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打狗英雄
犁田的蜗牛2016-12-25 17:392,166

  录完笔录,龙翰诚被晾在询(讯)问室里。

  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他不知道,干脆闭眼往椅背上一靠,不去想了。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拍自己的肩头,他睁眼看清来人模样——身材中等、面相普通、眼睛有点小的一中年男子。

  “老相。”他淡淡叫了声,这称呼很奇怪——既不是“老爸”也不是“老龙”。

  老相神色又急又阴沉。

  他支吾着解释:“呃,是警察……请我来这的。”

  “警察请你……?”老相疑惑地一眯眼

  “是啊。警察说‘请你……配合……警方的工作’“他有意拉了两个长调,曲指刮了下挺直的鼻梁,结了个尾:”我就,配合着……来了。”

  闻听这解释,老相气不打一处来,小眼睛一瞪:“龙翰诚,我没心思和你说笑!你不惹事,警察会请你来?”

  “我没惹事。”

  “这是我们能来的地方吗?”压低声音说完,老相意识到此时不是指责的时候,马上问事情经过。

  听闻是打狗救人,老相松了口气,警方办案程序他熟悉——配合警方做完笔录,这事差不多就完了。

  可当龙翰诚吞吞吐吐说出“警犬被打趴……可能死了”时,老相心里一震、小眼猛地一眨,嘴唇跟着微微发抖。

  如此神情让龙翰诚俊脸一沉。

  俊脸,那是邻家女孩的遐想温泉,不是自家老爸的灭火器。

  老相双眼狠狠地盯着龙翰诚,直到懊悔、沮丧浮上他那俊朗的脸庞,老相才绷着脸走出了房间。

  又熬了半个多小时……一警员和老相先后走进来。

  “龙翰诚,你可以走了。”

  龙翰诚不是犯罪嫌疑人,对他的笔录是询问笔录不是讯问笔录,按程序,录完笔录就可以走了。

  可因锋芒太露,他特不被待见。笔录完后,警员没说可以走也没说不可以走,把他晾在询(讯)问室里。不懂内情也冷静下来的他,“嚣张气焰”果然被凉拌了。

  现在人家的家长来了,看样子还是个有地位、有能量的老板,态度也诚恳,警员就是对龙翰诚再不满,也不能老把他困在派出所里。

  终于等来这句话。

  龙翰诚眼光忽略警员,直接扫过老相的脸,见老相的神色没开始那么严肃了,他心里暗松一口气,眉头也跟着一舒,沮丧的神情随之就不见了。

  站起来,他一挺腰杆,笔直得像颗小白杨,再轻轻拂了拂衣饰,那从容的样子,像要走红地毯似的。

  老相使个眼色,提醒他说句场面话。

  不知是没看见,还是……龙翰诚没做出回应,整理完自己,目不斜视迈步就走,步履超稳健。

  老相一愣,忙微微偏头,暗中打量警员。

  场面话没一句,反而如此从容、如此稳健地从询(讯)室走出,这很容易被解读成某种挑战。

  不出所料,警员有些恼火,对着他的背影道:“龙翰诚,你要随时配合警方调查!”

  “谢谢警官。”老相忙替他说场面话。

  “谢什么谢?!”警员很情绪化地丢了句:“龙老板,你这儿子,警方传唤必须随叫随到!”

  老相有些尴尬,赶紧回道:“警官,我保证他随叫随到。”

  出了派出所,龙翰诚推着山地车跟着老相走向自家奔驰车。路上,老相一声不吭地开着车,没多久来到一高档小区——大美山庄,保安查看车牌放行,在一独立别墅前,奔驰车停下。

  车内气氛沉闷,龙翰诚拉开车门想钻出去。

  “回来!”一声厉喝。

  他只好坐回原处。

  老相一拍方向盘:“浑小子,警犬你也敢打?!”

  听出这腔调和警察一样,本还有点懊悔、内疚的他,又没好气了:“我管它什么狗!它敢咬人我就敢打!”

  “嘿!”老相小眼睛瞪圆了:“臭小子!本事大啊!鲁智深拳打镇关西还用了三拳,你一拳就解决了问题,如此神勇,够当‘打狗英雄’了!”

  别看老相现在蛮有身份地位,可二十多年前他却是从社会最底层奋斗上来的,性子一急时常常冒出小市民的毛病——喜欢埋汰人。

  “你!”龙翰诚眉头一蹙,面露不快。

  “你什么你?!”老相环顾四周,没人,小眼睛一暗,压低声音严厉问道:“你是不是使用了法力?!”

  “没有。”

  “一拳就把它打死了,你还说没有?!省厅挂了号的功勋警犬,你也……”老相指着龙翰诚,又气又急:“篓子捅大了!”

  老相办事老到,刚才在派出所,他把警犬的情况大概摸清了。

  这条叫大黑的功勋警犬名气大得很,追捕、跟踪、搜救,样样都行。其最光荣的战绩:一次追捕一凶神恶煞的持枪歹徒,在没任何外援的情况下,它毫不畏惧地扑了上去,幸好歹徒最后一颗子弹没打中它,但歹徒困兽犹斗,用坚硬的杂木根疯狂地扑打它……

  最终歹徒被抓,大黑也伤得不轻,不过,在训导员的精心照顾下,没多久它就康复了。

  这么威猛的警犬被一拳打死,常规力量是做不到的。

  “真的没有。那狗太凶,我火气一上来,就……下手没了轻重。”龙翰诚跟着解释:“那一拳凑巧打在了狗鼻子上,要不然,它死不了。”

  他并不懂狗,是现场训导员的话让他猜测狗鼻子可能是狗的命门。

  老相怒道:“你哪那么大的火气?!”

  龙翰诚郁闷道:“怎么说也是见义勇为吧。我不打它,它就咬死人了,人命总比狗命……”

  这话起了作用,老相沉默了会,训斥了句:“行啦!有你这样见义勇为的吗?”意识到车上不是说这事的地方,他转移了话题:“警察不能惹!说过多少遍了?你还嫌我唠叨,不唠叨行吗?!都给我当耳边风了!”

  “我没把你的话当耳边风!我也没惹警察!我我……”龙翰诚不愿说出那憋屈的一幕,也不愿听老相唠叨,撂下这话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继续阅读:第3章:案发现场(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潜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