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情怀
非想2016-06-12 13:493,172

  “好了,不过是一杯啤酒洒了嘛!”方文山看到对方的声势,脸色煞白,站起来掏出钱包:“多少钱,我出!”

  板寸男林哥摸着下巴摇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豹子,你告诉他,现在的问题是什么?”

  “是情怀!”豹子狗腿一笑:“林哥是我们的偶像,你们伤害了他,就是伤害了我们的情怀。情怀能用钱来打发吗?”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方文山的声音有些颤抖。

  “哈哈哈……呃……”林哥和小伙伴们相视大笑,然后,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出现在他的脖子上,把他的笑声掐回肚子。

  林哥的小伙伴们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戈掐住林哥的脖子,没人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敢抢先动手,好一会才醒过味来,纷纷叫嚣。

  “小子你干嘛?”

  “放下林哥,要不我弄死你……”

  “十秒钟已经到了!我说过,要把你扒光了丢出去!”叶戈一手掐着林哥的脖子,另只手用力一撕,林哥身上的T恤立刻变成了碎片。

  “你找死……啊……”豹子冲上来挥拳打向叶戈,却被叶戈后发先至的一脚踹在肚子上,打着滚飞了出去。

  “上啊!”其他小伙伴喊了一声,一起冲了上来。

  叶戈的手一抖,一道道黑影从他的手里出现,矫如游龙,噼啪噼啪一阵乱响声后,扑上来的小伙伴们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退了下去。

  叶戈打退众人的,是一条真皮的七匹狼腰带。腰带的主人,双手提着裤子的林哥颤声开口:“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们道上混的弟兄,最讲面子,你今天让一步,我们肯定有回报。”

  林哥是真怕了,他毫不怀疑,这个身手强悍的年轻人真的会把自己扒光了扔出去。要是再被人拍个裸照发个微博什么的,自己也就不用在道上混了,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好。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我会放过你!”叶戈说道。

  林哥忙不迭点头。

  “我们以前认识?”

  林哥摇头。

  “在你距离我五米之外的时候,你和他……”叶戈指了指豹子:“说了一句‘就是他’。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来挑衅我。”

  林哥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戈。酒吧里这么乱,自己和豹子在几米外小声说了一句,他居然能听到?这不科学啊!

  “3秒考虑时间!”叶戈竖起三根手指。

  林哥飞快的考虑了一下,彭卫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客户,和自己被扒光这件大事比起来,毫无可比性啊。所以,情怀什么的去死吧!

  “3、2……”

  “我说……”林哥立刻做出决定,小声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无聊!”苏瑶的俏脸通红,她没想到,彭卫竟然这么卑鄙。

  “你可以走了!”叶戈松开林哥,心底松了一口气。只是无妄之灾而已,倒不是自己想的那种情况。

  发生了这种情况,几个人也没了泡吧的兴致,叫上商紫钰两个,一起回学校了。彭卫隐在人群中,脸色青白,没有露脸。

  回到宿舍,方文山倒是来了兴致。这位好好先生性格的宅男,生平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泡了一壶茶,拉着叶戈扯东扯西的。

  “你会功夫?”

  “略懂。”

  “难怪敢接七班这个班级,不过我提醒你,这群学生可不简单。老师呢,也不是军训教官,不能一切都靠暴力解决问题的。”

  “我知道。老师也是有情怀的。”

  “那你有什么打算呢?说来听听。”

  “你喜欢商紫钰老师?”叶戈答非所问。

  “你怎么……”方文山膛目结舌。

  “一晚上你偷瞄了她至少七八十次……好了,睡了!”叶戈起身回了房间。

  …………

  第二天一大早,叶戈就被校长楚昊天召唤了。

  “叶老师,你应该明白我找你有什么事情吧!”楚昊天一如既往的严肃。不等叶戈回答,继续说道:“年轻老师有朝气,有锐气,是好事情,不过,还是要讲究一下做事的方法。”

  叶戈知道,大约是楚昊天也看了那段视频,同时也不排除有其他老师来告状。

  “楚校长,关于视频的事情,我不想解释,尽管那是一段经过剪辑的视频。不过我想说,我当时说的做的,都无愧于心。毕竟七班的情况,校长也应该了解,采用一般的手段,是无法进行工作的。”

  这小子蛮犀利的嘛!楚昊天立刻听懂了叶戈的言外之意——你交给我那样一个烂班,如果我像以前的老师那样,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在这件事情上,楚昊天确实有点歉意,毕竟当初是外孙女苏瑶提出的。而七班这个烂摊子,确实一时也找不到人接盘,既然叶戈没有退缩,倒是不好太过打击他的积极性。

  楚昊天的表情和缓了一些:“哦,我倒是想知道,你会怎样开展工作呢?”

