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碰了一鼻子灰
虎臣2019-07-26 02:082,966

  说起过继到大房,将来要喊自己亲生父母为三叔,苏瑞声心里其实没有丝毫负担和抵触。他在三房排行老二,又是庶出,就算是留在三房,以后也没办法继承家业。

  而他的嫡出大哥又是个颇有心计和手腕之人,自己虽然受父亲的宠信,将来却免不了要受他的憋屈。这个过继到苏木这一房,可谓是独立门户,有名义在手,又有母亲在暗地里支持,再弄个秀才功名,等老一辈过世之后,未必不能坐到族长位置。

  况且,父亲答应,一旦将苏木手头那六十亩地弄到手,给四叔一半之后,自己可以留下另外一半。哈哈,年纪轻轻就有田地在手,想想就美。

  说起来,苏瑞声也是个花天酒地惯了的人,无奈每个月也不过二三两银子的月份,根本就不够花。如果去了大房,没有人约束,那才是海阔天空了。

  苏瑞声今年十七岁,正是一个人最逆反的时期,如果总算是可以摆脱长辈的管教,心中忍不住一阵兴奋。

  见到苏瑞声色迷迷的目光,苏木心中有怒气涌上来:这小屁孩好胆,你谋我大房的财产也就罢了,居然打起了我身边人的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面上也不着色,只冷冷地看着苏瑞声:“瑞声要过继在大房来,那是好事。你也是儒家门徒,为兄且问你一句,知道什么叫着悌?你一来就要夺我贴身丫鬟,岂不有违圣人之道?”

  “哟,你这呆子也懂圣人之道?”苏瑞声哈哈笑起来:“你就是个傻子,连首诗也作……”

  话还没说完,苏木就瞪了他一眼。

  苏瑞声只觉得眼前这个苏木目光冰冷,高耸的眉毛如两把刀子一般锐利,心中突然一凛,只感觉眼前这个苏木是如此陌生,下一句话却说不下去。

  苏木依旧用平淡的语气道:“所谓悌,贾谊《道术》有云:弟爱兄谓之悌;又或,《孟子》中说:敬重兄长、善事兄长曰悌。这些年,你的书是怎么读的?你要过继到大房,我也是心中欣慰。不过,父亲去世三年整,长兄如父,你往年任性胡闹。今后,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要对你严加管教,自不能由着你的性子乱来。”

  “你……”

  “你什么你,怎么,不愿意到大房?”苏木哼了一声。

  苏瑞声没想到也不过一天时间,这个傻子大哥竟然变得如此厉害,左一句圣人之道,又一句孟子曰,占了道德高度,自己偏偏寻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他心中突然有些迷茫,这厮真是一个傻子吗?

  “宗祠什么时候开,现在吗?”不等苏瑞声说话,苏木又问。

  “都等着你呢!”

  “来的都又哪些人?”

  “我父亲,四叔,还有祖父一辈的几个叔公。”

  “知道了。”苏木随意地挥挥手:“下去吧,去回三叔四叔和族中各位长辈,就说苏木马上就到。”

  “好……”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苏瑞声突然醒悟过来,苏木问一句自己就规规矩矩地答一声,简直就是俯首帖耳。

  他刚才明明是要过在苏木面前显摆的,却弄成现在这种局面,有点自取其辱的味道。

  一想到这里,一张脸顿时憋成猪肝色,狠狠地看了苏木一眼,也不说话,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良久,门外才传来他愤怒的叫声:“呆子,以后定要你好看!”

  苏木终于露出笑容,他前世好歹也是一个大叔,社会经验丰富。再说,他又当了那么多年讲师,碰到过的刺头学生不知道有多少,要想在口舌上赢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毫无压力。

  刚才一席话他首先就先和苏瑞声论辈分,站在封建等级制度的高度上,用强大的气场将话题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上,果然让那苏瑞声小小地吃了个憋。

  真伦起来,苏瑞声这级别对手还不够班。

  苏木站起来,伸手将小蝶从地上扶起来,柔声问:“你手受伤了,可要紧?”

