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勉强就不必了
九月的桃子2020-02-07 14:481,140

  秦子安躺在那儿没动,也不理自己左胸口还在一点点渗出的血。他知道,她捅的不深,只是破了皮肉而已。

  沈可佳毫没迟疑,利落地脱掉了牛仔裤。

  “你怎么这么像慷慨就义?”秦子安嘴边勾起一丝笑意。

  “我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来吧!”她冷冰冰地说完,就在他身边躺下来。

  “这么说你选第三项了?怎么上身衣服都没脱呢?”他翻了个身,把她压在了身底下,狐疑地问。

  “我只想快一点结束,不想耽误时间,这样也不影响你要做的事。”她冷冷地说。

  “快点吧!”

  秦子安却又一次起身,往旁边一坐,也冷笑了一下,笑容极具嘲讽。

  “这么勉强就不必了,我不喜欢一具毫无反应的尸体。”

  她这样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他要她的人没错,这却不是他最终的目的,他还要她享受其中的乐趣,进而爱上他。

  “你到底想怎样?”他不是就想占有她吗?难不成还得她欢欣鼓舞着求他?

  “要你心甘情愿!”

  “秦子安,你真有病吧?你觉得我可能对你心甘情愿吗?”

  “不心甘情愿也行,至少得让我看到一个鲜活的女人吧?我可不是什么君子,你要是让我不满意,说不定还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你……”沈可佳恨的钻紧了拳头,她真想豁出去把他捅死,一了百了。

  她下意识地往地上看去,目光在搜寻那把刀。

  秦子安似乎知道她的意思,轻声说:“后悔还来得及!”

  眼前再次浮现出父母沧桑的脸,沈可佳只得颤抖着手伸向自己的短袖T恤。

  很快,她就未着寸缕地躺倒在床上了。她凄然一笑,对他发出邀请:“来吧!”这一声,柔和了许多。

  秦子安心中涌过一丝异样,不知是心痛还是什么。为了掩饰这种不安,他扑上了她的身。

  揉捏了一会儿,他便吻上了她的唇。沈可佳想扭过头不让他亲,又想早点结束这次噩梦,只得配合了。她一迟疑,他便撬开了她的贝齿,火热地允吻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刚刚亲吻过,沈可佳很厌恶自己身体的感觉。

  他知道她喜欢他的碰触,和她的心刚好相反。

  为了抵制自身的反应,她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你想明天在婚礼上让人看出破绽吗?”他停下来,哑着声音问她。

  沈可佳只得松开了自己的嘴唇,秦子安见她已经足够动情了,便动手除去了自己的束缚才再次压上她。

  “等一下痛了就咬住我!”他说。

  她痛的直想哭,但她告诉自己决不在恶魔面前哭。她仰起头疯狂地吼着:“我恨你!”使足劲儿咬住了他的肩膀。

  “睁……开……眼!”他喘着粗气命令道。

  沈可佳双目却闭的更紧了,她不想看,不想眼睁睁见证另一个男人占有自己。

  秦子安不动了,冷冷地瞅着她,一字一句地说:“睁开眼,我要你记住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否则……”

  她知道他的意思,否则她白牺牲到这种程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不由己:贤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