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保定第1章 不知身在何处
虎臣2019-07-26 02:091,976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有嫩绿满眼。轻飘飘的丝絮絮因风而起。

  满眼都是春光,真真一个好时节。

  春和景明,正适合踏青游玩,尤其是对文人骚客来说更是如此。

  在城西十里处的曲水河,集聚了上百人,都身着儒袍,面带自得地倚靠河边的树干或者亭台的栏杆上,把酒临风,高谈阔论,

  不用问,这里正在举办踏青诗会,总共来了一百多人,规模空前。

  到处都是马车,马车旁边站着奴仆们。

  一圈黄色的布幔在河边围出一片空地,有丝竹之声隐约传来。

  上百个士子磨了墨,提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有人一脸颓丧,有人则满面得色,更有人摇头晃脑地饿吟,诗会已经到了最高潮。

  ……

  痛,非常痛,连带着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几上放着文房四宝,眼前却是无数的片段在闪烁,如同快进的视频资料蜂拥而至,躲不开,也避不了。

  镜头中,一个弱冠少年正襟危坐,木讷讷地看着眼前的四书五经。

  镜头中,那是在夏天,知了在声嘶力竭地叫着,一个中年文士满面怒容地提着戒尺,雨点一样落到自己屁股上,“笨蛋,笨蛋,孺子不可教也!想我堂堂苏伦,十三岁中秀才,十八中进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笨如牛的儿子。”那是父亲。

  然后,戒尺如雨点一样落下来。

  “爹爹,爹爹,我真的读不进去书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看在死去的娘的份上,饶了我吧!”

  泪流满面的父亲停下了手,戒尺软软地落到地上。

  镜头中,少年如行尸走肉一般站在三叔四叔面前,任凭两个叔叔一口一个“呆子”地呵斥,身边是苏家子弟的讥笑。

  ……

  “这就是我这一世的人生吗,还真是失败啊!”苏木苦笑着摇头,脑袋里还是疼得厉害。那些属于这世苏木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快速而蛮不讲理地朝里面塞。

  “想不到穿越这种狗血无比的事情都被我碰上了,这运气不去买六合彩还真是可惜了?”一边用手指使劲按摩和太阳穴,一边苦笑。

  苏木本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准中年大叔,大学中文系毕业,因为成绩还算勉强,就留校做了个小教书匠。昨天晚上,导师所著的《明清八股文精选》、《明清科举制度》两本书终于顺利出版。

  老实说,在市场化和出版业不景气的今天,这种纯粹的学术著作根本就是赔钱货。

  这两本稿子从开始创作到现在,期间增删校对,历时四年,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拖延下去。不但导师改稿改到崩溃,就连做助手的苏木也将这两本书背得滚瓜烂熟。

  好在书稿终于顺利发行,虽然印数只有可怜巴巴的一千多册。

  怀胎二十四月,一朝分娩。两师生自然要大喝特喝,醉到一塌糊涂。

  谁曾想,一醒来,苏木就到了这里,穿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古代书生身上。

  “目前我只知道这里是河北省保定府清苑县,是古代,却弄不清是哪个年代?”

  海量的信息就这样不停灌来,一日一夜了,竟没有停息的时候。

  可惜,寻遍所有信息,苏木还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因为,被自己附身的这家伙是个傻子。

  而且昨天因为摔了一交,将头撞破,神思昏沉,这才被自己夺舍重生。

  自从重生到这个世界后,苏木就处于一种懵懵懂懂的状态,整个人就像是被魇住了,到现在,那灌输进来的记忆总算有些消停的迹象,他也慢慢恢复了神智,对自己目前的情形有了大约的了解。

  这个苏木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产后大出血去世了,估计是在娘胎里落下了病根,生下来脑袋就差一根弦,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智商堪忧。

  虽然他父亲也算是保定府有名的才子,可谓家有名师。可从五岁发蒙开始,光一本《三字经》就学了三年,等到十六岁,才算将几千个汉字认全,勉强可以读书作文。以他这种情况,科举入仕是没有希望的了。

  苏木的父亲虽然有才,可科举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自从中了举人之后,就带着儿子去京城参加进士科考试,一连考了五场,场场名落孙山。

  科举场上受到如此打击,又因为思念亡妻,苏木的父亲竟一病不起,这个时候才想着带儿子落叶归根。

  回乡不过一年就撒手人寰,将苏木孤零零留在这个世界上。

  苏木本来就笨,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也没人管。家族欺负他是个孤儿,又有些傻,自然不会再供养他读书,就连他手中仅存的那点钱财也被三叔和四叔以各种名义骗了去。

  只剩六十亩水田,靠着田租混日子。

  “我这世的生存环境好象不太好啊!”苏木不觉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忧虑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朗声道:“时辰已到,各位请交卷吧!”

  大家纷纷停笔,纷纷站起身来,将卷子送到首座那为清俊老人面前的案上。

  此刻,苏木这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头已经不疼了,自己这个人形U盘总算接收完所有的资料。

  可眼前的稿子上却还是一片空白。

  “这是在干什么呀……”苏木一惊,定睛看去:以柳、离人为题。

  “什么,是在写诗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好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好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