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杀意
生笔马靓2019-11-27 11:403,232

  另外一名巡捕又说道:“哎,你说这条蛇会不会昨天晚上已经回去了?”

  小黄摇头道:“这个应该不可能,早上我看他们夫妻下来买菜的时候,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呢!所以他们应该是在担心那条蛇!”

  “嗡!”然而正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朝这边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们面前。

  从上面走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司机,而另一人却是西装革履,一副英俊不凡的模样,三十岁左右,看上去有些面善,不过我随即却想起来了,他很像邢永定,没错,虽然只有三分像,但我不会看错。

  他们接下来的对话,却印证了我的猜测,这时那几名巡捕见这人来了,立马迎了上去,小黄语气略带恭敬的说道:“邢大少,是你来了啊!”

  我一听,果然是邢家人,这么说来,应该是邢永定的哥哥了,他应该是为他弟弟的事来的。

  邢大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嗯!那条蛇还没抓到?”

  小黄带着笑容,说道:“大少,我们现在正在守着呢,不过它确实还没回来!”

  邢大少看了看我们的小区,问道:“季家夫妻住哪一栋你应该知道吧?”

  小黄立马点头道:“知道,大少是要去找他们?”

  邢大少点了点头:“不错,听说咬死我弟弟的那条蛇,就是他们夫妻养的对吧?那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去找他们谈谈呢?”

  “对对,应该的,那我这就带大少上去吧!”小黄说完,然后就准备带着邢大少上楼去了。

  他回头对另外两名巡捕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守着,我先带大少上楼去找季家夫妻,如果有什么情况,你们就打电话通知我,知道吗?”

  那两名巡捕点头道:“嗯,好的!”

  我见他们要上去找我父母,就对旁边的黑脊蛇说道:“小黑,我要上去看看我父……呃,看看之前收留过我的恩人,我怕这些人去找他们麻烦,你要不要去?”

  哪知黑脊蛇却反驳道:“哥,你别叫我小黑行不,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长得黑,所以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小白,希望自己能长白一点。”

  听后,我一阵无语,不过现在也没时间跟他斗嘴,点头道:“好,那小白,你要不要上去?”

  小白说道:“去啊,既然你恩人有难,我肯定要去帮忙的,走吧!”

  “好!”说完,我就带着它悄悄的从后面窗户上爬了上去,然后悄悄的又溜进了我的房间里,和小白躲在了卧室的门后面。

  这时我父母正在客厅里说着话,突然门被敲响了,我父亲起身去开门,不过当打开门看到是一个陌生人,和一个巡捕的时候,我父亲皱了皱眉。

  因为小黄他是认识的,上次还来抓过我,所以我父亲很不待见他,冷声道:“有什么事吗?”

  小黄没有在意我父亲的冷漠,说道:“这位是邢家大少,他找你们有点事!”

  听了小黄的话,我父亲看了看邢大少,见这人不是巡捕,而且还透着一股富贵的气息,应该跟他们这些巡捕不是同一路人。

  所以我父亲的脸色才缓和了一点,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找我们老两口有什么事吗?”

  邢大少轻轻一笑,然后也不等我父亲请他进屋,而是自己走了进来,一下坐在了我们的沙发上,说道:“我就直说吧!我弟弟被一条毒蛇给咬死了,而我打听到你们家却是养了一条毒蛇,所以我想看看那条蛇!”

  我父母两人同时一愣,我父亲问道:“先生,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这养蛇的人多了去了,你凭什么怀疑是我家这条?再说了,我家养的蛇已经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邢大少还没说话呢,旁边的小黄却说道:“难道大少会冤枉你们?既然你都说那条蛇已经出去了,那么我想它肯定是去咬死了二少,所以不敢回家了吧?”

  “那你告诉我,它跟你们那个什么二少,无冤无仇的,它为什么要去咬死他?”我父亲反问道。

  然而这一问,小黄却一下子说不出来了,难道他要告诉我父母,邢家二少就是杀死他们儿子的凶手,所以这条蛇是去替他报仇的?

  这时邢大少却说道:“两位,出个价吧,那条蛇我买了!”

