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是我救了你
呆萌无抗力2019-08-21 01:082,191

  牧玖笑随大夫去医馆取了药,便回了破庙,回了破庙牧玖笑就地取材的将药给煎了,随后用她平时用来乞讨的瓷碗把药汁到了进去。

  不是很熟练的扶起男孩,托着他的嘴,将药吹凉一些,给他喂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天已经快黑了。牧玖笑见男孩依旧不见有醒的迹象,便自顾自的将男孩挪到了平时自己睡觉的地方,而她自己则和出去讨了一天钱回来的乞丐们聊起了天。

  “莫婶,今儿个讨了多少啊?看你回来的挺早,莫不是遇着贵人了?”莫婶就是先前牧玖笑委托她帮忙照看一下男孩的大婶。

  “别提了,今儿财没发,反倒破财了。”莫婶颇为懊恼的拍了拍乱糟糟的衣服。

  “此话怎讲?”牧玖笑来了兴致,莫婶性子挺温和,但腿脚不方便,因此才沦落至乞讨。每次清晨她总是出去的最早,回来的最晚。不过每次收获都不错。这其中关键在于她选了个好地方。

  “今儿个我照往常一样去那酒楼门口蹲点,没曾想,才半天多,酒楼一管事的就出来轰我走。还把我碗给摔了。碗没了,还得去买个碗,你说是不是破财了?”莫婶不及不缓道。

  “平时不是挺好的嘛。今日那管事是怎的了?”牧玖笑不解。平日里莫婶也是在那乞讨,那儿的管事倒也通情理,不曾为难于莫婶。

  “听说是酒楼上头来人了,所以门前不得出现我等乞儿。”莫婶语气了。无不透着无奈。

  乞儿。对啊。乞儿是最卑微的那个。毫无尊严。

  “莫婶别难过。等我长大了,就去找个差事。到时养你。”在牧玖笑眼里,莫婶待她很好,之前几次她没讨到钱和吃食,都是莫婶帮助的她。这一年来,对她而言,莫婶就像她的母亲。

  “你这小子。在这女子为尊的年代。你要想找份好差事谈何容易。”莫婶摸了摸牧玖笑的脑袋瓜。

  “莫婶你就相信我好了。”牧玖笑似乎不满莫婶的不相信。有些气恼的说道。

  “好好好。莫婶相信你。”莫婶摇了摇头,看向了那个男孩道“玖笑,这孩子你从哪弄回来的。看样子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孩啊。”

  “之前在镇里乞讨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他在挨揍。后来我见那群人走了,就想着看他死没。一时心软就把他带回来了。”牧玖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毕竟她自身都照顾不好,现如今还搭上一男孩。想也明白日后的日子。

  “那你请大夫的钱从哪来的?”牧玖笑她了解,这孩子以前很孤僻,但从一年前摔了脑袋醒来后,就开始活泼起来。不过,虽说活泼了,给人也是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但其实这孩子心底还是凉薄的。救那孩子怕也是另有打算。至于钱,牧玖笑三天打鱼俩天晒网的乞讨方式,她真的不认为,牧玖笑会有存私房钱。

  “找别人借的。”牧玖笑波澜不惊道。

  “找……”就待莫婶还想再问些啥时。却不曾想没等她说完,本来躺在一旁没什么声响的男孩突然出声了。

  “嗯~水。”嘤咛的声音,很小,但牧玖笑还是听见了。她飞快的跑去了破庙外边的一口井,用木桶将水从井底弄上来,再用双手捧了一点水,慢慢的走回破庙,将水送到了男孩的口边。

  得到水滋润的男孩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昏暗的天色,再环顾四周无不透着破烂。再看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小孩,似乎有些眼熟。很像之前那个乞儿。

  “你醒了啊。”牧玖笑趴在男孩边上,陈述道。

  “我怎么在这?”男孩费力的让自己坐起来。许是高烧才退,有些恍惚的晃了晃脑袋。

  “这是我平日住的地方,是我救了你。”牧玖笑有些嘚瑟道。好看的桃花眼写满了,我是你救命恩人,快来感谢我吧。浑然将眼前男孩眼里的厌恶给忽视了。

  “呵,说吧,你想得到什么。”男孩没有任何感激的表情和语言,仅仅是讥讽的笑了一声,冷冷开口。

  “欸。”男孩的话,反倒让牧玖笑无法回答了。本来她是想忽悠忽悠这小屁孩,让自己以后有个着落。谁知道这小破孩这么早熟,还问了个让她无法回答的事。真是!

  牧玖笑的迟疑更让男孩知道,他猜对了。果然,这就是现实,就算是一介乞儿,也是满腹心机。

  要说男孩为何如此早熟,这和他的身世有着莫大的关系。东姬是个女尊国,男子地位本就不高,他生在月家,东姬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他母亲则是月家的家主。他爹爹是母亲的侧夫,家中他排第四,因为爹爹在生他之时难产,所以他从小便是由母亲的正夫带大。那个,他尊称了八年父亲的人。真是好笑,尊称了那么久的至亲却是害死自己生父之人。待他好,也仅仅是,想要母亲的专宠。在知道他知道真相后,又使计将他丢至这城镇中月家的旁支。他一开始不相信。可现实让他绝望。宠他八年的父亲,是杀父仇人,母亲也听信谗言,任他自生自灭。三年非人的生活,他早已看破了人情冷暖。若非他慢慢显示自己的才华,他恐怕,早已离世了吧。月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不要你报答我。我像是那种人嘛。”牧玖笑心里纠结很久。最终还是决定不让这男孩报答她了,看这小屁孩穿着虽不错,但那么早懂得人情世故,八成都是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她,不是什么好人。救他的确有目的。但她目的也挺简单的。就是想温饱而已。

  “是么?”男孩错愕的反问道。

  “对啊。我叫牧玖笑,你叫什么?”

  “月夭。”月夭淡漠的吐出俩个字。

  “月夭?你是那月家的天才小少爷?”牧玖笑有些夸张的捂着嘴。作为一个乞儿,最不缺的就是八卦。

  平日没事,她总会和别的乞丐聊天什么的。人多嘴杂,八卦也就听得不少了。

  月夭,洛湖月家的表少爷,从半年前,他可谓是流言不断啊。十一岁的年龄。已经可以出口成诗,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还能看懂账簿。不可谓是天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本红妆:拐个帝师当老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本红妆:拐个帝师当老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