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话 英雄救美1
海伊血2015-12-28 17:023,276

  林音站在角落中,片刻前汹涌澎湃的心已经稍稍平复,另一股不能遏制的热血哄的一声袭上脑门,林音怒了,唰地站立起来,看着那些围观人群冷漠的嘴脸,她心底一阵发寒,嘴角却止不住的冷笑,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总是存在着一些事不关己看热闹的人。

  只是对于眼前这样诡异又真实的情况,恼怒的林音疑惑了。

  林音看了会,从他们交流的只言片语和之前自己模糊中听到的对话中大概明白了一点,像是旧俗和老套的电视剧中放的,只是这回是一个男子卖身,还是一个消瘦单薄的男子。

  要不是情况严重,林音真想笑出来,这是什么诡异情况?

  只是来不及感慨,眼看着那群打手气势汹汹拖人的架势,之后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这个男子如果就这样被他们带走,肯定凶多吉少。虽然还没有了解清楚整个事情的经过,但眼看那个白衣男子就要被强行带走,林音当下脑子一热,什么也顾不得地挺身而出。

  “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女子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如鬼魅般传来,所有人被这个带着阴风的声音吓了一跳,都胆颤心惊地转过头。不约而同地看到一个瘦弱的女子从角落的阴影中走出,身上还没来的及换下那一身素白的丧服,刚苏醒的脸上毫无血色,惨白的吓人,她乍然走出来,无声无息像是一个来索命的女鬼。

  一出声,林音也被自己的沙哑暗沉的嗓音吓到了,这才惊觉自己的咽喉干裂得难受,像是在沙漠中行走了几天没有进水的旅人。

  只是女子那双漆黑的眼睛带着从未有过的锐利,同时雪亮如军刀,带着冷冷的刺人寒意,陡然间,每个被她目光扫视到的人,都有一种刀刃加颈的感觉。

  林音的话刚落,当即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尖叫,“诈尸——”话一出,整个人群像是炸开了锅。胆小的人群已经一哄而散,向着庭院的大门奔去。拥挤奔跑中有不少人被推搡在地上,一时间没爬起来,连着被人踩了好几脚。

  但似乎是顾及到身后的那个可怖索命的女鬼,那些被踩到的人也顾不上喊疼,连滚带爬地到了门口,惊叫着爬起来跑了出去,谁也不敢回头。

  不一会,不大的庭院中就剩下那队气势汹汹的打手,浓妆的锦服中年男子,被他们夹在中间、因为害怕而不停颤抖的白衣男子以及站在他身后和他们冷冷对视的素衣女子。

  一时间,空气凝重如铁,谁也不敢先开腔。

  那些打手似乎也因为突然出声的林音吓了一大跳,每个人瞬间苍白了脸,但毕竟是一群见过血腥的人,还算镇定地立在庭院中,况且没有行首的吩咐他们也不敢逃,要是这样慌不择路地逃跑,回去的惩罚可是不轻的。

  看着一群凶神恶煞的打手们并不是很好的脸色,林音在心底冷笑起来,原本这群无恶不作的打手还是害怕所谓的鬼魅?

  良久,庭院中的几人终于回过神,原本畏惧和害怕的目光变得清明而疑惑,静静地看着忽然出现在庭院中的素衣女子。

  望着像是鬼魅般突然出现在庭院中的白衣女子,每个人都在心底暗暗猜测着她究竟是人是鬼,但目光触及到她惨白无血色的小脸时,所有人下意识的一惊,不由自主的退开两步。

  被架着的麻衣男子蓦然间听到这个声音,先是呆愣住了,接着不可置信地僵硬着转头看向白衣女子。

  原本清秀艳丽的脸上泪水交错,水亮的眼睛中弥漫着绝望和无助,显得暗淡无光。涣散的眼睛终于定格在脸色苍白的素衣女子身上,慢慢的,男子原本绝望僵硬的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像是看到了救星般。

  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一下子挣脱开那两个被林音吓傻的强壮男子的钳制,奔到林音的面前,想冲上前抱出这个素衣女子。

  但看到女子冷漠的表情和冰霜的眼神,像是能冻结一切,男子又在林音的面前硬生生地停顿住,之后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掩面痛哭起来。

  林音第一秒也被这个男子惊愕住了,第一是这个男子绝美的样貌,第二是这个男子诡异的行为——他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听到这样巨大的声响,林音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不觉得膝盖疼吗?

