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雕虫小技
一米水田2016-05-26 16:003,070

  莫问自认为帅气的笑了笑,从破旧的背包里取出了一把小刀,然后让柳馨准备了三个干净的脸盆,放置柳天宁的伤口下方,在外人看来莫问仿佛蕴含着神奇的能量,能够拯救柳天宁于苦海之中。

  消毒后的小刀,轻轻地划开了柳天宁的大腿,说也奇怪,那被划开的肉里,竟然一滴血也不流。

  柳馨毕竟是女孩子,看到莫问用刀划开父亲的大腿,当场就觉得恶心,差点没当场吐出来,恶心难耐的柳馨,捂住嘴巴,飞快地跑出了房间。

  不一会,就听到柳馨在外面呕吐的声音。

  可这一切却一点都不影响莫问的诊治。

  划开一个大约十公分左右长度的刀口后,莫问用棉球在头尾做了一个固定点,让伤口呈张开状态。

  接着,他又打开了布包,在那排列着整整齐齐的长短不一的银针,一根根轻而快地扎进了柳天宁的身体各个穴位里。

  没有麻药,没有止血,没有任何医疗器材的辅助,莫问就这样为柳天宁治疗着,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谁也不知道这位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到底能不能治好柳天宁的病。

  在莫问神奇的医术下,没有麻药,柳天宁感觉不到疼痛,没有止血药物,柳天宁的血好像凝固了一样,没有医疗器械的辅助,就在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木床上,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给一个活生生的人开刀。

  除了好奇、质疑、震惊外,恐怕最多的就剩下担忧了。

  毕竟从来没有人见过医生如此治病的,就连刘国轩这位资深的医学界名医,也没见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神奇’的医术,而且还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是他为之震撼之处,尽管他知道人体的穴位可以止痛、止血,可除了传说中的‘三不医圣手’有如此精湛医术外,他再也没有听说有谁也能运用如此神奇的手法。

  除非,这位年轻人,他是‘三不医圣手’的徒弟。

  “他要干什么?难道他想把老爷身体里的虫子挖出来不成?”

  “谁知道呢,没听说过,蛊术是要这样解的!”

  “哼,雕虫小技罢了!”

  几个医护人员不屑地撇了撇嘴,小声地议论着,似乎依然不相信莫问可以用这样的‘雕虫小技’来驱除柳天宁所中的‘五毒蛊’。

  莫问懒得去理会他们,一连在柳天宁的身上,扎了几十根银针,每一次出手,都是九根,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直到布包的银针一根不剩,莫问才停下手。

  接着,莫问伸出手,抓住柳天宁的脚丫,在脚丫子上轻轻地按摩着,这个简单的一个动作,却神奇的让柳天宁的伤口处,缓缓地钻出了大小不一的毒虫,而且都是活生生的毒虫,很是恐怖、恶心。

  “啊……”一声尖叫,不知道什么时候柳馨已经站在了莫问的身后,当她看到那一条条毒虫从父亲的皮肉里钻出来的时候,吓的她脸色都青了。

  女孩子嘛,天生胆小,怕虫子也是在所难免的。

  按理说,柳馨早就习惯了这种毒虫往外爬的情形,怎么会如此害怕呢?

  这是因为以前从她父亲伤口处爬出来的都是细小的蛆,却从来没有见到过活生生的大蜈蚣,对此感到害怕,也是正常的。

  五毒虫是指蜘蛛、蜈蚣、蝎子、蟾蜍、毒蛇,五毒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放蛊是中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过去,在南方乡村中,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虎色变,谁也不敢当它是假的。

  传说中制造毒蛊的方法,一般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晰蝎等放进同一器物内,使其互相啮、食、残杀,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

  以目前的情况看,柳天宁体内的毒虫,便是蜈蚣无疑了。

  “别出声!”莫问知道柳馨害怕,紧张的脱口而出。

  柳馨听到莫问的话,连忙捂住了嘴巴。

  一会功夫,那活生生的蜈蚣,竟然从柳天宁的体内,带着黑血,爬出了十几条之多,然而,莫问似乎并没有要停止的迹象,出来一只,他就杀死一只,并且用杀死的毒虫黑血,浇在柳天宁的伤口处。

