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耿逸寒,救我
荼蘼青2019-08-21 01:073,236

  锦夜酒吧,二楼高档包间內坐了几名男子,个个都俊美异常,仿佛哪个靠脸吃饭的偶像歌唱组合聚在一起,而且颜值都是高得吓人的那种。

  若是几人一同走出去,回头率和惊叫率绝对的百分百。

  几人当中,一名气势特别冷寒的,此时手中正夹着烟,模样有些心不在焉。或许觉得包厢內太过嘈杂,他的额头也是皱着的。

  接到几个兄弟发出的出来聚聚的邀请,原本他并不想出来,直到杨晴语给他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今晚不回来了,他就莫名的烦躁起来。

  不过是一个晚上而已,难道还离不了她了?对于那俱身体对自己的影响力,耿逸寒甚至觉得有些震撼,有些不可思议。

  要不然自己在第一次要了她之后,也不会满脑子都是她,而且还费尽心机把她弄到自己的身旁。

  不知道此时她在做什么,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呢?

  “二少,今天怎么杵在那儿一言不发的?跟我们在一起就这么无聊?一个人抽闷烟有什么意思呢?”说话的男子有一双很好看的蓝眸,此时他眼睛里满是邪魅的笑意,手中提了瓶红酒,走过来拍了拍耿逸寒的肩。

  “给,喝口酒解解闷,跟兄弟我说说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

  耿逸寒嗤一声,似乎并不怎么领他的情,不过抬手悄悄将手中的半截烟扔进了烟灰缸。

  见他根本不理会自己,蓝眸男子一时间有些僵硬。

  “西门,这酒拿给他还不如拿给我。他会有什么烦心的事儿?整个东阳这么大的地盘都是他的天下,人家潇洒得跟个皇帝似的,还有发愁的事?”另外一边一个长相异常俊美的男子也开口道,他的声音十分性感好听,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有些不大中听。

  耿逸寒望着那两个一来一去像在唱双簧的二人,一时间有些无语。

  “我说欧阳明坤,西门禹,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最近闲得蛋疼?”

  “闲是有一点,蛋不疼。”西门禹是个最会贫嘴的人,用欧阳明坤的话说,就是十天有八天是在不正经的状态。举着酒瓶有些累了,他干脆将酒瓶往矮桌上一扔,整个人一屁股呼啦坐到沙发上。

  “你们是不知道,我昨天的女伴,那双小手,简直是个极品,把我弄得可舒服了……”西门禹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却被欧阳明坤拖到了一边。“你丫就不能住住嘴?”

  耿逸寒不理会他们二人,倒是听了西门禹的话后,脑袋里又想起那个女人,想起她昨晚在他的身下是如何的承欢辗转……

  “老大!”正在耿逸寒思绪飘忽之际,包厢的门忽然被人粗鲁的推开,耿逸寒皱皱眉,抬眸便一眼看到了从外面进来的舒郑。

  也只有他才敢在他们这群人面前还依旧冒冒失失。

  “怎么了?”耿逸寒情绪上有些不佳,态度也不怎么和善。不过,他也向来就不是一个怎么和善的人就是了,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整个人就显得更加的冷戾了。

  舒郑被他那份冷戾的气息弄得怔了怔,摸了摸鼻子才道:“也没什么,只是,我刚刚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认识的女孩。”

  耿逸寒立刻就不理会他了,这家伙,认识的女人那么多,碰到一两个熟人是件什么奇怪的事?何况这儿还是酒吧,他认识的那些女的,基本就喜欢在这种地方出没。

  舒郑当然也看出了他眼底的不在意,也看出来他貌似心情不怎么好。

  一时间不知道该是继续说下去好还是就比打住。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冒着被K的危险继续说下去。

  没办法,谁叫他天生就是一个藏不住话茬的人呢,若是现在不说出来,估计今天一天也不会痛快。

  “老大,那女孩你也认识。”

  他也认识?耿逸寒挑挑眉,还是没什么反应。他认识的女人也不比他舒郑少多少……

  不过大多数跟过他的女人都知道,他这人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对他割割缠的女人。他对女人一向很大方,不过,兴趣也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每次分手,他也都会给予她们足够的好处。

