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龙竹2015-12-25 22:173,278

  鬼面人手中那枚绣花针长不逾寸,几乎是风吹得起,落水不沉,见郭靖威猛钢铸的掌风袭来,手指一弹,绣花针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穿破重重叠叠的掌劲,疾刺郭靖右手掌心,竟是两败俱伤之局,众人惊骇失色。

  郭靖心忖:“被细针刺中不过轻伤一痛,倘若他被掌劲所击,势必重伤不可!”当下并不收掌,左手随即施出左右互博术,屈指弹劲打在细针之上,正是桃花岛主生平绝技“弹指神通”。

  “铮”绣花针被弹开,郭靖手指也是一麻,原来针上的劲力太过强劲,但见鬼面人身影一闪,飘忽来去,避过掌风,瞬间似有一物向他右目戳来,此刻已不及挡架,急忙侧头闪躲,左手顺势还了一掌“震惊百里”。

  龙骏瞧得暗惊,旁观者清,他发觉鬼面人出手实在快到不可思议,兼且绣花针太小,以内力劲道相抵根本无从碰触,那林图远与东方不败只习练部分《葵花宝典》便已成为当世第一,威震江湖,这葵花祖师就更不得了,幸得他此时尚未练得炉火纯青,郭靖百忙之中拍出一掌直击对方心口。

  鬼面人“咦”了一声,赞道:“好掌法!”当下后退两步,避开了郭靖这一掌,接着左一拨、右一拨绣花针疾刺对方左胸“天池穴”,后者也是一闪躲过;随后鬼面人大喝一声:“送你归西!葵花点穴手!”针尖直取郭靖顶门“百会穴”、鼻下“人中穴”、眉侧“太阳穴”、颈下“天突穴”、咽喉“廉泉穴”、心口“檀中穴”,连封人身六处要穴,点中即死,狠辣无比。

  郭靖大惊之下,知道今日遇到了生平从所未见的强敌,全神接招逐一弹开细针,忽觉左边眉心微微一痛,幸亏自己弹指在先已破去力道,绣花针失去准头才刺偏,否则一只眼睛已给他刺瞎了,骇异之余,危急中不及细思,一招“飞龙在天”全身跃上空中,趁鬼面人尚未拨针,向他头顶拍击下去。

  鬼面人身影再快也决计不能全身而退,当下“嘿”的一声,掌力急转,手掌与郭靖相交,后者人在半空无从借力,顺着对方掌势翻了一个跟头,向后落下;鬼面人也被震得后退两步,随手一拨,绣花针又疾刺尚未落地站稳身子的郭靖后心处。

  中原群雄大惊,叫道:“不好!”“小心!”黄蓉心念丈夫,斗见对方向后微退,便即拨指登知不妙,急忙伸出打狗棒向前一撩,正要拨开细针已然不及。忽然只听得嗤嗤两声急响,半空中飞下两枚暗器,分从左右打到,同时击中绣花针上,这两枚暗器形体甚小,一个似是枚小石子,另一个竟是片槐树叶,力道都大得异乎寻常,绣花针当即被震飞开去。

  众人惊愕之下,仰首瞧那暗器飞来之处,但见月朗星稀,一片澄碧,此外空荡荡并无别物,黄蓉听了石子破空之声,知道当世除了父亲的“弹指神通”之外,再无旁人有此等功力,只是另片树叶何其轻飘,谁能有此内功柔劲送出,又有这般惊人的威力呢?惊喜之下不暇细想,纵声叫道:“是爹爹驾临么?”

  只听得左边房舍上空的槐树穿出一个雄浑的笑声,说道:“蒙古蛮子在此闹事,坏了中原群雄的兴致,老夫瞧不过眼,便来送客的!”月光之下,一个青袍白须的老者飘然落下,但见此人形相清癯,萧疏轩举,正是桃花岛主黄药师。

  一位白衣公子折扇一挥,哼了一声道:“我还道是哪位厉害的主儿,原来只是暗里偷袭的小把戏,倘若光明正大不借旁人之助,难保贵方不输了这场,郭大侠怎生说?”

  龙骏寻声望去,登时认出他正是当日率领蒙古高手伏击清儿的那位公子,听清儿曾讲,她是女扮男装,乃拖雷之女、忽必烈的妹子思琴公主,汉名赵思月;当下从远处不住打量,瞧她眉清目秀,梨涡深绽,肌白如脂,身条纤细,哪里有这般俊俏的男子?

  郭靖深知方才如不是岳父相救,定然中针,但若要认输将武林盟主之位让给蒙古人,却是大大的不可,一时怔怔无语。

  黄蓉智计百出,心想:“第一场朱子柳三招内便被青衫客所伤,第二场再负岂不将盟主之位拱手让主了,幸好爹爹驾临,天下之间能在爹爹之上的只有王重阳,旁人未必占到便宜。”便笑道:“贵方不也是背后袭针么?何况郭大侠只空手接招礼让三分,这局尚算平手,如是继续拆招未必斗他不过,现下比上第三局如何?”