  若观察仔细,便能够看到,柳天宁的皮肤,一道道鼓起,好似大蜈蚣在他体内活动,好生恐怖。

  好在莫问早已用针灸之术,规划好了毒虫的出来路线,堵死了毒虫吞噬柳天宁身体的路线,这样一来,毒虫好似备受折磨,除了出来这条路之外,再无别的选择了,这也是B出毒虫的最有效办法。

  此时此刻,柳天宁的表情也在呈现痛苦,他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那只莫问所说的‘五毒母虫’终于熬不住了,钻出了柳天宁的身体,这只母虫呈金黄色,嘴里发出‘吱吱吱’的叫声,在爬出体外的瞬间,还不停地吐着黑色的毒液,体积大于向前爬出的毒虫数倍,大约有二十多公分长,非常可怕。

  在五毒母虫爬出柳天宁身体的瞬间,莫问手里的刀,‘嗖!’地一下,就将母虫斩成了数断,然后捣成肉泥。

  此时的柳天宁额头的汗珠不停地冒着,在母虫被杀死的时候,他也已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爸……”柳馨再一次发出了担忧的叫声。

  “喂,你对老爷子做了什么?要是老爷子出什么事,你就算是有九条命也不够还的……”几个医护人员,有人马上跳出来幸灾乐祸了。

  “别紧张,他是虚脱的,柳小姐,你马上让下人煮碗糖水给老爷子服下!”莫问拔出银针,一边收着东西,一边微笑地看着刘老,说道:“刘老,伤口的缝合,就麻烦你了!记住,不可在伤口处使用任何药物……”

  “莫医生,这……老爷子的病?”

  “放心,只要过些日子,我想办法把他体内的毒素清除干净,他的蛊术就不会再犯了!”

  “那这段时间,他还会发作么?”

  “我保证老爷子不会再发作了,只不过他的饮食需要特别注意,我一会会交代你们老爷子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一定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否则将前功尽弃!”

  柳馨与刘老都松了一口气,为了老爷子的怪病,柳家上上下下不知道探访了多少名医,但都一无所获,那些自称悬壶济世的名医们能做的,只是止痛而已。

  可这些止痛的效果,却还不如莫问的一根银针,刘老感激地对着莫问点了点头,忙致谢道:“谢谢谢谢……谢谢莫医生,您辛苦了!”

  最高兴的当然是柳馨,她似乎对之前的质疑,有些惭愧,脸色绯红地站在莫问身前,低声说了一句:“莫医生,我们柳家上下都铭记你的大恩,谢谢……”

  说着,柳馨似乎放下了她大小姐的身份,对莫问鞠了一躬。

  “别来这些虚的,你要是真心想谢谢我,就以身相许吧!嘿嘿……”

  “你……流氓!”现在柳馨在骂莫问流氓的时候,语气却与之前骂人的语气,有着本质的不同,柳馨在听到莫问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娇羞的摸样让其脸色绯红,好像一个女孩,正在与情郎打情骂俏呢。

  “哈哈……”刘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赶忙吩咐柳馨:“馨儿小姐,快……安排一下,安排个房间给莫医生休息,我给老爷子缝合一下伤口!这等小事,就不要麻烦莫神医了……”

  “有劳刘老了!”柳馨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谁都彬彬有礼。

  莫问提着自己那个破旧的背包,跟着柳馨走出了恶臭扑鼻的房间,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是什么。

  以医术解除‘五毒蛊’,这简直就是天荒夜谈,如果没有莫问手指上带的医魂戒,恐怕很难办到,在他为柳天宁驱蛊时,没有人注意到莫问的小动作,是他用医魂戒的力量,将‘五毒蛊母虫’B出体外,如果不这样,恐怕只有施‘五毒蛊’的人才能解了柳天宁的‘降头’了。

  这是一种巫术,一种非常歹毒的巫术,毒母虫是非常听‘主人’话的毒虫,施毒者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控制母虫,起到折磨、陷害被害者的作用。

  莫问曾听爷爷说过,五毒蛊是蛊术之中,最歹毒的蛊,如果施蛊者对母虫发送死亡指令,母虫马上就可以将被害者的五脏六腑吃的一干二净,甚至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从柳天宁体内爬出的十几条毒虫来看,他所中的蛊,应该有些年头了。

  到底他得罪了什么人?对方要如此害他呢?

继续阅读:第10章 你说谁是小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界圣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