  “呵呵!邢家大少真是阔气啊,不过我们老两口还真是没办法接受你的好意了,首先呢,就算那条蛇还在,我们也不可能卖给你的,其次呢,它现在确实没有回来,我们也不知道它去哪里了!”我父亲冷笑着看着他。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算了吧,我们走!”见我父亲不答应,邢大少就叫小黄出去了。

  不过我刚才在他起身的那一瞬间,好像在他眼里看到一丝杀意,虽然隐藏得很好,但我相信我绝对没看错。

  自从我这次又脱过皮后,我的视力和感应力也增加了不少,所以刚才虽然我是躲在卧室的门后,但我透过门缝却把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见他们走了,小白对我说道:“喂,他们都走了,你的恩人也没事,咱们也走吧!”

  我说道:“还不能走,麻烦还没过呢!”

  “为什么?”小白疑惑的向我问道。

  我没给它解释什么,只是说道:“你等等看就好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来,但我相信那个邢大少一定会叫人来的,因为他肯定知道咬死他弟弟的就是我这条蛇,毕竟上次他叫人来问我父母车牌号的那次,他的人也被我咬伤过,所以这事一连起来想,就跟我脱不了干系了。

  他们又以为我是我父母养的蛇,所以这一切,他们都算在了我父母的头上,但他们也没想想,当初就是他们家的邢永定,故意将我害死,难道一命抵一命,不公平吗?

  是的,在他们眼里,就算我死一百次,也抵不过他们家的一条命,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命如草芥,死了就死了。

  所以在他们心中,这并不是公平不公平,而是他们家的邢永定被我咬死了,那么这条蛇又是我父母养的,他们不但要杀掉这条蛇,而且连我父母也要受到牵连。

  在他们眼里,他们就是法律,想到这里,我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杀意,既然你们敢动我父母,那我也不管你们是谁,统统该死,因为在我眼里也是一样,法律对我没用。

  突然我旁边的小白,一边后退一边说道:“你怎么了,你身上的气息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我一怔,随后收起了杀意,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刚刚我想到了一件令我十分愤怒的事,所以吓着你了。”

  我没想到,我身上的杀意会这么重,居然连小白都感应到了,这时小白说道:“你到底怎么了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把你气成这样?”

  我没有回答它,而是甩了甩脑袋,说道:“小白,等下可能会有危险,要不你先下去躲起来吧,等我解决了这里的事,我就再去找你。”

  “哥,你说什么话啊,你把我小白当成什么蛇了?在你有危险的时候我怎么可能走呢?既然认你做了老大,就算是死,我小白也要跟着你了!”哪知我一说,小白的反应居然这么大。

  不过听到它这样的话,我心里却是一暖,看来果然是这样,蛇类确实很重彼此之间的情义,我感动道:“小白,谢谢你!”

  “切,没事啦!”小白一甩头,大大咧咧的说道。

  然而我们一直在房间里等到天黑,我家房门终于被敲响了,顿时,我全身鳞片猛的缩紧,立马将卧室门用头顶开一条缝,进入了攻击状态,只要他们一动手,我就随时冲上去要他们的命。

  房门终于被我父亲打开了,一下子冲进来四个人,个个都长得硕壮无比,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他们见我父亲打开门后,还不等我父亲反应过来,便一下子冲了进来,然后把门反锁,我父亲吓了一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人说道:“最后问你一遍,那条蛇呢?”

  “没看见!”我父亲虽然害怕,但却还是硬气的说道,当然此时他也明白了,这些人又是来找我的。

  “嘿嘿!那就算了,你们受死吧!”那人突然露出了杀意,四人都从怀里掏出匕首,向我父亲刺去。

  “嗖!”早已做好攻击状态的我,没有半丝犹豫,闪电般的就冲向了那人,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且一丝毒液注鏡頭进去。

  没错,我是动了杀心,因为这也不怪我,是他们先要动手杀我父母,其他事或许我还能忍,但这件事很明显的是触碰到了我的逆鳞,所以我不得不杀他。

  然而就在我刚咬死向我父亲动手的那人,小白也一下窜了出来,扑向了离它最近的那人。

  这些人的目标正是我父母,所以根本没想到房间里会窜出两条蛇来,我瞬间解决了那个人过后,刚想转身扑向另一人,突然全身传来一股寒意,我吓了一跳,立马闪向一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蟒之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蟒之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