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皓月石(上)
满天星斗2016-05-17 13:023,247

  只从上次鬼哥他们兄弟三人任务失败之后,蒋世邦便让武远财去除掉鬼哥他们三人,不过在狗子和钢蛋两人的掩护之下,最后鬼哥逃了出来,不过狗子个钢蛋两个人却死了。

  鬼哥一直想要为他的两个兄弟报仇,不过他知道以他的能力是不可能杀死蒋世邦的,所以他便注意打到了柳贤身上。

  因为要不是柳贤的出现的话,那么他们的任务也就不会失败了,而他的两个兄弟也就不会被蒋世邦杀死了,所以在他看来,是柳贤把他的两个兄弟给害死的。

  “谁杀死你兄弟的,你去找他报仇啊!又不是我杀死你兄弟的。”柳贤说道。

  “哼,虽然他们不是你杀死的,但是他们却因为你才死的,所以你必须死!”鬼哥愤怒的说道。

  “砰”

  “砰”

  鬼哥愤怒的又朝柳贤躲起来的地方开了两枪。

  “咻”的一声。

  在听见鬼哥枪声停下之后,柳贤瞬间便朝鬼哥射出了他手中的暗器。

  “噗呲”一声,银针准确无误的射进了鬼哥握枪的右手,吃痛之下,手枪便“哐嘡”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接着柳贤便是一个闪身,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来到了鬼哥面前,捡起了地上的手枪,瞬间把手枪拆成零件之后,柳贤便冷冷的看着鬼哥。

  鬼哥可是见识过柳贤的厉害,然而之前他不过觉得柳贤身手和胆识不错而已,可是这一次鬼哥却发现,柳贤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以你现在的实力,是杀不了我的,即便是你在练个十年,你依旧杀不掉我。”柳贤摇了摇说道。

  见鬼哥不说话,柳贤继续说道:“如果你们上一次不接这个任务的话,那么也就不会失败了,这样的话你的兄弟也就不会死了,所以你兄弟的死,根本就是你造成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要是我想杀死你们的话,上一次你和一另外两个兄弟早就已经死了,而现在我要杀你的话,你也已经死了,你说我说的有错吗?”柳贤淡淡的说道。

  虽然鬼哥知道柳贤的话没有错,不过他依旧不能释怀,在他心底依旧想要杀死柳贤,为他兄弟抵命。

  “我敬你是一个人物,至少你重情重义,愿意为你死去的兄弟报仇,只不过你找错对象了,如果你认定了要杀死我,为你两个兄弟报仇的话,那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下一次你没有杀死我的话,那么我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如何?”柳贤想了想之后说道。

  其实柳贤可以直接把鬼哥杀死,可是他却并不想这样做,因为鬼哥只不过是想要为他的兄弟报仇,并没有大错,只不过找错对象了而已。

  原本鬼哥以为他死定了,然而在他听见柳贤的话之后,还以为他听错了,不过看对方认真的表情,他便知道柳贤是认真的。

  “你真的愿意放了我?”鬼哥皱着眉头问道。

  “不错,不过只有一次机会,要是你下一次还杀不了我的话,那么你必须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绑架夏颜花的。”柳贤说道。

  鬼哥想都没有想便说道:“一言为定。”

  要是以前的话,即便是死,鬼哥也不会把绑架夏颜花的幕后黑手告诉柳贤的,但是现在却不一样,因为蒋世邦杀了他的兄弟,所以他并不在乎这些了。

  放了鬼哥之后,柳贤吃过晚饭,便开始修炼他师傅教给他的修炼吐纳心法。

  柳贤每一次在修炼师傅教给他的吐纳心法的时候,都会双眼紧闭,心神合一,要是他睁开眼睛的话,他一到会发现让他吃惊的一幕,那就是他每一次修炼吐纳心法的时候,那身边都会隐隐约约的出现一层乳白色的雾气。

  这些雾气随着他不断的修炼吐纳心法而全部都被他吸收,要是他师傅公羊治冶看见的话,也必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柳贤周身的这种现象,他只是听说过,从来就没有看见过,白雾的出现,代表着柳贤修炼吐纳心法已经到了一种传说中的境界。

  当柳贤勤于修炼的时候,在SH市金碧辉煌KTV白金汉宫的包间内,正坐着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对面则站在两个人。

  要是柳贤现在在这里的话,必定会认出其中的三人,他们便是聂林,刘文辉还有王朗了。

  “聂林到底什么时候这么着急的把我叫来?”邹驰问道,

  邹驰,刘文辉和王朗的老板,聂林的姐夫,金碧辉煌KTV的老板,在SH市也算的上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

  “姐夫前几天我和刘文辉在金碧辉煌被人打了,你可要为我报仇啊。”聂林说道。

  这些日子邹驰心情并不好,因为酒吧合拼的事情还没有落实,在听见聂林的话之后,邹驰疑惑的问道:“什么人敢在金碧辉煌内教训你和刘文辉?你没有提我的名字吗?”

