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刘勋跃马过檀溪
闲游者2016-09-29 01:002,346

  冬天的夜晚虽然比较长,但是也很快被清晨赶走了。刘勋正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张飞、赵云赶过来吵醒了。刘勋只好起床,简单的洗漱完毕,吃完早饭,就和父亲等人向校场赶了过去。

  刘勋今天要参加射箭大赛,对于自己的箭法刘勋还是很有信心的。听说,荆州第一神射手黄忠并没有来参加射箭大赛,刘勋更是信心倍增。

  本次射箭的规则是,箭靶在射箭手的一百步开外,每人连射十箭,射中靶心最多者获胜。如果成绩一样则加赛,直到决出第一名、第二名。进入射箭决赛的四个人分别是刘勋、蔡宝、张译、甘霸。蔡宝是蔡瑁的儿子,张译是荆州大世族张羡的儿子。甘霸是名将甘宁的儿子。

  刘表见进决赛的都是年轻人,非常高兴,大声说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我荆州后继有人了。”刘备在一旁点头称是。

  弓箭是行军打仗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武器。弓由弹性的弓臂和有韧性的弓弦构成;箭包括箭头、箭杆和箭羽。箭头为铜或铁制,杆为竹或木质,羽为雕或鹰的羽毛。

  刘勋深知射箭虽然讲究技巧,但是臂力是首要条件。射箭时要考虑到当时的环境与风速,根据实际情况,作出适当的调整。射箭时,箭头需要搭在持弓手的外侧。因为即使熟练的弓箭手,也无法避免放弦时弓弦的回弹速度远高于手指伸直的速度,所以会产生侧滑滚动。这样搭箭可以有效缩小这样的误差。

  刘勋第一个射击。刘勋将这些技巧在心中回想了一遍。然后满怀信心的连射十箭,箭箭命中靶心。大家齐声叫好,不出意外,第一名到手了。

  刘备看到儿子的精彩表现,大声叫好。刘备想,在这个荆州的重要场合上,刘勋给自己露脸了,也能进一步提高我军在荆州士子中的威望,所以格外的高兴。

  刘表则眼睛瞪得很大,想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太不争气了,怎么能和刘勋比。

  其他三位参赛者也比完了。张译和蔡宝都射中了八箭,甘霸比赛失误,只射中七箭。所以张译和蔡宝争夺第二名。张译和蔡宝都是世家大族,自小娇生惯养,不懂得谦让。比赛还没开始,两个人就吵起来了。只见身材臃肿的蔡宝把弓一摔,一拳打向张译,张译比较瘦弱,哪经得起这样的打,顿时被打翻在地,鲜血直流,嚎啕大哭起来。

  张羡见自己的儿子被打了,火冒三丈,直接跑去和蔡瑁理论。蔡瑁满不在乎的说,小孩子闹着玩,大人不要掺和。而刘表由于夫人是蔡瑁的妹妹,也向着蔡家。刘表劝阻张羡不要把事情闹大了,还提出医药费由政府出。

  张羡心里怨恨刘表袒护蔡家,无奈自己实力不如他们,只好带着自己的儿子走了,自此张羡就与刘表结仇了。

  因为发生了这样不愉快的事情,下午的狩猎活动也取消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很荒唐。

  下午,刘表在后堂宴请刘备、刘勋、张飞、张云等人。

  酒过三巡,刘表举杯说道:“上午的事情让大家见笑了。”说完,一仰而尽,泪眼婆娑。

  刘备看见后问道:“景升兄怎么了?”

  刘表叹息道:“我有事要拜托贤弟啊。我的长子刘琦虽然贤能,但是很懦弱。后娶的妻子蔡氏生的小儿子叫刘琮,比较聪明。我想废长立幼,恐碍于礼法;如果政权交给刘琦,军权都被蔡氏家族掌握,必然会发生祸患。我思前想后,还是让刘琦镇守襄阳吧,有贤弟辅佐,我也就放心了。”

  刘备说,“兄长放心吧,我们会保护好刘琦的。”

  刘表的夫人此时就躲在屏风后面偷听刘表、刘备的谈话。听到刘表把刘琦托付给刘备,心中非常生气。她想刘备身边的都是猛将,正好可以打着刘琦的名号,吞并荆州,荆州这些人肯定不是刘备的对手,便狠下心来,计划把刘备、刘琦通通杀掉。

  蔡夫人于是将自己的兄弟蔡瑁、蔡中、蔡和招来一同商议对策。

  “快刀斩乱麻,趁着他们还在江陵,不如今晚将刘备、刘琦通通杀掉。”蔡瑁首先嚷嚷道。

  “可是他们身边有赵云、张飞等猛将,不好下手啊”,蔡和依旧很担心。

  “这个不怕,再猛也打不过我们的千军万马”,蔡中显得很有信心。

  “好,就这样办,我先缠住主公,等刘备他们睡下了,你们见机行事”,蔡夫人补充道。

  刘备、刘勋等人喝完酒,便醉醺醺的回住处了。走着走着,刘勋右眼皮一直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刘勋便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刘备拍了拍刘勋,说道:“勋儿不要多想,好好休息吧,明天就回襄阳了。”

  刘勋仍嘱咐赵云小心保护刘备。

  刘勋回到房间,已经是很疲惫了,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刘勋朦朦胧胧感觉有人喊自己。突然睁开眼,推开门。只见伊藉匆匆跑来,小声说道:“赶快通知刘皇叔,蔡瑁正率军前来狙杀刘皇叔,赶快逃跑。”

  刘勋匆匆跑到去敲门,把刘备、赵云等喊起了,告诉了伊藉的说的事。

  “他娘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张飞边骂便拿着兵器往外冲。被刘勋一把拦住。刘勋说,“现在我们在人家的地盘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保护主公逃命要紧。主公可把马借给我,他们都会认为骑的卢马的是主公。我们分头往两个方向跑。这样主公就可以安全逃回襄阳。”

  刘备还想推辞,刘勋大声说:“主公是我军的根本,不能没了主公,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

  刘勋骑着的卢马往西门逃跑,张飞、赵云等人骑马保护刘备、刘琦往东门跑。

  蔡瑁的军队都知道刘备骑“的卢马”,便都一起追着骑的卢马的人。

  刘勋骑着马往西跑了十几里,前有大溪拦住去路。那檀溪宽有数丈,水通湘江,冬天不结冰,依旧波涛汹涌。看来是过不去,刘勋想勒马回去,只见敌军黑压压一片往这边杀来。

  刘勋大叫:“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吗!”然后驱赶着马往溪水里走去。马蹄忽然现在溪水里,刘勋的衣服都湿了,刘勋想,就是葬身溪谷之下,也不要被他们逮到了。正在刘勋绝望之时,那“的卢马”忽从水中涌身而起,一跃三丈,飞上西岸。

  刘勋上岸后,兴奋大喊道:“看来天不绝我。”

  蔡瑁和众将士只能在对岸干着急。

  刘勋头也不回地,骑着马往岸边的竹林里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纵横大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纵横大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