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潇洒!千里不留行
念一2016-04-12 19:223,468

  两下。

  只需要再攻击这个残血的卡牌两下,就能拿到这个人头。

  打算以命搏命的豹女,看到只剩下血皮的我,早已经丧失了一个最强王者应有的理智,只想着怎么才能将我杀死。

  距离不够?

  没关系,变回人形态的豹女,扔出了手中的木矛。

  还有一下!

  可惜,他忘了。

  虽然我这个马上要死的卡牌,在他的严重,就是一块放在嘴边的肥肉。

  但在他身边一直攻击的赵信看来,他又何尝不是一块诱人的点心。

  Q技能三重爪击毫不留情的倾注在豹女的身上。

  砰——砰——砰!

  三段攻击的特效显现出来。

  豹女被直直的打上天空,而他手中的木矛,晃了晃,终究是没有再飞出来。

  我不急不慢地补上一记攻击,再拉开同他的距离。

  同样都是525的攻击距离,我打不到他,他也休想再攻击到我。

  落地的豹女也只剩下了不多的血量,勉强用E技能恢复了一点,却终究是扛不住赵信源源不断的攻击。

  而我同他之间的距离,也终究是成了咫尺天涯。

  豹女此时的心情是崩溃的,茫茫大的心理阴影,恐怕只会重复的想着一件事:自己要是能再长一点就好了。

  “有两把刷子啊,丝血都能逃生,这一幕你都能上TOP10了。”

  坐在我身后的凌檬满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必须的,有我出马,还有搞不定的事情吗。”

  回城的我,因为两个人头一个助攻在手的原因,经济状况还是很不错的,出了一本820块钱的恶魔法典,还能富余的买一个假眼。

  被我压回家,又死过一次的亚索,此时再也没有同我叫板的实力了。

  或许是刚刚一波GANK太亏的原因,对面的豹女也没有了进一步的行动,转而闷头发育。

  于是,取得优势的我,在中路便开始了肆无忌惮的刷兵补刀,空余时间还能再刷一波F4补充技能。

  发育简直顺得要死。

  但我们的上路下路,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

  不小心送出一血的上路纳尔,只能在小纳尔形态时,丢丢回旋镖补刀,根本不敢跟对面的诺手肉搏。

  即便如此,他依然被诺手又单杀了两次,战绩变成了0/3/0。

  而在下路,能力出众的“克楠”好像并没有受到第一波GANK的英雄,同我方的下路平分秋色,和平补刀。

  “小帅哥,上来帮我一下吧,我都不敢补刀了。”

  上路的纳尔可怜兮兮地对我说。

  “你都被杀崩了,去了也白搭,猥琐塔下得了。”饺子毫不留情地回道。

  “两位大哥,别这样啊,我错了还不行么,赶紧来吧,我现在塔下都不安全了。他直接扛着塔都能虐我了。”

  我按下TAB,看了眼对面诺手的装备,小木槌配锁子甲,又肉又有输出,也难怪将纳尔杀得哭爹喊娘了。

  “别急,你先发育,我看机会帮你。”

  纳尔闻言,总算是有了一点自信,鼓起勇气,开始补刀。

  诺克萨斯之手这个英雄,我觉得还是十分强力的,强大的攻击力,恐怖的恢复手段,还有炫酷的大招,最关键的是上手还极其容易,属于那种前期取得优势,滚起雪球就毫不讲理的英雄。

  如此IMBA的英雄,自然博得了许多小学生的喜爱,也因此很多人就将之为“小学生之手”。

  这一盘的诺手在游戏开始,就意外拿到一血,发育可谓是顺风顺水。

  十几分钟的吊打纳尔,也让他产生了些自大的情绪。

  此时看到这个低自己两级的纳尔还敢上线补刀,当然不会熟视无睹。

  向前一步,夸过兵线,就想和小纳尔硬碰硬。

  这一次,小纳尔有了我的保证,大改之前怂到底的状态。一蹦一跳地朝着诺手扔起回旋镖,“哼哼哈嘿”地装腔作势。

  如果说诺手还有什么弱点的话,那腿短,容易被风筝就是他最明显的劣势了。

  纳尔也正是完全利用了射程上的优势,来欺负这个腿短的诺克萨斯之手。

  平常的诺手面对这种情况,或许只能向后逃避了。

  但这个诺手显然是精于算计,有备而来的。只见他不慌不忙地回身收掉一个小兵,激活了小木槌的装备特效,身形立刻灵活了起来。

  只一瞬间,他便走上前,E技能出手,将小纳尔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如果是一只变大的纳尔,或许还可以利用控制技能和厚实的血量逃脱诺手的追杀。

  但是一直被压制的纳尔怒气不足,距离变大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纳尔有心,想要绕到诺手的身后,利用自己的E技能,把诺手当作跳板,迅速拉开距离。

  但诺手又怎么会让他得逞,卡着纳尔的身位,边走边A。

  砰——

  忽然间,卡牌独有的大招特效出现在诺手的头顶。

  “命运”一开,敌人无所遁形。

  片刻过后,我的卡牌凭空落下。

  黄牌不偏不倚地砸在暴躁的诺克萨斯之手身上。

  落地生花!

