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龙竹2015-12-25 22:172,284

  孰知他二人刚要凌空飞起,那青衫客已抢空站在少女原本下落之处,斗见二人欲逃,立即双掌柔软摆动,登时四周劲风呼啸,龙骏只道他要发掌推来,不料身子竟身不由己向后吸落。

  龙骏抱着素衣少女的娇体倏地被掌风一吸,向后急落,慌乱之间,右手凭空扣住一棵树干,五指镶入树身,正是“九阴神爪”的功力,但仍不能抵住吸劲退势。

  只听得青衫客蓦地大喝一声,双掌陡然加速舞动,龙骏二人只得再退,此时龙骏急中生智,飞脚踢断一棵树干,借劲向前疾跃,青衫客吸来粗大树干,双掌一震,登时击得粉碎,但那二人却已远去。

  龙骏搂着少女纤腰,心中实无半分邪念,只因林中四处尽是蒙古精兵好手,一不小心,便会失手被擒,何况身后穷追不舍两位高手,衔尾跟来,使他慌不择路,奔出三十余里才松口起,停将下来暂作歇脚。

  适才与那鬼面人对了一掌,当时救人心并没理睬,此刻胸口一股滞气隐隐生痛,心想若不是自己偷袭在先,这一掌之间便已落败,转望身旁少女,可惜斗笠遮脸,瞧不清容貌,偏令他生出一种不瞧清楚势不罢休的想法,心痒得紧。

  龙骏问道:“姑娘没伤着身子吧?”素衣少女闻言娇躯轻颤,忙伸手推开他箍在腰间的手臂,摇了摇头道:“你的伤不碍事吧?”声音甚是细腻微弱,龙骏揉了揉胸口,深吸一口气道:“不防事,只要打坐盘息片刻即可复元。”少女点了点头,幽幽道:“你息一忽儿,我要去了。”

  龙骏闻言一惊,失声道:“你要去哪里?他们正四处寻你,周围尽是蒙古兵。”少女默声不答,转身便走,龙骏怕他出事,上前伸手拉住他右手,说道:“我和你一起走。”但觉她全身颤抖,不知是害羞还是怎地?

  素衣少女小手一摔,要将他手掌甩脱,不料愈摔,对方握的愈紧,只得作罢,侧头转向一旁,柔声道:“求你放手好么?他们尽是我的仇家,却不会与你留难,公子又何必淌这浑水,枉自送了性命,我们还是且莫一路的好。”

  龙骏但觉这姑娘性子有些偏稚,身处险处,当然是愈有人帮忙愈好,孰知舍命救她不但连谢字绝口不提,还要赶走援手,这是哪门子道理,当下有气道:“也好,分开走就分开走。”

  少女愕然一惊,透过丝纱望了他半晌,叹了一口气,语气颇有失望之情,将螓首侧向一旁,不再言语,心道:“萍水相逢,本也该如此,难过也是徒劳。”想到分别在即,生死未卜,玉手被对方握在掌中,一时竟不想收回。

  龙骏哪知古代少女复杂的心理,便说道:“你向东行,我回去将他们引开,两个时辰若我还不出来,姑娘不必再挂怀!”说着转身便要按原路折回。

  少女蓦地见他打算回去,吓了一跳,急忙用力拉住对方的手,说道:“你怎地犯傻回去送死,我是要你”脸上一红,料知劝他亦是无用,转念道:“罢了,咱俩还是一起走吧!”

  龙骏闻言一呆,摸不着头脑道:“你你适才不是说要分开走的么,怎生又改口了?”少女咬着嘴唇,红晕双颊,口中却道:“我我先前全盘想错了,你你当真是天涯海角,都甘愿护送我一起去么?”话音中大有欢喜之意。

  龙骏点头道:“那是当然,护花使者,美差一件。”少女得他亲口应承,心中更是欢喜,却道:“只是只是”龙骏不解道:“只是什么?”少女道:“途中可不许问人家的名字,也不许向人家斗笠中偷看,路上一切都要听我的,若是不能答应,便还是分开走的好!”

  龙骏心道:“嘿!我又不是雇佣兵,我在帮忙耶,怎地还恁多约束!”却又生怕她变卦,当即应道:“好好好,都听你的还不成么,现下可以一起上路了吧?”少女心头甚喜,点头示意。

  龙骏忽地听得远处叽叽吱吱几声鸣响,当下牵着她的小手,走过树丛瞧去,竟是一对白雕在啄水洗身,龙骏向她微微一笑,凑过头去低声道:“我有办法脱身了。”

  素衣少女瞧着他的神情,又望了望正在啄羽的一对白雕,颤道:“你该不会是想负雕飞走吧?”龙骏从容一笑,点头道:“那些蒙古爪牙甚是厉害,过不过久便会追来,眼下只有出其不意,差翅远飞,姑娘要去哪里,我好先调教坐骑一番。”

  少女瞧着他认真的表情,不象在打诳,秀眉微蹙,说道:“我刚从西域来到中土,本要与两位叔叔同去襄阳的,只是只是他二人现下生死未卜,我又不识中原路途,实在不知该如何去向。”

  龙骏心想原来她初赴中土不识路,襄阳应在武关东南,快马十日行程,但若要立即送她归去,岂不少了相聚时光,不若先往西北行,然后再折回,如此一来便多出相欢时刻。

  二人依他之言忙了片刻,弄来藤条缠接在一起,龙骏拎在手中,轻身跃过树丛来到溪水丈许远处,但见两只白雕一雄一雌,身长翅宽,双翅展开来只有一丈多长,羽毛坚硬如铁,倘若扑击下来,定能把整头小马大摄到空中,端的厉害之极。

  龙骏手握藤条背负身后,打着口哨慢慢走进,双雕见陌生人上前,喙嘴张开,呖鸣鼓风,便欲御风而起,龙骏看准时机把捏力道,挥手抛出藤条缠住雄雕的身子,双臂贯力施出千斤坠,登时将腾起的雄雕扯了下来,接着快步疾冲,一个窜身跃上雄雕背上,搂住雕颈,口中一声呼啸,雄雕振翅而起,盘旋疾飞要将他甩落,暴躁异常,雌雕双翅疾扑而下,铜喙便向他啄去。

  龙骏分外精神,双腿以一招“老树盘根”缠住雕身,左掌挥动掌风阻击雌雕进攻,右手按住雕颈,微一用力,雄雕痛得长鸣嘶叫,不住纵高扑低,穿来掠去,振翅发威,龙骏心道敬酒不吃吃发酒,斜见雌雕旋上之时,左掌连斩雄雕颈与长身十余下,那雄雕终于不敢再行倔强。

  原来这对白雕正是郭靖夫妇所养,今日正午随郭芙和武家兄弟路经此镇,双雕当年曾吃过李莫愁“冰魄银针”的苦头,一直怀恨在心,空中遥远望见仇家,登时飞下搏击,适才李莫愁见郭芙三位少年出现,担心郭靖夫妇已到,便不战而退,双雕斗累是以停在溪水旁饮渴,竟被龙骏二人发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