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借烟,原来不是哑巴
茯苓半夏2018-03-27 11:211,142

  “你……”

  关略已经从唐惊程那双如麋鹿一般的黑眸中看到了渐渐燃起来的火焰。

  这女人不对劲。

  “你等等!”他适时打断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意淫,从包里扯出一件冲锋衣,“披上。”

  唐惊程恍惚回过神来,关略已经把冲锋衣裹到了她身上,一时能够闻到这衣服上浓烈的烟草气息。

  她微微又抬眸,眸里的火焰熄灭了,再度恢复麋鹿一般的茫然。

  “别这么看我,一件旧衣服而已。”

  关略也没多少好脾气,不过唐惊程居然笑了一下,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变成两道月牙儿,身上那股清冷的劲自然就淡了许多。

  关略不由觉得头皮麻了一下,然后听到她在夜风中幽幽的声音:“你有烟?”

  “啊?”

  “有的话给我一支!”

  “不是,你原来会讲话啊!”

  “……”

  “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

  唐惊程睨了他一眼,一副“你白痴”的表情!

  关略后来总结过,她那双看似迷茫无措的眸子其实如刀刃,就那么直勾勾看人的时候最是锋利,好像非要从你心里剐走一些东西似的。

  “行了算我怕你,我找找。”他在皮外套的口袋里翻了一遍,最后还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被压扁的烟盒子,里面就剩最后一根了。

  唐惊程也不嫌弃,抽出来自己将揉皱的烟嘴捋直。

  关略给她点了火,她费劲地连续抽了好几口才舍得吐出来。

  “呼……”烟雾滕在夜色中,唐惊程感觉自己满身的惊恐和焦躁好像被这一丝烟草压下去了许多。

  “谢谢。”抽过烟后的唐惊程口气明显好了许多,她将烟踩灭,“走吧,带我去找地方住。”说完自顾自地往前走,倒把关略落在了后头。

  十几分钟后两人停在了街角一间不起眼的客栈门口,看门面就知道客栈规模很小,设施寒酸,充其量就一间由私宅改造的小旅馆。

  更过分的是客栈还有个特“逼格”的名字——匿红尘。

  “真够酸!”唐惊程看着客栈门口的名字牌匾感叹。

  “酸也得住,我房间就定在这儿,何况你身份证丢了,一般旅店不会给你办手续。”关略的话确有道理,唐惊程也没法儿挑三拣四。

  两人去前台问了一下。

  关略的房间是提前订好的,自然没问题,只是秋季正是腾冲旅游旺季,这年头全民伪文艺,都喜欢组团跑云南来装逼,客房自然紧张,留给唐惊程的也就一间临街的小房间了,而且里面没有热水和浴室。

  “老板,麻烦把我之前订的那间房给她吧,我住没浴室的那间。”关略关键时候还挺暖男。

  老板照办,唐惊程登记完之后接了房间钥匙。

  “小姐您住三晚,房费一共六百,先付四百押金!”

  “嗯。”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盯着关略看。

  关略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

  “小姐,四百,您是刷卡还是现金?”老板觉得这女人怪怪的,又重复了一遍,可她却将房门钥匙往冲锋衣的兜里一揣。

  “我没钱,问他收!”理直气壮。

继续阅读:006 借钱,半夜出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这把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