  Q技能紧接着从诺手的身上穿过。

  四下普通攻击,触发E技能特效,带着魔法攻击特效的卡牌狠狠地砸在诺手的身上。

  咻——

  豹女的木矛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再一次飞出,紧接着矫健的豹子再一次从草中出现。

  难怪这个诺手如此的肆无忌惮,原来是豹女在反蹲!

  纳尔有点认怂,迅速地打出撤退标记。

  “退什么退,就是有这个豹女,也得把这个诺手杀了!”

  我没有理会纳尔的信号,躲开飞来的木矛,继续攻击诺手。

  从眩晕中恢复的诺手,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抛弃半血的纳尔,掉头就奔我而来。

  “靠,有残血不杀,你杀我干嘛。”我嘴上嘀咕,手却不慢,W技能CD刚刚转好,就对着诺手使出。

  红牌!

  虽然不似黄牌那种硬控,却也对其造成了减速,为我自己争取了一点时间。

  纳尔总算是还有点良心,见我不走,也是鼓起勇气,打算跟诺手拼个你死我活。

  上路,2V2。

  诺手仗着自己前期的优势,试图拉上我们垫背,豹女恶狠狠的扑上来,输出还很高的。

  我看了一看正从路上赶来的赵信,摇了摇头。

  年轻,真是太年轻了!

  玩个游戏而已,至于这么血气方刚,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么。

  最终,结局正如我所料的一样,纳尔收掉了诺手的人头,而我也在赶来的赵信帮助下,杀掉了逃跑的豹女。

  “小帅哥,你真的太厉害了!”

  上单纳尔打字道。

  “没事,你自己小心点吧,现在你可是又值钱了。”

  我说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

  “回城补给,准备拿小龙。”赵信回家出了一双草鞋,径直冲向了小龙处。

  而对手也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同样十分默契的开始在下路的河道处集结。

  “是输是赢,全看这第一波团战了。”我仗着自己有蓝BUFF在身,毫无顾忌的多在队友的身后,扔着Q技能消耗对方的血量。

  “凌檬,为什么程爽师父这么说?”一直在观战的李娟,发出了疑问。

  “你看看对方的阵容啊,上路的诺手,中单的亚索,还有下路的炮娘,甚至是打野的豹女,都是Carry点,这一波团战,如果是对手打赢了,这四个人只要有一个人拿到两个人头,就能更新出压制程爽的装备。在这种高端局,利用装备上的优势压制对方,进而取得胜利可是很常见的,这也是高手和菜鸟的不同,他们更善于抓住机会,利用机会。”

  “哦,我明白了。”李娟听得半懂,想要继续追问,又怕错过团战,只能双手紧紧地扣住我的椅背,紧张的看着。

  在我看来,我方的阵容在打团上,其实并不占据什么优势,更多的是应该利用我和赵信在小规模团战的能力,打节奏,一步步扩大胜利。

  但对面也正和凌檬分析的一样,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眼前这个机会的。

  我这边消耗,对手也有老牛E技能的回复,两伙人在下路的河道大眼瞪小眼,却都没有去攻击小龙,更没有勇气先手开团。

  终于,还是我们这边的复仇之矛按捺不住,先手使用了R技能,将辅助锤石吸到了自己的身体中。

  接着,锤石瞅准击回,把他自己砸向了对手的人堆,把对方的诺手和老牛砸向了空中。R技能使出,来自地狱的牢笼将河道封死,分割了战场。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一瞬间,双方像是被按下了开关,各种技能交错横飞,砸向对面。

  前排肉盾,试图冲击对手的中单和ADC,辅助则尽力用技能保护,刺客型英雄伺机切入战场,想要秒掉对手的关键英雄。

  我第一时间,便将目标锁定在了对方的炮娘身上。

  原本就是一盘单挑,现在,就开始见真章吧。

  “克楠”手中的炮娘,在这个时候,仅仅只有一把无尽之刃,等级不高,装备远远也没有成型,完全还没有到一个ADC该发力的时候。

  但是这个萌萌的炮娘在她的手里,好像是活了一样,灵动得像个精灵,站在队伍的后面,安逸地输出,给纳尔和赵信,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赵信两次试图冲到炮娘的身边,都被老牛所阻断,同时他自己的血量也慢慢见底。

  炮娘瞅准机会,一个E技能就坐到了赵信的头上,试图收割战场。

  “对,就是这个时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牌陪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牌陪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