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龙竹2015-12-25 22:172,307

  龙骏但觉一股微风扑面而来,风势虽然不劲,然已逼得自己呼吸不畅,知道不妙,难以力敌碰抗,当下头脑冷静,念到避其锋芒,忙使出《九阴真经》的内功抵抗透胸的气劲,待对方手掌拍到之时,蓦地身子向右倾倒,躲过凌厉一击,眼见下一招又到,右手轻拍地面借力发力,将要倒地的身子倏地向后弹起,凌空旋转调整重心,安稳落在丈许之外。

  那怪人三招递空,反手拍的一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大喊一声,双手据地爬将过来。龙骏见他举止怪异,已知他神智错乱,随身一旋,踢出一记旋风腿“风扫落叶”攻向下盘,扫往那人代足而立的双手。

  哪知怪人忽地双手点地借势弹起,翻身一滚,骤然飞身跃起,双足连环猛踢。龙骏大惊,向后急退,此际身处危难,武功招式容不得细想,随手捏来,先手使出全真教掌法“天外飞山”“无欠无馀”古墓派美女拳法“文姬归汉”“红玉击鼓”“班姬赋诗”以及九阴真镜中几招拳脚并用,方才堪挡对方奇特凌厉的脚法。

  那怪人双脚连环踢出,余劲未断,身形飘忽招式登变,一时掌影飘飘,出手快捷无伦,疾风呼呼,一团掌影已将龙骏全身裹住。

  龙骏不管他攻势如何惊风骇浪,始终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紧守门户,拳脚不敢露出半点破绽,如此下来,登处绝对下风,只感呼吸急促,有似一座大山重重压向身来,眼前金星乱冒。眼看抵挡不住,倏地左脚横扫一周,足尖点地,身子冲天拔起,借下落之势,双掌凝聚劲力拍出王重阳遗留布帛上的一招“飞云望月”,击向对方头顶“百会穴”处。

  年怪人大骇之下,急忙身子半蹲,翻掌迎上推出,掌劲对碰内力相击,两人身子各是一颤。龙骏双臂酸麻,胸口隐隐作痛,借力反退飘开,消去余劲伤害,落在地上后倒退七、八步,气血翻腾,生怕对方再行攻至,暗运九阴劲气,待要抵挡他下轮攻势。

  那人也退了三步,失声惊道:“先天功!嘿,王重阳,好家伙!”当即翻身蹲在地上,双手弯与肩齐,宛如一只大青蛙般作势相扑,口中发出老牛嘶鸣般的咕咕之声,时歇时作。

  龙骏斗见他此时运功之状,登时大悟,愕然道:“你是西毒欧阳锋?”

  原来这怪人不是别人,正是西毒欧阳锋。

  他自于华山论剑之役被黄蓉用计逼疯,十余年来走遍天涯海角,不住思索“我到底是谁?”后来在嘉兴得遇扬过,见其面貌俊美,聪明伶俐,便收作义子,一路暗中跟随,孰知中途被郭靖夫妇发觉,动起手来,虽然他已是一派宗师,武功出神入化,但郭靖自习得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涨后,日夕勤练不辍,加上十余年的苦功,实已到炉火纯青之境,二人交起手来,竟并驾齐驱难分上下,结果都受了严重内伤。

  欧阳锋当日躲在嘉兴铁枪庙的大钟下,潜运神功,治疗内伤,七天七夜之后方才恢复,事后到处寻找杨过,徘徊于桃花岛、全真教找了数年,始终徒劳无功。

  这一晚事有凑巧,行经山谷之旁,竟与小龙女相遇,话不投机交起手来,引得杨过父子相认,欧阳锋大喜之下,考教起扬过武功来,虽然神智难清却行事谨慎,生怕旁人偷学他的绝学神功,竟背着杨过制住了小龙女的穴道,险些给尹志平拣了便宜,幸得龙骏及时出手,否则一场千古‘老牛吃牡丹、鲜花插牛粪’的悲剧又将重演。

  欧阳锋父子重逢,情深非浅,二人一练便是三个时辰,忽然欧阳锋讲起《九阴真经》与杨过从重阳遗刻习练的不相符合,使他思绪混乱起来,扬长而去。

  在山谷树丛中四处狂奔,近年来他逆练九阴真经,内力大有进境,脑子有已清醒得多,虽然仍是疯疯癫癫,许多旧事却逐一记起,想到经文实是那呆头傻小子郭靖动了手脚,默写假经文,更有黄蓉错解,致使他走入歧路。

  想明此节后,立即回头来找杨过,孰知从树荫处飞驰出一位少年,内功非凡,身形样貌与杨过颇为相似,尽管细瞧龙骏丰姿如玉,英俊潇洒犹有过之,但天色未明一时难以辩清,错认为义子便半路伸手抓其肩头,以至误会由生!此时交手数合,方知这少年实乃王重阳的传人,他生平最忌中神通的“先天功”和南帝的“一阳指”,狭路相逢,不由施出自己最得意的“蛤蟆功”。

  《九阴真经》中所载原来是天下武学的要旨,不论内家外家,拳法剑术,诸般最基本的法门诀窍,都包含在真经的上卷之内,龙骏熟记之后,虽然其中太多至理并不明晓,但不知不觉之间,识见却已大大不同。

  通过与欧阳锋交手数合,觉得对方每一次攻合似乎都与经文所述法隐然若合符节,乃做梦也未曾想到过的奇法巧招,面对这宗师级高手,倘若自己有半点疏忽,必定处于危难之间,故此迫着他激发潜能,思绪运转也比平时快上百倍。

  龙骏此时左脚前倾点地,并不着地,右足则重于泰山,身子微低,左掌半弯托前,右手架在斜后方,正是先天功的起手式,呼吸深入丹田,意行气行,意到气到,推动内气沿体内任、督等经脉周流不息,形成一股先天元气。

  欧阳锋这蛤蟆功纯系以静制动,此刻他全身涵劲蓄势,蕴力不吐,只要敌人一施攻击,立时便有猛烈无比的劲道反击,犹如一张弓拉得满满地,蓄势待发。忽闻青年喊他称呼,惊愕道:“你说什么?你叫我什么?”脸上一片茫然。

  龙骏适才与他对峙,心惊胆颤,似觉无论自己如何进招,对方必是一股极大力量排山倒海般反击,此时见他口中说话,蓄满的真气外泄,势气登减,暗道:“此时不攻更待何时?”当下左脚蓦地借力,疾步向前约起,跟着便又是两招先天掌法,拍递过去。

  欧阳锋大惊之下,连忙闭口纳气,嘴里发出呱呱两声,伸臂相抗,这下临时换招,劲力大减。龙骏自知内功与他相差太远,不可硬碰,当即双掌收劲未吐,聚于掌间触到对方手掌,蓦地一跃招数斗变,一掌拍向欧阳锋背心“风尾穴”,右手捏指戳往督脉大穴,竟是左右开弓,招数各异。

  欧阳锋双掌劲力击空,急忙撤招回防,一手挡在后心化开龙骏的左掌,尚未转身,只觉背后脊骨蓦地一痛,竟被对方手指戳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