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莺莺燕燕上门来
林如斯2016-04-15 16:051,785

  纪曼柔一听,错愕地望着沈毅,“姐夫你怎能这样!姐姐随着你出生入死多年,苦吃了不少,福一丁点儿没享到,全叫这些狐媚子捡了便宜!难不成叫她给姐姐请个安有错吗?!从前那些姨太太哪一个不是如此?为何独独这蒋碧微要搞特殊?还是姐夫你已经忘了姐姐的情分!”

  沈毅冷峻的脸上满是怒气,他气急又隐忍地说,“曼柔,你太放肆了!”

  “行啊!沈毅,为了这些个狐媚子你竟然吼我!”纪曼柔泪眼朦胧指控沈毅道。

  我见好时机,急中生智,赶紧向前一步,“你们别吵了!既然是将军府的规矩,我自然要遵守!月棠,给我拿软垫来,我今晚要给先夫人念经问安!”

  纪曼柔见状,狠狠剜了我一眼负气而去,沈毅也是扫了兴致,紧抿着嘴唇冷眼看了我一会儿,见我跪在软垫上便拿了衣裳离开房间。

  新婚夜这一晚,我在纪书眉的遗像前捧着佛经跪了好几个小时,发现我和纪书眉眉眼有几分相似,莫非这沈毅我娶卧便是……管他的,反正嫁都嫁了,又反悔不成!

  后半夜撑不下去,回床上睡了几小时,第二天一早月棠急忙叫我叫醒,说是沈毅在楼下等着我用早餐。

  我不耐烦地起床,月棠取了朱红色斜襟盘扣刺绣上衣锦绣流云罗裙给我换上,说是新婚喜庆,梳妆妥当后挽着我下楼去。在楼梯上,我瞧见沈毅站在客厅落地窗前负手而立,与先前的一身戎装不同,他穿了件哔叽长袍,健壮的体格撑得起衣服,光是背影就觉得格外挺拔、精神。

  丫鬟见我下楼,躬身行礼道,“夫人,早餐已经备好了。”

  沈毅恰好转过身来,身后的晨光都黯淡了,细细一看,这沈将军的确是位美男子,月棠挽着我多嘴一句,“姑爷这一身长袍和我家小姐的装扮甚是相配!”

  沈毅只是盯着我没讲话,我努嘴对月棠道,“叫你多嘴!”

  “在将军府,应该称呼将军,而不是姑爷!”冷不防地,身后传来纪曼柔的声音,我抬眼看去,她双眼红肿,想必是昨夜觉得委屈,回房后独自垂泪吧。

  她走至我们跟前,全然当我不存在,傲慢地说,“听明白了吗?省得日后出门被外人听去,说咱们将军府的人没规矩!”

  “既然论规矩,那纪小姐是否也要尊称我一声将军夫人?别叫下人说大管家坏了规矩!”我斜睨她一眼,不等她反驳,便笑呵呵对月棠说,“走,咱们吃饭去。”

  “你!”纪曼柔气急道。

  席间,沈毅又恢复一张冷脸,仿佛我上辈子欠他两毛钱没还一般,我亦视他为无物,自顾自地吃东西。将军府的习惯随了沈毅留洋的习惯,一应都是西式餐点。只是我俩穿着旧式衣裳,用着西洋刀叉,感觉怪怪的。

  半晌沈毅问我,“一会儿用完餐,你随我出门一趟。”

  我下意识地回应,“不去。”

  “我从不与人商量。”他的言下之意是,我是来通知你的。

  我白了他一眼,又说,“可我也从不将就人。”

  “蒋碧微,”沈毅冷眸望我,叫我名字叫得一字一顿,威胁道,“今天你不出门,那往后也都别踏出将军府一步!”

  “你这是威胁我!”我扔下刀叉,怒瞪他说,“枉你看起来谦谦君子,实则霸道无比!”

  刚好常副官进来,在沈毅耳边说了什么,沈毅轻轻呷了一口咖啡,淡淡应了一句“知道了”便站起身来离席,临走之前对月棠说,“等夫人吃完出来,车子在门前等候。”

  我白眼她,月棠轻声道,“是,将军。”

  等沈毅走后,我坐在椅子上置气,月棠上前来安慰我,“我的好小姐,这会子您就不要跟将军生气了,出门逛逛多好,打你生病起,还没出门儿逛过呢。一会儿我去徐记买您最喜欢的玫瑰酥糖,保管你高兴,行么!”

  我转念一想,同这沈木头作对,也没啥好处,咱是聪明人,见好就收,再说了,穿越到这江城来,我还没出门逛过,既然推拖不得,那边从了,得罪了沈毅,我和月棠在这将军府的日子也不好过。

  只是,我俩还没跨出将军府的大门,常副官边匆忙上前来拦住我“夫人,将军处理紧急军务,还请您在大厅稍等片刻。”

  “我闷得慌,出去透透气,”我淡淡道。

  “夫人,您还是在大厅等候吧,将军……”常副官看起来就是那种老实人,一撒谎就脸红,我盯着他看了两眼,他便藏不住了,要埋头。

  “我偏要出去等。”说毕,从他身侧绕过去,他那我也没办法,只是嘴里喊着,“夫人,您……”

  “我不过去一趟外地,回来您就把我给忘了!”刚往前走几步,便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我站在原地听,半晌没有回应,又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这声音的来源便是门厅前圆柱子下面站着的两人,那一身长袍的男人可不就是沈毅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