  “没……没什么大不了的。少爷……若是开了宗祠……我听人说,三老爷和四老爷要让你将田契交给瑞声少爷……”

  “不用担心,我自有计较。且放心好了,你是我的贴身丫鬟,咱们大房的事情自有我做主,自不能由着人欺负你。时辰已到,我过去了。”说完话,一提衣摆,大步朝外面走去。

  “少爷,等等我。”小蝶忙将瓷片偷偷地收进袖子,快步跟了上去。

  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她心中发狠:若瑞声少爷过继到大房来,要坏我贞洁。与其平白受他侮辱,还不如割脉死掉好了。小蝶入了大房,生是大少爷的人,死是大少爷的鬼。

  今日的情形对苏木对大房来说无疑是一场惊天大劫,但前面的苏木大袖飘飘,走得潇洒从容,全无畏惧之色。

  小蝶走在后面,只感觉有些跟不上了,急忙加快脚步。

  她心中也是奇怪,大少爷以前走起路来缩手缩脚,又因为人长得高,显得有些佝偻。可今日一挺直的身体,却显得如此俊逸,难道说他的病已经完全好了。

  在院子里走了半天,穿过四房的地界,就来到苏家的宗祠大堂。

  今天这里来了很多人,就连门口也站了不少家中的下人。

  正当中坐着的正是苏家族长苏三老爷,一脸的威严。在他身边,却是一个显得壮实的黑脸庞中年人,正是苏四老爷。

  三老爷和四老爷身后站着十六七岁的少年,正是苏木这一辈的几个堂弟。苏瑞声也在,见了苏木,满眼都是怒火。

  另外,在一张长案前站着几个白胡子的老头,正提着笔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

  这几人小蝶识的,正是苏家的几个叔公。

  苏四老爷一脸得色地同那几个老头说着什么,显然,众人正在写文书,要将苏瑞声的过继到大房去。等文书弄好,等下就是开宗祠,让苏瑞声在苏木父亲的灵前磕头完成仪式。

  眼前都是苏家的长辈,大少爷在其中辈分最低,落到他们手头,又有什么力量反抗,小蝶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可少爷为什么还是一脸的平静呢?

  小蝶看到苏木从容地走上前去,朝三老爷和四老爷一拱手:“见过三叔四叔,见过各位长辈,宗族议事开始了吗?”

  三老爷依旧是一脸的威严,也不说话,只微微点了点头。

  倒是那四老爷突然一拍桌子,恶声喝道:“苏木,你什么辈分,让你来参加宗族大会却迟迟不到,让这么多长辈等你!别人容得了你,族规却容不得。”

  苏木却笑了笑:“四叔且不要急,有一句话想问问三叔和瑞声。”

  苏三老爷眉毛一扬,有些不悦:“苏木,你有些呆傻,也撑不起的门面,也让别人笑话我们苏家。念及兄长在世时的情谊,我这个做兄弟的也不忍心看你们大房就此衰落下去,这将瑞声过继到大房。此事乃是族中长辈的公议,就这么定了,多得话也不用说。”

  苏木朝三老爷拱了拱手:“既然是长辈的公议,后生小子自然不会反对,瑞声若能过来撑起门户,乃是顾着兄弟之情。我这个做兄长的也欢喜得紧,这事就这样吧。”

  苏四老爷见苏木没有反对,一想到即将到手的三十亩地,忍不住看了三老爷一眼,面上带着喜色。

  苏三老爷点点头:“苏木你能够如此想那就最好不过,总算是晓事了,我这个做叔的也是欣慰。”苏木虽然傻,可事关切身利益,还不至于傻到任由别人夺了田产。他本以为苏木会反对,也想好了对策。却不想苏木现在如此当道,心中大为满意。

  不禁想,罢了,既然他如此乖觉,等瑞声去了大房之后,让他不必对苏木太苛刻,一日三餐好好养着就是了。

  “且慢。”苏木:“我就想问瑞声一句,你真的愿意吗?”

  苏瑞声恨声道:“自然愿意,怎么了?”

  苏木一摊手:“不怎么,既然瑞声愿意,那就举行仪式吧!”

  “大少爷,不能啊!”小蝶见此情形,忍不住叫出声来。

  “大胆,宗族议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卑贱的丫鬟说话了?”苏四老爷见苏木的贴身丫鬟反对,怕横生枝节,大喝一声:“还有没有规矩了,来人,将这个贱婢拿下,家法从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好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朝好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