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保卫子宫
闷骚的蝎子2018-03-29 12:472,118

  而从诊室外一大排排队等候的病人,也可以看出,这个余子曼似乎在这个领域,还真是很有名气。

  萧逸众人进了诊室,只见一袭白大褂,戴着大大口罩的女医生余子曼正在低头写着病历。看见了王雯雯,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还不去手术?”

  “医生,我们想取消手术。”秦芳替女儿说出了要求。

  “哦?为什么呢?”余子曼态度认真地问道。

  “我觉得她的病根本不用切除子宫,用中医的手段完全可以治愈。”萧逸上前一步说道。

  余子曼放下了手中的笔,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萧逸一通,啪地拿出了为王雯雯检验的所有材料,摊在了桌子上,冷声说道:“看来你是在怀疑我们的检查结果了?病人四个月前做过人流手术,三月前月经恢复以后一直出血不止,或崩或漏淋漓到现在,从未停止过。我们医院对其进行了组织检查,根据检查的结果,诊断出,这是子宫癌前病变。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证据质疑我们的决定?我只是希望你们家属能够相信科学!”

  “我不懂什么叫科学,我只知道能够诊断出病人的病因,并且用最简便快捷的方式,解除她的病痛,这就是医学。”萧逸沉声说道。

  余子曼哼了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完全同意你刚才的说法,我们之所以要切除病人的子宫,就是为了解除她的病痛,从更根本的目的来说,还要舍卒保军,保住她的性命。”

  “哪个是卒?哪个又是军呢?你可知道人体根本就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王雯雯的症状,从我诊脉的结果来看,只是任脉严重瘀阻,而小腹空虚如棉,下焦根本没有癌瘤之阴实症候。也就是说根本不是子宫癌,她只不过是任脉瘀血凝滞,自我修复能力差,所以才导致不停出血。只要用针泻实补虚,分分钟就可以让她止住流血。”萧逸掷地有声,侃侃而谈。

  余子曼不怒反笑,抱着双臂,说道:“好啊,竟然如此,我不介意你在我的诊室内现场演示一下,若是你真能像你所说的那样,从今天起,我拜你为师。”

  余子曼也是动了真火,而且清楚地知道王雯雯的病情,才敢如此说话。

  萧逸嘴角轻笑,说道:“此话当真?”

  “当然当真,有这么多病人作证。”余子曼一指门口的病人们。

  萧逸挽了挽袖子,扶着王雯雯就坐到了李青山为病人诊病的椅子上,拿出了银针。

  “这个小中医年纪不大,竟敢来砸余医生的场子啊?”

  “我看这些人搞不好是医闹,余医生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哪能轻易出错呢?”

  “中医虽然有独到之处,但是,像子宫癌这种病,还是得看西医啊。”

  “就在这椅子上针灸吗?这也太像儿戏了!”

  “就是,怎么看怎么像骗子,要是这样都能治好这种病,医院就都关门了。”

  病人们窃窃私语,甚至有的拿出了手机,要记录下这一场纷争。

  正在此时,却是有几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恰好路过了诊室门口,分开众人,走进门内。

  “怎么回事儿,余医生?”为首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年医生,沉声问道。

  “李院长。”余子曼指了下萧逸,几句话,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哦?竟有这样的中医?”李青山院长眉头一挑,看向了萧逸。

  萧逸却充耳不闻旁人的议论,熟练至极地将银针刺入了王雯雯任脉的几处大穴。

  “啊,好疼啊!”不同于寻常的病人,王雯雯一被针入,就是一声痛呼。

  “疼就对了,你的任脉严重不通,任脉主生育,所以才表现为子宫有问题,我就是要用大补大泻的手法,打通你任脉的阻滞。”萧逸说着手下不停,银针不停地捻动。

  把个王雯雯疼的啊,紧紧地咬住了嘴唇,双手死死地扣住了座下的椅子,一会儿功夫,竟被汗水湿透了衣襟。

  “再坚持一下。”萧逸一边说着,一边以熟练的手法,在针尾轻轻一捻,俗世间失传了千年的绝技“四象针法”,再度被萧逸使了出来,几根银针顷刻间以一种特别的频率震荡了起来。

  “呀,银针还震呢。”

  “怎么红了?出红线了!”

  众人一声声惊叫,这种中医的针法,却是从来不曾见过的。

  老院长李青山见了此景突然脸色大变,疾步走到了萧逸身前,看着那兀自震颤不已的针尾,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了一段古籍上记载的针法,可是,马上却被他自己否定了,那种针法,已经失传了上千年了,眼前的小中医才有多大?怎么可能知道那种针法?

  可是,那银针奇特的振荡频率,已经随之而出的穴位处的红线,却又实实在在地和古籍上记载的一般无二。

  李青山院长纠结了,终于忍不住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敢问,这是什么针法?”

  “四象针法!”萧逸头也没抬地答道。

  “四,四象针法?老天爷啊!真的是四象针法?”李青山脸色剧变,手指不可遏止地颤抖了起来。

  萧逸抬眼看了一眼激动的李青山,笑了笑,没想到,俗世间还是有识货的人。

  “好了!”留针能有十几分钟,萧逸依次拔出了银针。

  秦芳马上抢到了女儿身边问道:“雯雯,怎么样?”

  “妈呀,太疼了,比生孩子还要疼!”王雯雯虚弱地说道。

  “秦大姐,您女儿崩漏已经止住了,带她去仔细地清洗一下。”萧逸收了银针,吩咐道。

  “哎,好!”秦芳急忙扶着女儿自去清洗。

  周围的病人却是一阵议论。

  “这一共才多长时间啊?不到半个小时吧?就这么几针下去,就能止住血?”

  “谁知道呢?一会儿就知道结果了。”

  李青山却是眼睛一直没有离了萧逸,整个人如泥塑木雕一般。

继续阅读:第12章 你敢迎战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仙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