  赵思月也是心思缜密、绝顶聪明的姑娘,心下寻思:“已经胜了一场,此局平手,倘若下场不输便可将盟主之位抢过来!此青袍老者单瞧气度已知功力非浅,黄蓉称他为父,定是中原武林东邪无疑。”当下笑道:“既是争夺盟主之位,便要让诸位心服口服,怎会不给黄帮主扳平的机会呢?道长,你下场陪这位黄岛主划个道如何?”随口叫出最有把握的百损道人。

  龙骏与周伯通瞧在树上也是颇为期待,前这心想:“西毒北丐我均已见过身手,确是登峰造极的大宗师,不知这东邪厉害到何处?”后者则想:“黄老邪纵横当世傲得很,今日对手也是道士,倘若牛鼻子胜得一招半式,日后再碰面老顽童非要羞他一羞!”他倒没考虑这场比斗关系着武林群雄声誉之战。

  黄药师与百损道人相对而立,均是暗自佩服,只瞧对方负手伫立便是一派宗师的风范,对手有多强一想自己便知,怕是千余招内难分胜负。

  黄蓉初始只道爹爹稳操胜券,此时瞧见那道长气势非凡,不由得暗暗担心起来,心想:“靖哥哥武功之强只怕不在爹爹之下,适才都险些落败,可知这蒙古王子手下能人无数,倘若这牛鼻子老道功力犹在鬼面人之上,那……只怕爹爹仍不是对手!”

  赵思月则想:“传闻中原江湖以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功力最高,中神通已去世多年,这东邪到底有多强未曾可知,倘若不在郭靖之上,道长定能取胜。”

  一时所有目光都聚在二人身上,对峙半晌,百损道人冷笑一声,袖袍鼓起一道阴寒劲风,随即左掌翻起,向黄药师肩头斜劈下去,掌风起处,阴气骤寒,周围旁观的群雄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黄药师也是一惊,单瞧这一掌便知对手不在自己之下,哪敢怠慢,施展落英神剑掌法,身形飘忽,心道:“第一招闪避,岂不纡尊自降,让对方占了先机?”当下右掌上撩架开对方手臂,左掌反劈天柱,出手快似闪电。

  百损道长左掌阴柔收力反拨对方手腕,右掌轻轻扇动两下,蓄以柔劲寒冰之气,正与黄药师左掌相对,身子一震,暗赞对手内功极厚,功力悉与匹敌,连忙加快施出玄冥神掌。

  黄药师生性傲慢,又自持身份,这一掌全接下来,登感手掌微凉,一股阴寒之气侵入经脉,立即以内功相抵,仗他数十年功力炉火纯青,将微弱的寒气消去,心忖:“倘若被他一掌击中身上,若非纯阳内力,如何能散去寒毒?”

  暗叫惭愧,蓦地双腿连环,掌风呼啸,这“落英神剑掌”与“扫叶腿”齐施,正是桃花岛的“狂风绝技”,六招之下敌人若是不退,接着又是六招,招术愈来愈快,六六三是六招,任是英雄好汉,也要教他避过了掌击,躲不开腿踢,黄药师当年曾凭此功酣斗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阵法,今日施展出来,威力更是强劲。

  百损道人斗见对方出掌如剑,招数繁杂奇幻,双臂挥动,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真如桃林中狂风忽地,万花齐落一般,此时配合腿法使将出来,当真堪堪难挡,眼前攻势虽猛却也不为所动,手掌运转舒展,动作连绵不断,掌势出手成环,劲力内蓄刚劲,阴气绵柔将黄药师一掌猛似一掌的攻势,逐一化解开去。

  龙骏瞧得暗吁一口气,数日前见欧阳峰与洪七公交手只道是惊天之战,他二人的动力均已登峰造极,经几十年的修炼,无一招不是出入意表的极妙之妙,此刻见东邪与道人相斗又是另番感受,立场不同各为其主,于对方武功都是见所未见,尽是妙至毫颠的毕生绝学,二人以快制快,百余招内竟谁也占不到便宜。

  周伯通也看得眉飞色舞,他在桃花岛困居十五年,多年相斗败于黄老邪手下,后来自创七十二路空明拳与左右互博术,虽不能增强两倍效果,却也不低于一倍功力,又修炼《九阴真经》上的玄功,待醉仙楼交手时,已胜过东邪黄药师,这当儿见那道人吐息极缓,显上内功阴柔至极,不禁在想:“如是我与道人比谁的胜面多些?倘若他与黄老邪相差无几,多半还是我赢!要是他与师兄比起来呢?哈……师兄死了都能活过来,他当然更是不济,师哥一掌就能打败他!不,半掌还差不多!”

  二人又拆了三百余招,黄药师知他掌力森寒,劲气阴柔,便尽量避开硬碰,脚踏周易八卦、五行奇门,虚招固为诱敌,五虚八虚亦均可变为实招,同时施展弹指神通、劈空掌、兰花点穴手不住变幻,奇招巧法,层出无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