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龙竹2015-12-25 22:172,293

  龙骏向宽敞之处游出了十几丈,水势渐缓,地势渐高,不久就露口出水,游水越低,自胸而腹,渐至脚跟,此时旧伤新疾,筋疲力尽,躺在地上喘息不已。

  休息良久后,龙骏精神转佳,环顾四周,漆黑不见五指,忙从包中取出离子光纤棒照明,仔细观察依稀便是山麓内洞,道路奇陡,竟是笔直向上。

  龙骏虽百无聊赖,却也不会坐以待毙,当下取出钩锁枪,通过红外线扫描打在崖顶,射出一根钢丝,仗着其中旋矩倏地拉了上去。在洞中小道中愈走愈奇,不知不觉跨过一道石门,走进了一间石室,室中并无特意之处。

  龙骏不禁大觉失望,坐在地上揉捏小腿缓解疲劳,不经意地抬头仰望,但见室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迹符号,最右处写着四个大字,当下凝神细看,顿时目瞪口呆,失声道:“九阴真经!MyGod!”

  龙骏望着室顶上的字迹,怔怔半晌说不出话来,天啊!我要去楚汉之争怎么出现了九阴真经?这次耶酥跟我开的玩笑可是够大的了。

  当下抬起光纤棒照去,只见室顶石壁写满密密麻麻的字迹,不单有“九阴真经”“解穴秘法”“闭气秘法”及破解玉女心经之法,更有全真教内功心旨和精妙剑法;字迹像是用剑锋利刃刻上去的,每一笔划均入石壁三寸之深,书法笔致波璨森森,如剑如戟,笔力中虽雄健之极却又不失圆浑蕴藉之意,可知刻字之人功力与修为都已臻至极高的境界。

  龙骏本是天资绝顶,但此刻一来受惊不小,而则因来错了时空而沮丧,瞥了真经一眼,只觉奥妙难解,也就不再多顾,当下缓缓站起,前举照明灯探路,转了个弯,眼见一排石阶自下而上,石阶尽处是条短短甬道,通向上面石口。

  他好奇心起,左手拿着灯光,右手摸出防身的手枪,缓缓走上石级,探出露口竟是一具石棺,室中另有三具已然封盖的石棺,看得他心生寒意,登觉石室透着一股邪气。

  瞧见石棺旁的蜡烛残灰并未落有尘土,猜知日前定有人来过,或许室中尚有人居住说也不定,当即查看石门,虽机关重重,但对于他来说比之再麻烦百倍的电子密码防盗安全设备都难他不住,这些简单的石器机关,仿佛儿童时耍的玩具。

  不足半盏茶的工夫,已将所有石室尽数闯遍,仍未发现个鬼影,更觉其中的诡异,最后来到一间后堂,但见堂中也是空荡荡没什么陈设,只东西两壁都挂着一幅水画,西壁画中是两位姑娘:

  一个二十五六岁,正在对镜梳妆,另一个是十四五的丫鬟,手捧面盆在旁侍侯,画中镜里映出那年长的女郎容貌极美,秀眉入鬓,眼角之间隐隐带着一层杀气,令人不自觉生出敬畏之念。东壁上悬挂的画像,依稀是位道人,身材甚高,腰悬长剑,右手食指指着东北角,只是背脊向外,面貌却看不见,画中左上角题着一首词:

  “昨夜寒蛰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街行,人悄悄,帘外月笼明,白首为功名,旧山苍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筝,知音少,断弦有谁听?”龙骏虽在国外孤儿院长大,但其父留下的几栋别墅中,母亲当年曾一一保留原样,珍作异宝,其中书房中更是满屋中外书籍,他幼年也曾翻阅一些国语书,知道这词是岳飞所作的《小重山》;又见下款写着一首小诗:“重阳起全真,气概何雄哉?挥剑诀浮云,朝英古墓来。”

  龙骏默念两遍下款,暗道:“全真教?王重阳?林朝英?莫非这里便是终南山活死人墓?Oh!MyGod!这到底是什么错乱的时空啊?”面对此时此景当真匪夷所思,心疲力倦之下找到一间石室的青石床栽头而睡,希望自己醒来时候又回到了香港,这一切劳什子皆是做梦而已。

  孰知刚躺身子,只觉床铺彻骨冰冷,寒气侵体,大惊之下,忙跳下床来,仔细瞧去一块长条青石竟是古寒玉制成,想来定是古墓派的寒玉床无疑,哎!看来自己真的穿错了时空。

  现在该什么办?父亲没找到,自己也欲回无路,不由暗恨自己当初没有多带来一块备用的锌板,难道我要困在古墓么?心道:“既来之则安之,不若先到外面的世界瞧瞧宋朝人长的到底是何模样?”

  当下好奇心起,又走到墓下石室,按原路返回水底,欲游出古墓,却哪知石洞水路颇长,若无上乘武功闭气之法,决计潜水不出,龙骏先后试了两次都支持不住,喝了一肚子水无功而返,气得他暗骂自己糊涂,忘记带来潜水装置。

  翌日醒来喝了一瓶营养液维持新陈代谢,足可三日不用进食,龙骏坐在水边苦思良久,蓦然想起石室顶壁上刻有九阴真经等武功,反正自己无路可走,不如试着修习,或许真的有武侠小说中那么神奇说也不定。

  言念至此精神一振,立即回到古墓石室中。寻常人自幼练武,必由外家功夫练起,待拳脚功夫熟练后,方可修习内功心法,行气入膜,以充全身,循环渐进,继而打通十二经脉、奇经八脉,一旦内功练习,内气可收可发,收时真气坚凝于腹脐之间,发则气随意转,力从气均,无所不至。

  可是如此按部就班,欲练到内外兼修,没有几十年的功夫如何能成气候,倘若要练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境界更是难比登天。如是功底与悟性不足,一旦接触玄妙神功,本身所习练的武功便会与之相抵,轻则头晕目眩,重则走火入魔,可知练武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欲速则不达。

  而龙骏除了国际空手道外,对武功一无所知,反不存在反噬副效应,而且本身又毫无内功可言,起始练什么门派武功也不易走火入魔。当下将《九阴真经》记下,按经文中记载的呼吸运气之法、静坐敛虑之术等入门心旨习练起来。

  起初思潮起伏,难以归摄,但依着字迹中所授吐呐的呼吸方法做去,良久良久,渐感思定,丹田中却有一股暖气渐渐循环经脉,只因初窥上乘武学门径,毫无功底可言,更不名师指拨,时常气运全身却不得解法,致使周身肌肤又白转红,又红转青,继而再转变纸白,肤色不停变化,有时灼热难当,便敛身侧卧寒玉床上,依纳全真教的内功心法引导真气,气沉丹田,中正安舒,免得灼伤内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