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刘琦的危机
闲游者2016-04-29 11:152,358

  刘勋见对面逃来数十骑,便大声问道:“有公子刘琦吗?”

  领头的一个人大声回答道:“我就是刘琦,你是谁。”

  刘勋大声回到道:“我是刘备嫡子刘勋,奉你父之命前来救你。”,刘勋一边驱马向前,一边大声喊道,“全军列阵保护公子刘琦。”全军迅速把刘琦护在后面。

  刘勋让刘琦赶快回江陵,自己率军阻击追军。

  不一会儿,黄巾军的兵马到了。大概比刘勋的军队多了一两千人。

  领头的贼人大喝到:“你等是何人,敢阻拦天军的去路。”

  “哈哈哈…”张飞大笑道,“一伙贼人也敢妄称天军,看爷爷我取你狗头,看你有几斤几两。”说着,就想上前挑战。但是被刘勋阻拦了。刘勋说,先问清楚再打也不迟。

  “在下刘备嫡子刘勋,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我是天师张宝手下先锋魏延。我一向很仰慕刘备,不忍心加害于你,你们让开,我就放过你们。”魏延大喊道

  “好大的口气,你自己滚下马,我也许考虑饶你一命。”赵云很不服气上前说道。

  “那你敢不敢与你爷爷我单挑。”魏延也被激怒了。

  说着,赵云与魏延接战了。兵器一接触到,就在黑暗中闪出了亮光,并发出“锵锵”的声音,很是响亮。他们手拿兵器的双手都被震得有点发麻,赵云,魏延都感受到了彼此的力量,知道了对方都有一定的实力并不敢懈怠。

  魏延重新回马提起大刀来,劈头向赵云砍来,赵云忙着用枪接住,周围都能感受到兵器的震动。突然赵云卖了个破绽差点刺到了魏延,魏延又猛地一刀差点把赵云的头盔砍了下来,幸亏赵云躲闪及时。就这样两人你砍我闪,你刺我躲,交战了几十回合,依然难分难解。

  在此时,旁边观战的刘勋,心想荆州兵平时疏于训练,没有多少实战经验。而黄巾军一直在打仗,实战经验丰富。一会打起来,荆州兵未必是黄巾军的对手,必须出奇制胜。刘勋想到这里,便把张飞叫了过来,让张飞悄悄带走二百士卒从旁边树林,绕到黄巾军的背后。两军交战时,出其不意攻击敌军背后。

  黄巾军副先锋管亥,见魏延未能取胜,便挥着红缨枪向前助阵,刘勋看到后也驱马向前接战。管亥见刘勋前来挥枪便刺,刘勋一枪接住。发出“喀喀”的金属摩擦声,很是难听。刘勋虽然勇猛毕竟才十四岁,年龄尚小,体力渐渐不支。稍不留神,被管亥一枪刺在肩上,鲜血直流。

  赵云看到后,大叫一声,赶快前来搭救,魏延也赶了上来,挡住了赵云。管亥见刘勋不如他,便举枪刺向刘勋。在这危机时刻,刘勋并未慌乱,忍者剧痛提枪将管亥的坐骑,一枪刺倒在地,管亥滚下马来。魏延赶快前来搭救,可惜晚了,刘勋已将管亥一枪刺死。

  魏延大惊,令五千黄巾骑兵前来攻打,刘勋令三千荆州兵也上前混战。只见赵云左突右闪挑落大量黄巾贼兵,刘勋也愈战愈勇,三名黄巾骑兵同时刺来,刘勋快速出枪,将贼兵一一挑落。然而,黄巾军渐渐占了上风,荆州兵不是对手。

  情况万分危急,正在这时,张飞带两百骑兵从黄巾军背后杀到。黄巾军本来就军机涣散,只是凭着蛮劲冲杀,一遇到不利的局面便抓紧逃命。现在黄巾军见腹背受敌,便大惊失色,四处逃散。魏延的呼喊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刘勋命令全军全力追击,歼灭了大量的敌军。魏延的战马因受到惊吓撞在了树上,魏延也被逮到了,被士兵押到了刘勋面前。

  刘勋上前说道:“久闻魏延将军大名,不如加入我军,共同辅佐汉室。”

  魏延却很不服气,耷拉着脑袋,看都不看刘勋,说道:“我不管什么汉室,你耍阴谋诡计,在背后偷袭我军。不然我怎么会失败。”

  “败了就败了还敢对我们少主无理”。张飞大声喝道,浑圆的眼珠很是吓人,并要伸手殴打魏延。被刘勋拦住了,刘勋喝道,“张将军不能如此对待英雄。”

  刘勋又转向魏延,说道“既然你不服气,我放你回去,我们下次再战。”

  刘勋亲自为魏延松绑。魏延很是感动,拱手道:“人言刘勋少年英雄,今天总算见识了。”,然后骑马离开了。

  赵云、张飞很是不解,都认为魏延是一员虎将,放掉等于是放虎归山。

  刘勋很有深意的解释道原因有二:其一是为了受其心。只有让其真心归附,才能为我所用。其二,张宝猜忌心强,我们可以散布消息说,魏延已经归附我们了,回去是为了里应外合帮我们拿下襄阳,张宝必定猜忌魏延,魏延必定会恼羞成怒,到时候正可以做我们攻取襄阳的内应。

  赵云、张飞听后深深佩服公子刘勋的智慧,刘勋的威望进一步提升了。

  刘勋等人回到了江陵,刘表亲自出城迎接,非常感激救了他儿子刘琦的性命,而且盛情邀请刘勋在江陵养伤,并赏赐了刘勋大量的财物。刘勋也想等待合适的时机向刘表借兵,攻取襄阳,这样就可以帮助父亲扩充地盘,发展势力,所以也就同意留了下来。刘勋派人通知了刘备,刘备很是赞同。

  南郡的天气是越来越冷了,好像直接从夏季跳到了冬季。外面飘落的雪花,把房屋装点得很美,到处是银装素裹的世界,空气也非常清新,可刘勋望着窗外,却没心思欣赏这外面的美景。一边烤着火盆一边陷入了沉思,在南郡也呆了几个月了,刘勋感觉到刘表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蔡氏家族的权利是越来越大,借兵是遥遥无期啊,也不知道樊城怎么样了,不早日攻下襄阳,我军随时就有被敌人吃掉的危险,刘勋心里很是着急。

  “公子,刘琦求见”一位亲兵过来说道。

  “快快有请”刘勋回过神来。刘琦自从被刘勋搭救,很是感激,并把刘勋当成榜样,经常送各种东西过来,吃的喝的玩的一应俱全,也经常请教各种问题。

  “贤弟救我”刘琦还未进门就向刘勋哭诉道,甚至跪到了地上。

  刘勋赶快上前扶起,说道:“兄弟有什么事就说,只要能帮得上的,我肯定会尽力而为。”

  “后母蔡夫人一直视我为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父亲已病重,权利牢牢被蔡氏兄弟控制住。刚刚我想去见父亲都不让。看来我的死期也不远了。”刘琦边说着,边擦着眼泪,很是伤心。

  听完这些,刘勋脑海中灵光一闪,心里顿时大喜,机会终于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纵横大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纵横大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