  “我说了,可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把你当做一回事,而且打的更凶了,不信你问问刘文辉。”聂林气愤的说道。

  邹驰看向刘文辉之后,他便说道:“对对。”

  其实刘文辉是很不想再得罪柳贤的,因为他现在的小命都掌握在柳贤的手里,虽然他并不敢确定,可是他更加不敢去赌。

  这件事情刘文辉并不会出头,如果聂林想要对方柳贤的话,他只会在暗中支持聂林而已。

  “对方是什么人?居然敢在金碧辉煌动我的人?”邹驰皱着眉头问道。

  见姐夫终于动怒了,聂林便继续说道:“对方名叫柳贤,听刘文辉说他跟夜归人酒吧的王天龙走的很近。”

  “柳贤,夜归人酒吧?”邹驰喃喃自语道。

  接着他便看向了刘文辉说道:“现在只差夜归人酒吧没有到手了吧?”

  “恩,王天龙死活不肯把夜归人酒吧转让给我们。”刘文辉回答道。

  邹驰看了一眼刘文辉,还有他身边的王朗说道:“两个废物,都几个月了,夜归人酒吧居然还没有拿下,走,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把夜归人酒吧拿下!”

  虽然刘文辉还有王朗两个人十分不情愿,但是邹驰毕竟是他们的老大,他们不敢忤逆邹驰的意思,只好跟着邹驰去了夜归人酒吧。

  第二天柳贤把王芷画送去新的剧组之后便离开了,因为他接到了夏紫衣的电话,夏宇要见他。

  原本夏紫衣是想让人来接他的,不过却被柳贤拒绝了,之后柳贤自己打车去了医院。

  夏宇住的是SH市最好医院内最高级的病房,而且为了保护夏宇的安全,他房间门口二十四小时都有人不间断的看守,可谓是密不通风,一只苍蝇都别想进去。

  在柳贤按照夏紫衣给他的消息之后,他找到了夏宇所在的病房,然而他却受到了阻碍,因为门口的保安不让他进去。

  就在柳贤准备打夏紫衣的电话的时候,夏宇病房门口开了,夏紫衣看见他之后便和门口的保安说了一声,便带着她进入了病房。

  当天夏紫衣在不惜一切代价的拿下了那块地之后,心情原本不错,然而在听见父亲受伤的消息之后,十分震惊,原本不错的心情,瞬间便跌入了低谷。

  之后她便想到了蒋世邦之前和她所说的话,加上夏紫衣头脑原本就十分聪明,一下便想明白了父亲被暗杀的幕后黑手一定就是蒋世邦。

  虽然她很想找蒋世邦报仇,不过她知道,自己没有证据,即便是找了蒋世邦,对方也不会承认是他做的。

  不过让他更加吃惊的便是居然会是柳贤救了她父亲,这可是对方第二次救她父亲了。

  在这之前她们家族的人可是跟柳贤素不相识,然而才见几次面,对方便救了她父亲两次,可见柳贤真的是她们家族的救世主。

  夏宇在看见柳贤来了之后,便准备起身,却被柳贤制止了。

  “夏老伤病在身,无需多礼,养病要紧。”柳贤连忙说道。

  夏宇面带感激的说道:“柳先生您又救了我一命,还有夏侯炎一命,我真是无以为报。”

  一旁的夏侯炎也十分恭敬的对柳贤说道:“谢谢柳先生的救命之恩。”

  夏宇说完之后便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的夏紫衣,而夏紫衣看见父亲看向她之后,视乎十分疑惑,然而慢慢的,夏紫衣忽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之后她的脸颊微微的红了起来。

  等她明白过来之后,便不敢继续看夏宇的眼神,脸朝一侧扭了过去。

  而柳贤看见这一幕觉得很奇怪,并不知道刚刚夏宇和夏紫衣两个人之间无言的对话。

  “夏老客气了,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的话,他们也会像我一样出手相救的,叫我柳贤便可,柳先生听起来太过于别扭了。”柳贤说道。

  “好吧,那我以后就叫你柳贤侄了。”夏宇回答道。

  接着夏宇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对一般的俗物怕是看不上眼,我十年前偶的一物,虽知它十分不凡,却看不透它其中的奥秘,现在送予贤侄。”

  一旁的夏紫衣听见父亲的话之后顿时好奇了起来于是问道:“父亲你藏了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极兵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极兵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