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噩梦醒来他安慰
林如斯2016-04-15 16:051,575

  “纪小姐,你眼角长皱纹了。”我伸手指了指她眼角,“少生气,容易老的。”然后大声笑,拉着月棠了上楼回房,而后她在客厅发飙,却没人理她。

  月棠心思细腻,怕我得罪纪曼柔,劝我说,“小姐,这纪小姐是将军的小姨子,怎么说也算是一家人,您何必跟她置气呢?”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悠哉地说,“你瞧她那样子哪里是小姨子的做派?分明是跟我过不去,月棠,你信不信,她一定恨我当了沈毅的女人。”

  月棠没明白我的弦外之音,摇头道,“哎,反正啊,我是越来越搞不懂小姐您了!和从前简直变了一个人!不过,我倒是更喜欢现在的小姐!”

  “你个死丫头,难道我以前就不讨喜啦?”我打趣月棠说。

  连着两夜,沈毅忙于公务没有回来,我握着枕头下的刀子一觉睡到天亮。

  这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先是梦见我和密云在大街上争吵时,杜宇开车过来撞我,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密云和杜宇狼狈为奸的冷笑,我变成了一抹灵魂在天上飘啊飘,然后在清晨磅礴的雾气里看见一个穿着长跑的男人,那男人眉清目秀,对我微笑,口中温柔地喊着“碧微,碧微,你要等我,我回来娶你”之类的话,等我问他是谁时,他又不见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荒山野岭里呼喊“救命”。

  朦朦胧胧中,我发现有人在叫我,摇我,我猛地从梦中醒来时睁眼便看见沈毅担忧的脸,当时没想多的,一把抱住沈毅道,“我在哪里,我在哪里!”

  “这里是将军府,别怕,我在的。”沈毅安慰地说着,一面轻轻拍打着我后背。听着他沉稳厚重的嗓音,我焦躁的心像是得到安慰,渐渐安静下来。

  好不容易缓下来,可仍旧冒着豆大的汗珠,尴尬地放开沈毅,瘫坐在床上,心神不宁。

  “谢谢你啊……”我淡淡说,一点力气也没有。他嘴角的胡渣青青,想必是忙了两天没收拾打理。

  “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先走了。你收拾好下楼来,我在楼下等你。”说完,他阔步迈出房门。

  月棠帮我擦脸,心疼道,“小姐,您做噩梦了吧!吓死我了!要不是姑爷在一边守着你,我不知道怎么办呢!”

  沈毅一直守着我?真是奇了怪了!方才不是一副“你怎样和我没关系”的样子么?

  我淡淡地“哦”了一声,又听见月棠说,“今天是小姐姑爷回门的日子,您可得漂漂亮亮的回去,让老爷夫人看到您过得很好,他们才放心!”

  按照旧习俗,婚礼后第三日新娘回门,也就是今天了。

  洗漱完后,月棠替我换了一套红色蕾丝连衣裙,外头套一件白色的洋装小外套,卷发梳成马尾,又上了点胭脂,噩梦之后脸色煞白的我顿时气色好起来。

  月棠扶着我下楼时,客厅的西洋摆钟当当当的响着,正好十点钟,沈毅换了身儿西装,剪裁合体,衬得他身材健硕,少了凌厉的气质,多了几分风度翩翩、大方绅士。

  纪曼柔站在他身边正说着什么,可沈毅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如此,我是少不了纪曼柔的怨毒白眼。

  倘若眼神能杀死人的话,我已死去千万次。

  沈毅看着我微微出神,我不知怎地,竟然觉得脸蛋发烫,月棠在一边取笑沈毅说,“将军,我家小姐的脸都烧红了!您再看下去,怕是成了桌上的红苹果了!”

  我气急蹬脚,骂月棠说,“叫你多嘴!你这丫头,休想跟我回去!留在将军府洗一天的衣裳得了!”又对沈毅发飙道,“看什么看?你走还是不走?!”

  沈毅皱眉,嘴角却是藏不住的一丝笑,转而对常远说,“咱们走吧!”

  刚上车,我便问沈毅,“麻烦你今天别带那么多兵去我家好吗?那么多号人往街边一站太打眼了,你就是臭显摆,整个江城谁不知道你是沈毅?低调点做人可以么?”

  沈毅眉毛攒到一块儿,指着窗外说,“要你教我这些道理?我一早就安排好了!”

  “嘁。”我看了一眼,果然只有常远一个人,我不服气说,“上次去我家你不就是带了许多兵?”

  “那是怕你跑了。”沈毅淡淡说,“我就是要让整个江城的人知道,你蒋碧微是我的女人,旁人休想打你的主意。“

  “……”然而,我尽无言以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