,我会尽量配合你,但是私下,我们不可以有近距离的接触。”一口气说完,林晓紧张的看着他,今天她过的是胆战心惊的,好几次差点就被发现了,所以,离他远一点才是上上策。

  “心情好的话,我或许会考虑一下,不过……。”环顾了一下四周,玄佑臣发泄道,“明天是周末,记得把家里里里外外给我打扫干净了。”说完,玄佑臣尽自上了楼,这小子,他花五百万不是让他来虐待他的。

  “恶,小气鬼。”对着玄佑臣的背影,林晓又做了一个鬼脸,打扫就打扫,总比被他打死的好。

  一早,林晓就起来了,不愿煮饭,所以,空着肚子,她开始清洁卫生,一干下来,她才知道有多么的后悔,这栋房子一共三层,别说是里里外外了,光是室内,她就够头疼的了。

  从早上干到中午,简单的吃点饼干填饱肚子又接着干活,直到傍晚她才打扫到三楼。

  三楼的书房内,林晓的视线被书桌上那陈旧的手表吸引了过去,拿在手上,她反反复复的看着,这只手表,为什么她会觉得在哪里见过了?

  “林晓,你在做什么?”

  突然,她的身后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林晓惊了一下,手中的手表一时没有拿住脱手而出。

  ‘啪’

  手表摔在了地上,随即,镜面破碎,砸了一地。

  本能的转身,在看到玄佑臣那张愤怒的脸时,再看地上的手表,她的心一紧,完了,她踩到玄先生的地雷了。

  “不准动。”见林晓要去捡手表,玄佑臣大声呵斥,大步走来,一把将她拉开甩到一边,看着地上那支离破碎的手表,他的眼神又暗了几分,“滚,给我滚出去。”

  林晓狼狈的爬了起来,刚刚,玄佑臣那一甩,直接将她甩在了地上,望了一眼手表,她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转身,她默默的走了出去。

  她还真是该死,明明第一天住进这里的时候,他就说过,三楼不可以上来的,她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啊!

  那只手表对玄先生很重要吧!

  不行,祸是她自己闯的,那就由她自己来弥补。

  凭借记忆,林晓找了好多店才找到一款相似的手表,只是那价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的天价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的天价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