  所以,他并不将她们当成一回事。他也不认为哪个他“认识”的女人值得他给多少关注。

  舒郑并不知道他此时的想法,继续往下讲。

  “老大,你还记得那天我送给你的‘礼物’吗?那个女孩子好可怜啊,上次被她男朋友出卖了,我把她‘解救’了出来送到了老大您的床上,没想到她今天又被人……”

  “你说谁?”舒郑话未说完,只觉得自己的领口忽然一紧,耿逸寒不知道何时揪住了他。

  幸好作为他的好友兼助理,他早就知道他的身手,若不然,肯定是要被吓坏的。

  “好像是叫杨什么语……”

  伴随着尾音,包厢里一眨眼少了一个人。舒郑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停了几秒才扭头去看包厢里的另两名男子,“请问你们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两个俊美的男子双双摊了摊手,他们还想问他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呢!

  ……

  迷迷糊糊间,杨晴语意识到自己似乎被人带进了一个房间,房间外很吵。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好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眼皮子却异常的沉重,根本就睁不开。

  “我已经把她带过来了,你们不会对她怎么样吧?”说话的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尽管杨晴语意识迷糊,但她还是听出了是表妹林慧。

  听她的语气,似乎对她有几分担心,看来她也并不是那么多坏的人,只是,一时间迷了心智。

  房间里有个人冷冷的笑了一声,“好一个姐妹情深,既然都已经把她带过来了,就不要在我面前装了。你要的东西我会让人给你,至于你这个表姐……放心,我会好好疼她的!”

  那人笑得十分的淫邪,杨晴语努力挣了睁眼睛,迷迷糊糊中看清了他的长相。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额角上还有一条深深的疤痕,在包厢里若明若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狰狞。

  杨晴语只看了那么一眼,便觉得十分的恶心。

  这个男人是什么人?和林慧又是什么关系?

  听到他那句“你要的东西我会让人给你”,杨晴语心底顿时涌出一阵寒意,猜测林慧肯定是跟她做了什么交易,而自己,又一次华丽丽的被当成了“交易品”。

  杨晴语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些苦逼起来,前后不过几日时间,自己已经被“卖”了好几次。

  以前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有“价值”?

  “长得倒是不错。”她的下巴忽然被一只邪恶的大手捉住,那触感,让杨晴语顿时恶心得胸间一闷。

  她很抗拒这种感觉,如果真的要被人碰,她倒是宁愿……

  杨晴语脑袋一轰,她怎么会突然想起他来呢,那个男人……那个仿佛魔鬼一般的男人,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利用他的二姑父和表妹,要她做他的“情人”,他把她狠狠的折磨之后,又用冷情的话语对她说她没有资格怀她的孩子!

  “小美人,你表妹可真是个好表妹啊,为了一包小小的白粉把你卖给了我,你说,我该如何疼你呢?看你这副娇柔的模样,应该还没有受过男人的疼爱吧……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杨晴语听不清楚他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但是她能想象得到,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求求您放过我好不好?我……”杨晴语极力的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药效开始在她的四肢百骸流窜,她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不受控制。

  怎么办,她好怕这种感觉。

  仿佛一片孤舟行驶在茫茫无际的大海里,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方向。

  “耿逸寒,救我……”在她意识完全抽去的那一秒,她绝望的唤道。

  ……

  头晕,还是头晕。

  再次醒过来,杨晴语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又有几分熟悉的房间里。诺大的落地窗,灰黑色的窗帘,而床上,是清一玄色的被套和床单……

  这里,是耿逸寒的房间!

  她敲了敲自己疼痛不已的头,昏迷前的记忆零零碎碎的回到她的脑中——林慧给她喝了一杯牛奶,然后她就昏迷了,在她迷迷糊糊之际,她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一个长相丑恶的男人用那种让人很恶心的目光看着她……

  她是怎么回到这儿的?

  莫名的,知道自己是在耿逸寒的地方醒来的,杨晴语下意识的放轻松了不少。

  她正想起身,房门突然开了,杨晴语吓得猛的又钻进了被窝里。

  “小姐,您醒来啦!”云婶看到床上的动静,心里一喜。

  杨晴语缓缓从被窝里探出头,盯着云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怔怔的看着她。

  对这栋大别墅里的人,杨晴语还很陌生,但是她能感觉得出,云婶是真心待她好。

  云婶退出房门,走到楼梯口,忽而对楼下喊道。

  “少爷,小姐醒过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限制级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限制级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