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重色轻友
遥蔓雪2015-12-29 16:252,190

  上官野也不争,直接走到林晓的面前,拉起她的手,“晓晓,再帮我做一份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玄佑臣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抽了一下,看着那拉在一起的手,他恨不得跑过去把它们分开。

  晓晓,叫得这么亲热,他不怕自己腻死吗!所以,他坚决不会让上官这家伙住在家里的,看着就碍眼。

  林晓尴尬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后退了几步,有些不知所措的站着。

  “走。”满意的看了一眼林晓,玄佑臣直接拽走了上官野,塞给他一张房卡后就不客气的将他赶到门外。

  “臣,你太过分了,重色轻友……。”

  门外,上官野抱怨声不断,玄佑臣好像没听到什么似的,依着椅子坐下,对上那双询问的眸子,他有些心虚,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重新做一份。”

  “……好。”

  看着那转身离开的背影,玄佑臣微微的吐了一口气,神情也没有那么的紧绷了。

  做好早餐,林晓找了个借口先走了。

  玄天集团二楼清洁间内,女人打开了储物柜,将干净的衣服放了进去,随即关门,正要离开,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林晓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拿走我衣服,第二天又给我放新衣服的人是你吧?”刚刚,她又看到这个女人往她的储物柜放衣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女人有些紧张,有些害羞,那双眼睛根本就不敢去看林晓,红着脸,她结结巴巴道,“我是秘书室的张琳,我先走了。”

  “那个……。”一脸的不解,林晓还想问什么,女人已经没有了影子,愣愣的打开储物间,里面是一套全新的衣服。

  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做?这样也太奇怪了吧!该不会是有什么癖好吧!哪有人拿走别人的旧衣服还给新衣服的。

  怪人,这栋大楼里的怪人还真是不少啊!

  摇了摇头,林晓关上储物柜的门,从另外一间储物柜拿出了工作服换好,看着镜中的自己,她不舒服的揉了揉眼睛,从出门到现在,她的眼皮一直跳的厉害,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啊!但愿不要。

  “你就是林晓!”突然,一道声音逼近,林晓转身的时候,连青青已经站在了她的跟前。

  这女人……不就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在玄佑臣办公室看到的那个女人吗?当时那个凶狠的眼神,她还记得,这女人该不会是……。

  “别动,也不许出声。”压低的声音却很凶狠,这几天,她的日子过的狼狈不堪,这些,都拜这个男人所赐,既然她得不到玄佑臣,那也不允许别人得到他,她无法毁掉玄佑臣,那就毁掉他爱的男人。

  那抵在腰间的匕首让林晓有些紧张了起来,她不敢动,深怕女人一激动就下手。

  “慢慢的背过身去,走到墙角,把手举到头顶。”

  林晓照做,面壁而站,如今看不到身后的女人,她的心更加的不安了,这女人到底想要干嘛!

  “把衣服脱了。”

  林晓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脱了衣服,她不穿帮才怪,可要是不脱,这女人的匕首就会刺过来。

  “还不动手,难道要流点血你才脱吗?”威胁的话语透着凶狠,原本漂亮的脸,此刻看起来有些狰狞。

  她倒要看看,像这种纤细的少年到底哪里好了,玄佑臣宁愿要他也不要她。

  她连青青居然输给一个男人,还输的倾家荡产,输的那么的彻底,她不甘心,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上这个男人。

  “小姐,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行吗?”额头微微的冒着细汗,林晓不敢喘大气,说话的语气也是柔柔和和的,深怕自己一不小心惹恼了对方。

  这里平常就很少有人过来,会有人来这里救她,她是不指望了,所以,她只能自救,但愿这个女人还没有到发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地步。

  “我只是爱一个人,有错吗?如果不是你,佑臣不会那样对我的,都是因为你,我才变得如此难堪。”言语中有些激动,连青青又是哭又是笑的,一夕之间,连氏破产了,爸爸被带走了,妈妈抛弃她卷款和情人跑了,她无路可走,找以前相好的,都被无情的拒绝了,甚至还被羞辱,好几次,她想到了自杀,但是,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要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有些委屈和无辜,她和玄佑臣只是协议关系,怎么会因为她呢!

  林晓暗暗的吐了一口气,她不能任人宰割,要是就这么死了,她多冤枉啊!可是,对方的匕首还抵在她的腰上,万一不小心,死的可是她啊!

  “那个……你听我说,我和玄先生不是那种关系。”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林晓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管对方相不相信,她都要搏一搏,“你想想看,像玄先生那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是GAY呢!”

  她也没有说谎,是她亲耳所听,玄佑臣喜欢的是女人。

  “你说谎,是他亲口承认的,他喜欢的是男人,那个男人就是你。”连青青有些激动,当日,她在他办公室被拒绝,他说的话到现在她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只是她不愿意相信,所以让人合成了照片,没想到因为那些照片,她惹来了大祸,她企图诱惑他,对她的娇体,他却恶心的吐了,因此,她还被送进了警察局,她连青青向来风光无限,就在那一晚,丢尽了脸面。

  她恨!恨自己爱上一个歪掉的男人,更恨那男人的无情,所以……

  “嘶”

  腰部的刺痛让林晓皱起了眉头,她不敢乱动,那流动的感觉,她意识到匕首已经刺进了她的肉体,举高的双手不敢放下来,深怕女人一激动刺得更深。

  这女人是真的疯了,根本就听不进去别人说的话,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认定了一切,和她好好说是不可能了。

  这里又是墙角,她反击的话大有可能伤到自己。

  她现在该怎么办?突然,她的灵光一现,有种豁出去的势头。

  “你不是让我脱衣服吗!我现在就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的天价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少的天价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