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岚琪挨打
阿琐2019-07-26 09:111,270

  如是,直至除夕前,玄烨在翊坤宫留宿了三晚,比起平日真真频繁许多,可这三个晚上帝妃之间做了什么,个中冷暖,唯有昭妃自己知道。

  除夕、元旦一晃便过了,皇帝自元旦启印后,又如从前那般忙碌,入后宫不过是向太皇太后、太后请安,少有在妃嫔宫中逗留,侍寝如惠贵人、安贵人等有几次,昭妃娘娘那里,又几乎没了动静。

  这一日闹元宵,宫里比元旦那天还热闹,王公大臣、福晋格格们都奉太皇太后旨意入宫伴驾,夜宴摆在慈宁宫里,布常在也受邀列席,王嬷嬷本想来凑热闹,她硬是只肯带岚琪和盼夏出门。

  因位份低微,布常在随几位贵人坐在席末,她身子弱不喝酒不吃肉,不过陪坐说笑,或看台上戏文。

  席间阿哥所的人送阿哥、公主们来请安,瞧见乳母抱着小公主磕头,布常在情不自禁探头往上座看,边上正巧坐了惠贵人,她的大阿哥也在上头,可惠贵人却将她拉一把到身边:“可不敢这样子,你要忍一忍。”

  布常在难免心内悲戚,岚琪眼见主子要落泪,便借口为主子补妆,一时离席退到了慈宁宫的偏殿,将随身带脂粉拿了出来,给主子重新扑了粉。

  劝了几句,收拾妥当,主仆俩正要回席上去,未过仪门,却见雍容华贵的昭妃娘娘气哼哼进来,她身后跟着成年的男子,只听昭妃怒言:“哥哥你也瞧见了,太皇太后这样夸我权理六宫的功劳,皇上也只是笑了笑,连一句夸赞的话也没有,这就是我在宫里过的日子,你们可看清楚了?外头自己不好了,却算来我头上,阿玛在时怎么不见你们来找我?我让你们当初别跟着鳌拜牵扯,你们听不听?如今好,连带我也被皇上讨厌。”

  男子正是昭妃的兄长阿灵阿,今日也奉旨入宫过节,不知是朝廷上遇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似找妹妹来想法子,可昭妃在宫里不过表面风光,要她去皇帝面前说什么话,简直比登天还难。

  隐约听阿灵阿大人说什么皇子公主的话,素来在人前端庄贤惠的昭妃竟勃然大怒:“说了你听你也不信,皇上根本就不碰我,你让我跟谁生孩子去?”

  布常在最怯懦不过,昭妃这一怒吼,吓得她往后退,一下碰倒了花台,瓷器碎裂声惊动了仪门外的人,只听昭妃喝斥:“是谁?”又吩咐他兄长,“你且退下。”

  然后昭妃直直冲进来,瞧见是布常在和岚琪在后头,顿时怒火攻心,一声“来人!”吓得布常在腿一软登时便跪了下去。

  偏殿外头,玄烨因被顽皮的大阿哥闹得撒了一身酒,李公公引着正要往太皇太后的寝殿去更衣,半路瞧见阿灵阿从偏殿急匆匆出来,鬼鬼祟祟的模样叫人起疑,玄烨突生了好奇心,跟着就进来偏殿。

  入目,却见昭妃宫里的冬云正撕扯着地上一个小宫女,那小宫女却又死死护着身后的人,偏偏玄烨不怎么认得身后的人,反是这正挨打的宫女,他记得。

  玄烨本就不喜钮祜禄氏一族仗着是满洲旧贵,在朝堂上颐指气使,当年除鳌拜时,若非念遏必隆在太宗皇帝、世祖皇帝时功勋卓著,他们一家早已落得同样下场,又怎会有如今,由着阿灵阿他们在朝堂之上造势,要逼自己立昭妃为后。

  “听说你幼年认鳌拜为义父,一直以为不过是传闻,现如今瞧着,你这暴戾毒辣的手腕子,真是随了他。”

  玄烨冷然出声,那边昭妃闻声回眸,一见皇帝在这里,登时呆住。

继续阅读:018 朕要了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种后宫叫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