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打算怎么办?
九月的桃子2016-03-18 18:121,162

  “可佳怎么像不高兴似的呢?是嫌我打扰了你们的蜜月吗?”

  杨朋义以为秦子安是无意的问话,却切中他心中的痛处了。

  他想,难道我们两人的矛盾这么明显吗?一向和秦子安无话不说的,杨朋义忽然兴起了诉说的欲望。

  或许他能帮助自己,开导自己走出去。

  “安子,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

  “别去了吧?今天不在家吃饭不好!”沈可佳对杨朋义说道,她是从内心不想让他们接触,去喝酒,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才几点啊,不耽误晚上吃饭,走吧!”秦子安说着,重新换上鞋,先出了门。

  “你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晚上会回来陪你,放心!”走之前,杨朋义看着表情复杂的沈可佳叮嘱道。

  她还能说什么,也不好做的太明显,只是勉强微笑了一下。

  酒吧里,杨朋义看着秦子安,半晌不知如何开口。

  “不高兴?”秦子安问。

  “恩!”

  “昨天还好好的,发生什么事了?”

  “唉!”杨朋义长叹一声。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可佳她竟然不是第一次!”杨朋义涨红着脸,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什么?不可能吧?她看起来挺纯的呀!”秦子安装作很讶异的样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是吧?连你也觉得她很纯吧?说不准我们都被她的外表骗了。”杨朋义摇了摇头,苦闷地拿起酒杯,一仰头把苦酒全喝尽。

  杨朋义,这还远远不够,子祺受到的伤害,就是让这个禽兽受凌迟之刑也不能解恨。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不动声色地问。

  “我也不知道,想好好跟她过,可就是过不了心里这个坎。”杨朋义说完,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

  沈可佳不喜欢闻烟味的,他为了她早戒了,今天烦躁出门后又买了一包。

  “其实是不是第一次也没什么,一层膜而已。”秦子安幽幽地说。

  “一层膜?”杨朋义瞪圆了眼,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秦子安。

  “这要是个女人说的,我还没什么话说。你是男人啊!哪个男人不在乎第一次?就像兴高采烈地买回家一样东西,打开一看,被人用过了,是谁谁心里舒服啊?”

  这话深深刺痛了秦子安,他手紧紧捏住酒杯,几乎想要把那杯子捏碎才能解恨。

  他真想冲杨朋义大吼一句:“你还知道女人第一次重要?那子琪呢?以后她怎么面对她的男人?还能有人珍惜她吗?”

  最可恨的是,第二天在学校见到杨朋义,他对秦子安没有表现出半分的不同。看不出愧疚,也看不出尴尬。秦子安见他没事人似的,想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晓得他干了什么事,一定是威胁过秦子琪让她别把受辱的事告诉自己听。

  既然他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秦子安也会装。

  他从那一天开始就学会了对杨朋义假笑,实际心中恨不得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

  从那以后,总缠着秦子安说要见“义哥”再也没吵着要见他,人迅速消瘦,回到了以前内向的样子。每次秦子安看见妹妹坐在窗子口出神,就像万箭穿心一般难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