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秀恩爱请离婚后再来
一庭芳菲2019-11-17 09:142,413

  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娘家的唐念初迟疑了一下,花了几分钟梳理好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后她才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去浴室洗澡,然后换衣服。

  越是心情不好,就越要想办法调剂心情。

  这世界越是对自己冷酷,她就越要争口气对自己好一点。

  唐念初翻箱倒柜,从衣柜里挑了一件粉红色的毛线连衣裙,再配上灰色的长筒袜,对着梳妆台细细打扮一番。

  为了调剂心情,她涂了个蔷薇粉色的咬唇妆,再把一头刚吹干的长发编成了鱼骨辫活力十足地垂在肩头,发尾处别两颗白色的小绒球。

  如此这般,再次站在镜子前的时候,唐念初抿嘴微笑,仿佛又找到了结婚前的美好时光。

  许久不见的微笑又甜甜地荡漾在她的脸上,对,这才是她唐念初!

  她神清气爽的想:让那个整天围着老公打转的怨妇见鬼去吧!

  唐念初心情愉快地从书桌上撤下一张便笺纸,列了几个离婚后必须要实现的梦想,这就心情愉悦地下楼去吃早点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今天家里大早就有客人,而且还是她最不想见到的那种!

  才走到餐厅门口,里面就传来了唐若仪柔弱的声音。

  “鹤东哥,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最喜欢吃这种鲜虾仁做的小笼包,我早上五点起来给你做的,尝尝吧?”

  “谢谢。”

  “鹤东哥,这是我刚打的鲜豆浆,温度刚好,试试?”

  “谢谢,若仪,你别累着了,快坐下休息。”

  “人家不累嘛……人家喜欢为你做这些……”

  唐若仪那腻死人的声音让唐念初恶寒极了,鸡皮疙瘩哗啦啦地就爬了一身,此刻她的心情是崩溃的,毕竟三年里她为荆鹤东做过无数事,荆鹤东从未说过一个谢字,更别说体贴的怕她累了。

  有句话说得好,爱你的人生怕给你的不够多,不爱你的人生怕你给的不够多。

  眼下,她算是领悟到这句话的真谛了。

  “呯”得一声,唐念初一脚踹开了餐厅大门,丝毫也不心疼这扇精雕的红木面板,她微笑走了进去,果然,唐家人都很自觉地没有出现,只留下唐若仪和这个渣男!

  唐家的势利,唐念初也不是一天知道了,哪个女儿对他们有利,便是得宠的,若不是因为如此,当初唐若仪也不会因为先天不足被送走。

  恐怕唐家人都已经知道荆鹤东要和她离婚再和唐若仪在一起了,才会这么自发地给他们留空间。

  餐厅内,荆鹤东坐在餐桌边,眼前摆满了唐若仪大早起来做的各色早点,而唐若仪则像个才新婚的小媳妇似得脸颊上挂着两朵可疑红晕,端着一大扎热豆浆给他倒着。

  一见唐念初,两个人动作立即停顿下来,齐齐望着她。

  “妹妹早,老公早,这么早就起来吃早点,也是蛮有情调的嘛!”唐念初笑笑,径自在长桌边坐下,翘着二郎腿对他们说:“不过呢,麻烦你们先等我这婚离了再来秀恩爱好吗?毕竟现在,你们一个是姐夫,一个是小姨子,你们不觉得你们这般心急太过丢人现眼吗?”

  唐念初忽然不想当包子了,当包子只会让她被无止尽地欺负下去,凭什么?

  谁要让她不好过,她就要毁了谁的天堂!

  她不知道大早上的荆鹤东是不是故意跑来让她难堪的,反正,她兵来将挡,就不信对付不了这对小贱人!

  唐念初一开口就夹枪带棒,唐若仪赶紧地放下豆浆杯,满脸苦情。

  一片潋滟水色在眼眶中来回打转,唐若仪看看荆鹤东,然后低下了头,咬住了嘴唇。

  那受尽委屈却还佯作坚强的模样映入别人眼中,真是让人忍不住心中一疼。

  “唐念初,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昨夜荆鹤东似乎没有睡好,眼底下竟然也有了些许乌青之色,唐念初漠然看着他,发现荆鹤东很有衣衫不整之嫌。

  平日里,这个男人都是穿得人模人样的西装衬衫不离身,现在,荆鹤东出现在唐家的餐厅内,衬衣西裤外披着的……是睡袍?

  “哇塞,老公你这么快就要和小姨子准备要宝宝了?”唐念初压抑得喉咙里有一股酸苦,却还笑得十分灿烂:“你们要加把劲啊,争取年底让我当姨咯!”

  说罢,唐念初咯咯笑起来,很主动地起身把唐若仪给荆鹤东精心准备的早点分了过来,大口吃着,顺便摆弄着自己以前淘汰掉的一个旧手机。

  “大早上的,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没胡说八道,你都穿着睡袍出现在这里了,难道你们昨夜没有……”唐念初咀嚼着包子,满不在乎地说:“好了好了,知道你们恩爱,我不明说行了吧?”

  唐念初这么一说,一边的唐若仪站不住了,立即咬着嘴唇哽咽出声:“姐……你误解了我们了……”

  荆鹤东眼见唐若仪哭了,抬手就把唐念初眼前的一笼包子给掀翻了。

  蒸笼飞出去老远,蔫了吧唧地砸在地上,冒着热气的包子也滚落一地。

  “卧槽!荆鹤东!你不要欺人太甚!”唐念初一拍桌面,“唰”得就站了起来,指着荆鹤东的鼻子,很认真地咆哮:“下这么大雨,你把我包子扔了,我到哪里去买?你!还我包子!”

  “唐念初,你别乱诬赖人!就算我和若仪有什么,你也管不了!”荆鹤东一把捏住她指着自己鼻子的手腕,火气越发大了起来。

  还没有谁敢这么指着他的鼻子,并且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从来没有!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大,真是要上天了!

  “行行行,我诬赖你们行了吧?你还我包子,一切都好说啊!我知道嘛,你们一个是圣母白莲花,清纯得根本不食烟火,一个是霸道总裁,专情得眼里容不下任何旁人,所以,你们俩的结合那叫一个天造地设!什么婚前乱性这种有碍观瞻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你们身上呢?算我说错了行了吧?”唐念初吃痛,使劲地挣扎。

  唐若仪擦了擦眼泪,可怜巴巴地哭道:“姐姐,你真的误会了,昨天晚上鹤东哥……哦不,是姐夫,姐夫他是跟……”

  “你闭嘴!别跟这种疯女人一般见识!”荆鹤东及时打断了唐若仪的话。

  唐若仪惊得一颤,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两只大眼睛望着他们不敢说话。

  明天,他们就要离婚了,现在说多说少,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荆鹤东缓缓地放开了唐念初,漆黑的眸子深深地望着她的双眼,四目交接,他发现自己竟然再也看不到唐念初的心里去了。

  事已至此,她依然是冷笑着的,看他,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充满了不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