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怒火
不妖不媚2019-06-15 05:111,515

  婚后第三天回门是A市的习俗,可这对于贺霆鋆和慕之婳这对关系怪异的夫妻来说,这显然就是空话。

  慕之婳以为,贺霆鋆这一走,之后就很难会想起还有一个她,可是,婚后第三天的晚上,在慕之婳吃晚餐的时间,贺霆鋆竟然又出现了。

  慕之婳看着直接开门进来的贺霆鋆,一惊,差点没把面前的泡面桶给弄翻,她咽下口中的面条,手足无措地站在餐桌旁。

  贺霆鋆只着了一件白色衬衫,领带松松垮垮的,外套随意的搭在臂弯,姿态慵懒。

  “你……你怎么回来了?”

  贺霆鋆随意地扫了一眼穿着一条粉红色卡通睡裙的慕之婳,眉峰微不可察的轻挑,然后目光移到桌子上那桶泡面上,抬起腕表看了一眼,“现在是北平时间9:43,这是你的晚餐还是夜宵?”

  慕之婳抿了抿嘴,她闻到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酒味,毫无疑问,贺霆鋆喝酒了。

  “晚餐,你要不要来点?”

  贺霆鋆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走到客厅将外套随意的扔到沙发上,高大的身躯也随之倒下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假寐。

  慕之婳战战兢兢的飞速解决掉晚餐,最后在贺霆鋆对面坐定。

  她打量了他半天,不敢开口叫他,不知他是醉的厉害还是只是在闭目假寐。

  就这样对坐着不知道多久,贺霆鋆终于幽幽醒来,慵懒的支起身子,看了一眼对面和前天早上他离去时动作一致的慕之婳,鼻间发出一声冷笑,这个女人好像很喜欢用这个姿态来谈事情,像是在防备着一切,竖着任多么锋利的矛枪都刺不破的盾牌。

  “去给我放洗澡水吧。”贺霆鋆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今晚的应酬喝得有点多,饶是自诩很会喝酒的他都有些犯晕。

  “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

  “你有意见?”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慕之婳看着面带愠怒的贺霆鋆,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多愚蠢。

  “觉得即使和我结婚后你还能保全自身吗?”贺霆鋆能感觉出来,或许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有些不一样,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她和他一样,对于这场婚姻都是不情愿的,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或许也是个契机。

  “你喝醉了。”慕之婳并不顺着他的话说,她明白,她只是慕行文作为回报送给贺霆鋆的,在他面前,她没有傲气的资格。

  “还好,起码还清醒记得我来这里的目的。”贺霆鋆撑着站起身,步伐虚浮的往楼上走。

  慕之婳脑子里冒着问号,但是看着他的背影却问不出口,只能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贺霆鋆直接走向大床,悠悠地躺上去,慕之婳识趣的走进浴室,给他放洗澡水,她就算再不情愿,也明白她的职责。

  贺霆鋆伸手去摸裤袋想要抽烟,却发现口袋里空荡荡的,这才翻起身去开床头柜,抽屉里很空,自然没有他要找的烟,只有一个白色的药罐。

  他拿出来去看瓶身上的标签,而看完瓶身上的字之后,双目骤然阴冷,周身霎时笼上了一层寒气。

  该死的,这女人竟然背着他吃避孕药!

  慕之婳放好水,一出门就撞上挺立在浴室门口的贺霆鋆,抬头看他,下一秒就被他面上的表情吓得不禁踉跄的退后了两步,摆出防备的表情。

  “你怎么了?”

  贺霆鋆慢慢举起那个已经被他捏变形的白色瓶子,恶狠的说,“你是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慕之婳看清他手里的东西,也是一愣,但是随即便沉着声开口,“这么简单的字你都不认识?”

  “慕之婳,我没有多少好心情陪你开玩笑,你是觉得我看起来太和善所以无法无天不把我放眼里还是怎样?”

  “贺霆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慕之婳努力稳住声音,不让自己的紧张泄露。

  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明白贺霆鋆的意思,她以为,在避孕这件事情上,他们应该是站在统一战线才对,但是他现在的反应却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他们这样的婚姻,如果有了孩子,不应该是乱上加乱吗?

  “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

继续阅读:第3章 三年之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婚缠之老公求复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