  “妻主——”男子哽咽着,像是有许多话要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接着嚎啕大哭起来,似乎是要一下子把自己所受的所有委屈和苦水,全都哭出来。

  林音秀丽的脸上再也不能遏制地露出诧异的表情,这次是因为这个俊美男子奇怪的称呼,虽然在刚苏醒的时候听到过,但当时林音意识不是很清醒,以为妻主只是一个人名字,没想到妻主居然喊的是她。

  林音确定自己没有耳鸣,也没有耳聋,更没有出现幻听,她压下心底再次翻腾起来的海浪,只是微微蹙眉,难道妻主是自己名字?但再仔细一想也不对呀!哪有人喊我的妻主?你的妻主?

  林音秀气的脸上露出扭曲的表情,配上她苍白的脸,带上了几分狰狞的可怖。她看着美丽男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不悦的皱眉——她最讨厌男人哭了。

  虽然眼前这个男子很美丽,是的,是美丽——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勾人的挑花眼泛着盈盈光波,高挺的鼻梁下,是饱满水润的红唇,这真的是一个活脱脱的美男子呀!

  如果忽略他此时没有形象的大哭,林音觉得还是比较赏心悦目的,但他哭天抢地的架势真心让林音不敢恭维,凄惨的好像家里死了重要的人。素衣女子第一次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她盯着这个男子看了好久,最终捂着额头无奈地叹了口气——被他打败了。

  林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面对眼前诡异的情况,她也来不及思索究竟是发生了哪些事情。只是想着先救下这个可怜的单薄男子,可他这样天崩地裂大哭的架势让林音根本不能静下心好好思考应对这群面色不善的打手。

  “别哭了,哭什么哭——”本就头痛欲裂的女子被他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不自觉就吼了出来。

  男子被她严厉的吼声吓住了,呆呆地停止了哭泣,无措而无辜地睁着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怔怔的看着一脸凶相又无可奈何揉着太阳穴的素衣女子。

  男子美丽白皙的脸上泪水交错,虽然停止的哭声,但依旧轻声啜泣着,掩面嘤嘤答道,“墨棋不哭了,妻主不要生气。”

  他细小的声音中带着哽咽,仿若受了莫大的委屈,好像林音吼他是犯了什么天大的罪过,他细细嘤嘤的声音更像是在无声的控告和指责。

  林音觉得自己要疯了,她最受不了男子像是一个柔弱女人般大哭,她都做不出这样矫情的事,更何况还是一个大男子。这样像是撒娇般的轻声哭诉让她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男子垂下头抬起手,用长长的衣袖将脸上的泪水擦去,低着头,一副小媳妇受了委屈又不敢言说的样子。

  林音头疼得揉着脑袋,不再理会他,她将目光放在庭院中已经回过神来的锦服中年男子身上,毫无征兆的,林音阴测测地笑了,不能怪她恶劣的心情在作祟,她就是想恶整一下这个让她看不顺眼的男子。

  原本一对精明的目光在素衣女子身上来回大胆地扫视着,但触及她像是女鬼般阴森的笑容时,陆连整个脸一白,瞬间又绿了,微微浑浊布满算计的眼睛里流露出克制不住的恐惧。

  “你到底是人是鬼?”古人还是比较迷信的,对于神灵怀着崇高的敬仰,相对的,对于鬼魅也有着说不出的恐慌害怕。陆连不知道此时他的声音里带着颤抖的战栗。

  看着他抹着白粉的脸上扭曲出有趣生动的害怕表情,林音真想放声笑出来的,但又只能硬生生的憋着,林音感觉自己都快憋出内伤了,她想此时自己脸上的表情定是很古怪。

  “你说呢?”的确,虽然林音刻意憋着,但她灵动转悠的杏仁眼睛已经出卖了她,带着狡黠的笑意,任谁都看出这个素衣女子是在刻意捉弄他们。

  回过神的陆连心下明白几分,暗骂自己没出息,经营醉红楼这么些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今天倒是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子吓住了。

  不过紧接着,陆连疑惑地蹙眉,有些不解,在鄠县,谁不知道林家家主——林音是一个胆小怕事、优柔寡断的女人。

  前几天,毫无征兆地,这个女人一夜之间猝死,每个人都在暗叹老天爷终于开眼了。不过也是一夕之间这个女人又死而复生,而且此次见到这个女子,感觉还不一样?

  只是想到不管对方是人是鬼,自己有握有她侧夫的亲笔画押签字契约书,陆连也不由暗暗有了些底气,想着自己毕竟是他们的债主。

  “林家主,你的侧夫墨棋可是自愿签字卖身到我们醉红楼的,按照规矩,我今儿个就要带他回去和楼主复命的。”他昂着头,像是一只斗志昂扬的公鸡,只是不知道他此时傲慢的表情在林音眼中是多么滑稽又可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