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玩跳楼?
豫歌2019-08-21 01:181,748

  夏若脸色微微一变,自然知道夏芸指的是什么,如果是之前夏芸这么说她可能会相信,但是顾以恒前后救了她两次,虽然顾以恒这个人阴晴不定,令人捉摸不透,但是她知道顾以恒绝对不是一个落井下石的人。

  “你放心,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我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好的。”

  夏芸不屑的冷哼一声,像个战胜的母鸡高傲的转身上了车,还故意在梁庭凡嘴上亲吻了一下,最后挑衅的看了夏若一眼,开车离开。

  夏若暗自翻了翻白眼,夏芸以为她会在意梁庭凡,真是好笑,她对梁庭凡没有一点感觉,那只是夏宏顺在公司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而定下来的,跟她个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她不但不会伤心,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放鞭炮来庆祝一下。

  知道幕后黑手是夏芸和梁庭凡,夏若不知为何居然松了一口气,只是眼下令她发愁的就是,要怎么样把那份合同拿回来。

  还有一件事,她是不能忽略的,那就是,昨天晚上夺取她清白的男人到底是谁?

  夜幕降临,世纪大楼楼顶,夏若迎风而坐,双腿悬挂在外墙,眼中是从来没有过的平静,嘴角带着点点笑意。

  站得高看得远,看着楼下闪烁着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很美,但夏若却无心欣赏,她不是来赏景的,而是来……逃难的。

  “夏大小姐,你这是在玩跑楼么?”

  一道突兀好听的男声窜入夏若耳里,夏若一愣,回过头去,看着身穿白色衬衫双手插在西装裤兜里,悠闲自得的站在空地处,俊美如天神般的脸庞的男人,一双深邃锐利的眸子正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不知是风太大的原故还是她的错觉,刚才她明明看到他眼底深处好像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稍纵即逝,再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脸,怎么看怎么觉得欠扁。

  见她不说话,顾以恒俊眉紧蹙,插在裤兜里的双手自裤兜里拿了出去,“你该不会真是想不开跑来跳楼吧,这方法不错,那你跳吧,不过刚才我路过一家西餐厅看见夏芸和梁庭凡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似乎在庆祝什么,夏大小姐你说呢?”

  夏若看着他,暗自翻了个白眼,深吸一口气,好歹他也救过她两次,她不想跟他斗嘴,转过身去不理他。

  “喂,你到底听到我说的话没有,你不是说自己是女金刚,不会害怕任何困难,只会迎难而上,怎么现在遇到一点小小的挫折就想不开?”

  夏若眸光闪了一下,唇角扬起一抹苦笑,将双腿从外墙收回来,并且慢慢站起来,朝着顾以恒走来。

  “我想不想得开都与你顾少无关,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跑楼自杀的,顾少最近似乎挺闲的,到哪儿都能碰到你,该不会顾少在跟踪我?”

  夏若唇角一扬,露出一副自恋的笑来。

  顾以恒俊脸一沉,露出一抹嫌弃的神情,往后退了两步,喝斥道:“离我远点。”

  夏若站定,像是想起了什么,收起脸上的笑意,眸子闪了一下,问道:“顾少的厌女症还没好?”

  “拜你所赐,我好得很。”顾以恒咬牙切齿的看着她,那冷冽如刀的眼神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了,“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说完,欲转身离开。

  夏若嘴巴蠕动了两下,眼里闪过一抹异样,语气也不由得软了几分,“谢谢顾少百忙之中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

  “呵呵,我知道你要跳楼所以我才来观看,结果你没死我觉得太遗憾了。”说着还不忘叹了一口气,好像真的挺可惜似的。

  看着顾以恒怒气匆匆的离开,夏若唇角挂起一抹极淡的笑意,抬头看着这浩瀚的苍穹,深深的叹了口气,没想到在她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他这个“仇敌”的出现帮助了她,现在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

  顾以恒下楼之后,上了车,关上车门的声音大得让顾淮一个哆嗦,只感觉到周围的气压变得低了很多,就连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

  “boss,我们要回去么?”顾淮暗自从后视镜里看了顾以恒一眼,小声的问道。

  “回去。”

  “那夏小姐呢?”顾淮不怕死的顶风而上。

  瞬间,顾以恒一个冷刀子的眼神向他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顾淮自知错了,在顾以恒发火之前,赶紧道:“boss,那班人还在找夏小姐,如果夏小姐一直在外面游荡,我觉得肯定会有危险,我们是不是要……”

  “闭嘴,她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顾以恒脸色阴沉得难看,冷刀子的眼神像是不要钱似的往顾淮身上射。

  顾淮默,一副苦憋脸的噘着嘴,其实他真的很想说,boss,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把夏小姐打晕了搬回家再说,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跟踪,还真不太符合boss你的风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老婆在劫难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老婆在劫难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