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惩罚她
九月的桃子2020-02-07 14:53991

  开始沈可佳还反抗挣扎,她越挣扎,他的亲吻就越狠。过了几秒钟,她便假意顺从他,脑海中迅速想着如何对付他。

  他看出她的伪装,邪笑着,沙哑着声音问:“怎么,还想对付我?”

  说完,他往下一压,她整个人就完全被他强壮的身子固定在床上了。

  “滚开!”她咬牙切齿地吼着,又是叫,又是踢打,却都撼动不了他分毫。

  他无视她这种挠痒痒似的反抗,抓住她的手置于头顶,又来亲吻她。

  她拼命地摇头,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碰触到她嘴唇。

  “还挺辣的,我就喜欢你这样!没关系,我们不一定非要接吻,还有别的地方……”

  他说完,唇向下移,在她白嫩的颈项处停下来,反复亲吻。

  这回,她再怎么扭摆,也拦不住他了。

  “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不得好死!放开我!”

  她的咒骂让他皱紧了眉,不悦地停下来,板着脸看她。

  “再敢诅咒我,看我不收拾死你!”

  原来他很讨厌别人诅咒她,反正力气抵不过他,就用话当力气,她要把他骂死。

  “我就要诅咒你,你不得好死!这辈子都不会有女人真心爱你,你连禽兽也不如。活该你是个孤儿,生了你这种儿子,父母不惭愧死才怪。”

  她真是气急了,太恨他,所以知道这样说会刺激他,故意说的恶狠狠的。

  “你说什么?”秦子安的眼一时像要喷出火来,头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

  “我说……”沈可佳终于刺到他了,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袭上来,即使受制于他,也不在乎了。

  “你活该是个孤儿……你母亲早早过世是幸运的,否则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禽兽,也要伤心的自杀。”

  “你……”秦子安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有人说他的母亲。

  他恨不得能掐死这个女人,空出一只手紧紧地捏住她纤细的脖子,手渐渐收紧。

  她没有求饶,继续辱骂他。

  “禽兽!人渣!”

  秦子安终究没有下重手,松开了她的脖子。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他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她还试图挣扎着,却被他更紧地按住。

  愤怒让她忽略了疼痛,口中还是没有停止对他的辱骂恶言。

  一次惩罚结束,两人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

  杨家的住房是老式宿舍,年代已久,铁门的声音很大。

  沈可佳听到门“咣当”响动,一时紧张得不知所措,她颤抖着手慌乱地穿好自己的底裤,去抚弄裙子被他压过的褶皱。

  与她的惊慌相比,秦子安倒是镇定,轻声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装睡觉!”便利落地从她床边敞开的窗子爬出去,上了阳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