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剑胆琴心
非想2019-12-02 14:493,278

  正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在黄海忠裸露的肩膀上,秋老虎的酷热,让只穿了一件跨栏背心的他依然汗流浃背。他咬了咬牙,弯腰再次背起一袋货物,颤巍巍的走在了跳板上。

  可能是肚子太饿的缘故,黄海忠忽然感觉到一阵眩晕,眼前的阳光变得刺目无比,码头上的喧嚣距离耳朵越来越遥远。他晃了两晃,连人带货物向着跳板下的海水跌落下去。

  “有人掉下去啦!”

  叶戈闻声看过来,看到这一幕,立刻跳下了大海。

  黄海忠悠悠转醒的时候,就见到了一双最不想见到的眼睛,正亮亮的盯着自己。

  “叶戈老师……对不起……”黄海忠嘴唇蠕动两下,艰难的说道。

  “不是打算退学吗?那样的话,再叫老师似乎不太合适了。”叶戈微笑。

  “对不起,叶戈老师!”黄海忠吃力的爬起来,垂着头说道:“我没脸去见你!我不敢对你说出退学这件事,我怕看到你失望的眼神……所以想无声无息的消失……对不起……我……我……”

  “我我我……你还曲项向天歌呢!”叶戈厉喝一声:“把头抬起来!把胸膛给我挺起来!”

  黄海忠浑身一震,努力挺起了胸膛,可是眼神却一直在躲闪,不敢和叶戈接触。

  “你一定饿了吧!”金铭雅匆匆跑过来,把手里的一袋包子递给黄海忠,温柔的说道:“你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你先吃些东西……”

  黄海忠看了叶戈一眼,见他点头,立刻接过包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谢谢你!”叶戈真诚的对金铭雅点点头。

  金铭雅一愣,这还是叶戈第一次对她态度这么好。她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谢什么啊!那个……黄海忠是吧,我想,我可以帮助你的。”金铭雅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黄海忠的面前。

  “这卡里面有二十万元,先拿着,把你的父亲送进医院,好好治疗一下,你呢,就安心的学习。我想,你的叶戈老师一定很希望你重返课堂的。”

  黄海忠停下了吃包子,困惑的看着夏日还蒙着口罩的这个女人,没有去接银行卡。

  “拿着啊!这些钱是给你父亲看病的!”金铭雅语气和蔼,眼带笑意说道。

  黄海忠看看叶戈,叶戈却毫无表情。黄海忠缓缓伸出了手。

  “如果你拿了这钱的话,永远不要再做我的学生!”叶戈冷冰冰的开口,黄海忠伸出的手立刻缩了回去。

  金铭雅的笑容僵在脸上。她困惑的看着叶戈,眼中浮起几分怒意:“那包子和这钱,并不是为了让你保护我才这样做的。我是真的觉得他们父子很可怜,真心想帮帮他们!”

  “我可以让他吃你的包子,因为他需要食物,可是你给他的钱,你确定这真的是在帮他?”

  “一个真正的男人,绝不会让别人可怜!”叶戈拍拍黄海忠的肩膀:“想要什么,就要靠自己!走自己的路!流自己的汗!”

  金铭雅表情复杂的看着叶戈,虽然被他驳了面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觉得这人蛮有魅力的。

  鸿泰地产——公司的大楼坐落在城市的黄金地段,老总刘义达也算是这座城市中的资产巨鳄之一。据说当年他起家的经历也颇不光彩,不过现在自然没人再提这些。

  一身来自英国萨维尔街的手工定制西服,包裹着刘义达高大威猛的身材。他大步走过鸿泰地产的大厅,颇有一种巡视领地的满足感。

  不过很快,他的心情就变得不好了。因为一个穿的好像乞丐一样的少年,穿过人群大步向他走来。

  “今天大厅值班的保安,这个月的奖金扣掉!”刘义达低沉的说了一句,他身边那位丰ru肥tun的女秘书立刻记在了ipad上。

  “刘义达!我爸的事情要怎么解决?”黄海忠挺胸站在刘义达的面前,眼里是无法抑制的怒意。

  刘义达点燃一根雪茄,深深吸了一口,把烟雾喷在了黄海忠的脸上,用雪茄指了指他:“损仔,给你一分钟时间。在我眼前消失!”