  “晓之以理,动之以拳!”叶戈故意把最后一个字说的很含糊,楚昊天还以为他说的是个‘情’字。

  这种答案楚昊天早就听腻了,无所谓的挥挥手:“好吧,我相信你的能力。总之还是那句话,要注意做事的方法。”

  “我会的!”叶戈点点头:“但是我也希望,校长能够尽量给我们一些自由空间。”

  “你想要什么?”楚昊天的目光又锐利起来。明珠学校是一所私人中学,抗风险能力肯定不如那些国办学校。所以他对老师的要求一向很严格。

  “其实我觉得,七班的学生并不是都不可救药,只是叛逆心理比较严重。我想请校长在他们的错误没有无可饶恕的时候,能够尽量宽松一些。”

  原来是为了学生!这一点倒是让楚昊天对叶戈好感多了一点。事实上七班的学生确实成了学校的负累,这是他急需面对解决的问题。

  叶戈既然为他们这样考虑,原因很简单,肯定是还没被那些学生们修理过,希望一个星期后,他饱经摧残后还能这么想。不过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会的!年轻人犯了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叶老师,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希望你……不忘初心!”

  “当然,我是有情怀的人嘛!”

  叶戈信心满满的和楚昊天告辞,脚步轻快的来到了七班。

  推开门进去,叶戈略微有些惊讶。因为今天的学生们,居然全到齐了!虽然依然是乱的跟菜市场似的,乌烟瘴气毫无学生的样子。

  在一双双或冷漠或戏谑的目光中,叶戈走到小胡子黄海忠面前,伸手把他叼着的烟取下来,扔到地上。

  出乎他的意料,黄海忠只是斜眼瞟了他一眼,居然没吭声。

  “黄海忠是吧,下课后,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叶戈丢下一句,回到讲台。

  “很遗憾,我布置的作业,没有任何人完成。”叶戈看了看学生的课桌,没人贴上自己的理想。

  “不过没关系,理想不是拍拍脑袋就随手写出来的,而是稳定了自己的人生观之后自然产生的。所以,作业依然有效,完成时间不限。好了,我们现在开始讲课。今天我们讲的是课文……”

  “秦风-无衣!”

  叶戈转身,在黑板上书写,与此同时,一个学生从课桌里悄悄取出一把枪,对准叶戈搂动了扳机。

  过往的经历,让叶戈对子弹的敏感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他本能的猛然蹲下,就听到头顶啪的一声脆响,汁液四溅。

  叶戈站起来,只见黑板上绽开了一朵大红花,未干的红色液体缓缓向下流淌。

  彩弹枪!叶戈皱眉,站了起来,看向学生。

  一双双或者幸灾乐祸,或者挑衅的目光,一阵阵包含恶意的交头接耳声在空气中交织。班上那个叫孙海涛的学生,向着叶戈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个V字。

  “我们要讲的课文是——秦风-无衣!”叶戈缓缓的说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这句诗的解释是——谁说没有军装?吾与君同穿那件长袍。国家发兵征战,整理好我们的长戈与短矛,与君同仇敌忾。大家能理解吗?”

  “不理解!”故意拆台的学生们众口一致,声音倒很齐。

  “很好,正好有现成的例子可以借鉴!”叶戈走下讲台,向着孙海涛走去。

  “形容两个人关系很好,俗话里经常说是好的要穿一条裤子,这就是民间对无衣的理解。大家知道,那个时候的物质匮乏,衣服已经可以和妻子等价。”

  “这句诗的关键,在于最后一句——与子同仇!就好像你们团结起来,一起对抗我一样,这,就是同仇!”

  叶戈在孙海涛面前停下,冷冷的盯着他:“孙海涛同学,你刚才做了什么?”

继续阅读:第10章 我的怒你驾驭不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