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奇怪的病例
闷骚的蝎子2017-12-27 16:292,141

  “所以说萧逸是国宝啊!四象针法的传人,破格持证,天经地义吧!”李青山看向萧逸的眼神中,满是炽热。

  楚柏淮脸色迅速地变幻着,最后却是定格在了一种阴狠:“若真是四象针法的传人,这自然没人敢反驳,只是,四象针法失传了上千年了,又有谁会认得?别是李会长擅自认定的吧?”

  “哼,你放心,有你见识到的那一天!下月初一,就是我们中医协会一年一度的交流会,到时候,自然要让你开开眼,也好让百草堂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免得一直眼睛长到头顶上,把全海城的中医都不放到眼睛里了。”李青山语气很是不善地回到。

  想来这么多年,百草堂仗着百年老字号的名头,也是不太把李青山这个中医协会的会长放在眼里,才会让老李这么不乐意。

  “哼!我倒是要拭目以待的!文杰,我们走!”楚柏淮阴狠地看了萧逸一眼,拉着楚文杰就要出门。

  “二爷爷,我的手……”楚文杰苦着一张脸,叫道。

  “但凡是点穴,过了一定时辰就会自解,忍忍吧。”楚柏淮冷声说道。

  “可是,二爷爷,真的好疼啊,都肿了!”楚文杰眼泪汪汪,突然转身,挣脱了楚柏淮的手,扑到了萧逸脚边,抓住了萧逸的裤腿,失声叫道:“萧医生,萧神医,你大人有大量,帮我解了穴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给您赔礼道歉行不行啊?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就当我,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唉,朽木不可雕也!”楚柏淮看了楚文杰那卑躬屈膝,摇尾乞怜的怂样,恼怒地一跺脚。

  萧逸小腿一抬,轻松弹开了楚文杰的手,冷冷说道:“是谁想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敢对晓月出言不逊!”

  “啊?”楚文杰小脸一白,急忙爬向了晓月,哀声求道:“秦晓月,对不起!求求你,让萧神医帮我解了穴吧……呜呜,真的好疼啊……”

  楚文杰不顾形象地在晓月脚边大哭起来,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哼,早知如此,就不该那么嚣张!”晓月厌恶地一跺脚,离开了楚文杰,却也走到了萧逸面前说道:“萧大哥,就给他解了吧,免得他哭脏了咱们的地。”

  萧逸冷冷地看向了跪伏在地上的楚文杰,说道:“解穴可以,只是你以后要是再敢纠缠晓月,就不是手臂动上一天这么简单了!”

  楚文杰一听这话,简直是喜出望外,急忙扑到了萧逸脚边,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连声说道:“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纠缠秦晓月了!我这种人怎么配追求秦晓月呢?”

  “记住你说的话!”萧逸冷冷说完,手一伸,抓住了楚文杰的胳膊,手指一扣他的尺泽穴和天井穴,狠狠地一按。

  “啊!”楚文杰一声痛叫。

  不过,却也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胳膊终于停止了那该死的摇摆。

  楚文杰满脸冷汗,灰溜溜地向门外走去。

  楚柏淮老脸通红,恨恨地跺了一下脚,爷俩坐上了那辆奥迪A8,一分钟都不想耽搁,绝尘而去。

  “李教授,真是谢谢你了!”晓月眼见着一场被封店的危机解除,走到了李青山的面前,真诚地道谢。

  “是啊,李院长,今儿您要是不来,我们爷们今晚恐怕就得睡到大街上去了!”老秦逃过一劫,唏嘘不已。

  李青山却是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老秦同志,晓月同学,你们都别客气,能为萧医生尽点绵薄之力,是我的荣幸,也是我们中医协会的荣幸。这对于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我国的中医药事业来讲,萧医生却是至宝。”

  萧逸闻言,笑着说道:“呵呵,如此说来,我要是不把这四象针法贡献出来,还真是说不过去了?”

  李青山急忙摆手,解释道:“不不不,萧医生,您别误会,中医向来讲究传承,有缘千里来相传,无缘,即便是父子,也不能传授,萧医生的四象针法只要能够造福人民,就已经是苍生之福了。”

  “哈哈,好一个有缘千里来相传,李院长你能目睹我的针法,并能当场认出来,显然,你我是有缘的,你放心,这四象针法,我一定会传给你。”萧逸朗声说道,话语里却是一种无人能及的豪迈。

  李青山闻言,禁不住手指都颤抖起来,满头的华发抖动着,激动地说道:“多谢萧医生。”

  “不必再客气,你就叫我萧逸吧。”萧逸笑着说。

  “是,是。”李青山兴奋地搓着手。

  那个卫生局的沈科长,从李青山进门那一刻起,就被晾到了一旁,眼见着李青山亲自为萧逸送来了行医资格证,沈向前自知此行是讨不到好去了,再看看李青山对萧逸毕恭毕敬的态度,沈向前审时度势,溜向了门口。尽管平白挨了老秦一大扫把,但是此刻也只得忍了。

  “沈科长,以后,济世堂的事情,你得谨慎点了!”李青山望着就要溜出门口的沈向前,冷冷说道。

  “是是,李老爷子,今晚的事儿,也是个误会,误会!还希望,老爷子能在李市长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啊!”沈向前一张肥脸上满是油水和汗水,点头哈腰地说道。

  “哼,只怕是我肯说,李毅也记不得你是哪个!”李青山毫不留情面地说道。

  “呃……”沈向前讨了老大个没趣,却也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心里不免对楚柏淮爷俩懊恼不已,“妈的,要举报也弄清别人的底细啊!害的老子白挨了一扫把不说,还得罪了李市长的老子!真他妈的晦气!”

  不提沈向前满肚子怒气,却说,李青山也随之大步走出了诊所。

  一会儿工夫,竟拉了一个中年男人,一起走了回来。

  “萧医生,不,萧逸,你给看看,这个病号,是今天来我们附属医院就诊的,”李青山一指那个男人,说道,“萧逸,不瞒你说,我从医几十年,还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病例。”

继续阅读:第21章 针到病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仙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