  黄海忠的父亲黄博,就是在鸿泰地产下属的建筑公司打工。前两天因为事故而断掉了双腿。当时正在建筑公司视察的刘义达,亲自处理了这一事故。

  这并不是黄博的幸运。在锦绣市,刘义达有一个绰号,叫做貔貅。就是说他像貔貅一样,有嘴无肛门,能吞万物而从不泄。说白了,这人做事无底限,而且巨吝啬。

  所以,黄博并没有被送到医院治疗,只是被追加了三个月的薪水,也就是俗称的遣散费,就被公司开除了。

  父亲失去了工作,双腿不能得到规范的治疗,有继续恶化甚至残废的可能。黄海忠来找过刘义达,却被他无情的羞辱。

  如果是一个月以前的黄海忠,一定会掏出刀子和他玩命,可是这种冲动却被脑海里泛起的一副画面所阻止。

  他忘不了那天偷完钱之后,叶戈老师把刀子塞在自己手里的场景。

  “做男人,要有担当!”

  黄海忠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掏刀子玩命,只怕也很难给刘义达造成什么伤害。可是自己却会因此而犯罪。如果自己进了监狱,失去自理能力的老爸,真的会死的!

  所以他咬牙忍住了耻辱,为了维持生计,来到码头做搬运工,打算攒钱为父亲治病。每天累得死狗一样,还要忍受码头上工头的盘剥。

  他本来以为这就会是自己的一生缩影,直到叶戈找到了他。

  “你就打算这样活下去?”叶戈盯着黄海忠,目光锐利如刀。

  黄海忠垂着头不敢直视叶戈,叶戈忽然叹息一声:“这件事情上,我也有错。”

  “我的错误,是我对你的教育不够明白!我告诉你要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可是我没有告诉你,要怎样去担当!”

  “你当时脾气暴躁,我有意磨你的性子,让你遇事多想想。可是我没想到,却因此让你丧失了锐气!”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十全十美的。勇敢的人难免莽撞粗心,有心的人却又想的太多,少了决绝和血性……所以能够做到四个字就非常的难得……”

  “那就是——剑胆琴心!”

  有了这番码头上的谈话,黄海忠才穿过半个城市,来到了这里,直面刘义达。

  “刘义达,我是来找你谈一谈我老爸工伤事情的,我是不会走的!”黄海忠挺起胸膛,大声的说道。

  刘义达呵呵一笑,弯腰凑近黄海忠,轻声说道:“该给的钱已经给了,再多一个子我也不会出。如果你不想像狗一样被打死的话,马上给我滚!”

  说完,刘义达直起身子,一脸公众人物的坦然。

  “哈哈,小伙子,有事可以找我律师的!就这样!”

  “你不能走!”黄海忠一个箭步拦住了刘义达:“我今天来,不是来求你的!我是来要回我应得的!”

  “啧啧,你应得的?”刘义达仿佛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大笑着摇头,环视四周:“你们都听到了?听到他说什么了?”

  “你应得的……你应得的……”刘义达猛地伸出手,揪住黄海忠的衣领,面目狰狞的说道:“什么特么是你应得的?拜托撒泡尿照照你的模样,你这样的傻小子,活该穷特么一辈子!你应得的……你应得的……我去你嘛勒个……”

  刘义达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把亮闪闪的刀子,正顶在他的胸口上。

  握刀的少年面无表情,冷冷凝视着他。

  “呃……”刘义达大大的咽了一口唾沫,拼命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小黄,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可以好好说嘛!”

  “我已经说过了,我要我应得的!”黄海忠冷静的说道。

  “没问题!”刘义达忙不迭点头:“你要多少,说个数。”

  “我问过律师,医药费加上误工费,以及工伤抚恤,一共是三十七万四千八百六十四块!”黄海忠盯着刘义达的眼睛,继续说道:“此外,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哈哈,好说好说,你把刀子拿开,我拿钱给你!”刘义达满脸诚恳的说道。

  “我不是傻子!”黄海忠摇摇头:“给你五分钟时间,你拿来钱,记住,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同时,把这份协议签了!”

  鸿泰地产的财会人员很快拿来了现金。当着黄海忠的面前点好交给了他。刘义达接过黄海忠手里的协议,浏览了一下。

  “本人自愿承担黄博工伤所带来的一切经济损失。现将所需费用交由黄博之子黄海忠处理……同时,我愿意为我先前处理黄博工伤事件的拖延道歉……”

  刘义达飞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按照黄海忠的要求按上了手印,黄海忠立刻撤开了刀子。早就围在一边的保安们,立刻一拥而上,包围住了黄海忠。

  “损仔!你特么够种!”刘义达立刻变了脸色,狞笑着看着黄海忠:“敢用刀子顶着我的,你特么是第一个!”

  “既然你喜欢玩,我陪你!”刘义达转头,对保安们吩咐道:“先打个半死,然后报警,就说有人试图劫持我!”

继续阅读:第30章 以彼之道还彼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