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苟恩涛
非想2016-06-12 13:493,206

  这耍帅的动作立刻勾起了周围女生的秋波频频,花痴叫好,当然也吸引了那个拿刀男子的仇恨。他猛地从地上窜起来,好像一枚出膛的炮弹,直冲向了林枫。

  林枫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笑容,迎着男人的来势,身形再次跃起,双脚在空中一前一后的踢出——旋风踢!

  疾如闪电的两脚先后踢中男人的胸膛,男人喉间发出一声压抑的怒吼,再次被踢倒在地。

  林枫身形落地,双脚像装了弹簧一样再次跃起,跃到男人的身前,一脚高抬过头顶,以力劈华山之势向下狠狠的踢去。

  倒在地上的男人,忽然爬起半蹲着抬起头,喉间发出了野兽一样喝喝的怪叫,双眼的眼白部分满是红丝,凶狠的瞪着林枫。

  林枫被这双不似人类的眼睛一蹬,心中寒意顿生,不过劈下的腿却没有丝毫的停顿,重重的砸在这人的肩头上。

  男人被这一脚砸的平趴在地,围观的学生刚要欢呼,却见到那个男人再次抬起了头,他们还没出口的欢呼就变成了惊叫。

  原来那个男的此时的样子,实在可怖到了极点。他的瞳孔已经完全消失,双眼变成了一片血色,更可怕的是他的七窍,一起流出了殷殷的鲜血,像极了恐怖片中的恶鬼!

  男人血色双目死死盯着林枫,忽然怪吼一声,张开双臂向着林枫扑去,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

  林枫虽然身手不错,可是毕竟年纪和阅历不够,见到这个像是地狱怪物一样的家伙悍不畏死的冲来,不禁愣了一愣。等到醒过神来已经来不及闪避,于是他当机立断一脚侧踹迎了上去。

  这一脚势大力沉,可是踹到男人的身上,男人并没有像前两次一样被踢飞,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双臂原式不变,仍然向着林枫抱了过来。

  林枫那一脚,感觉好像踢中了一块石头,脚上传来巨大的反震力道,让他整条右腿都有些麻麻的不听使唤,行动不便的状态下,他更加难以躲避这个男人的拥抱。

  眼看林枫就要被这个男人抱入怀中,一道身影忽然横扑过来,挡在林枫的面前,自己却被那个男人一把抱住。

  逃过一劫的林枫定睛一看,原来是黄海忠救了自己。

  那个男人的神智已经完全丧失,完全是凭着仇恨本能在行动,他可不管怀里是不是抱错了人,厉吼一声,张嘴露出惨白的牙齿,向着黄海忠的脖颈咬去。

  黄海忠被男人紧紧抱住,难以动弹,鼻畔传来男人腥臭的口气,他用尽全身力气扭了一下身体,被男人一口咬住肩头。

  男人头一歪,硬生生的从黄海忠的肩头咬下一块肉,黄海忠惨叫一声,被剧烈的疼痛折磨的晕了过去。

  男人满脸鲜血,恍如地狱恶魔,张开血口咬向黄海忠的脖子,林枫见状顾不得害怕,握紧双拳又要冲上去。

  可是他刚一迈步,就被人一把拉住肩头,向后一推,借着,一道黑影如狂风一样穿过他的身边,瞬间到了那男人的面前。

  男人已经丧失了神智,对这道身影恍如未见,依然执着的咬向黄海忠的脖子。可是他却再没有机会。

  那道黑影正是叶戈,他如同青烟一样贴上了男人,双拳齐出,重重的砸在了男人的左右太阳穴上。

  那男人停下动作,缓缓抬起头,滴血的双眼瞪着叶戈,狞恶的怨毒表情凝结在脸上,松开黄海忠,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叶戈伸臂抱住了昏迷的黄海忠,转头对着林枫大吼:“还愣着干什么?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林枫忙不迭掏出手机,叶戈迅速从衬衣上撕下一块布条,为黄海忠包裹好伤口,抱着他来到那个男人面前,翻开他的眼皮,又摸了摸他的心脏和脉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在医院安顿好黄海忠,叶戈拍拍林枫的肩膀:“走,跟我去见个人!”

  林枫卸肩从叶戈的掌下闪开,一脸嫌恶的开口道:“没兴趣!”

  叶戈挑衅的看着林枫:“不敢?”

  林枫的眉毛一拧:“有什么不敢的?”

  “那就走呀!”

  “走就走!”

  林枫跟在叶戈后面,刚一迈步忽然醒觉,自己貌似中了激将法啊!有心反悔又怕被叶戈嘲笑,只好别别扭扭的跟在叶戈的后面。

  他并没有纠结多长时间,叶戈带他去见的人就在这间医院内。

  “叶戈老师,你来了!”黄博从病床上支起上半身,满脸都是笑意:“忠仔还没回来,叶戈老师实在抱歉,要喝水就自己倒吧!”

  “行了,你别管了!”叶戈随手把买来的盒饭放在桌子上:“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都是托叶戈老师的福!”

  黄博这话说的绝对出于真心。他很清楚自己的儿子以前是什么鸟样,完全就是一个小混混!可是现在却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但细心的照顾自己,而且开始刻苦的学习,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叶戈带来的啊!

  林枫智商不低,也已经看出这人就是黄海忠的老爸,心里暗暗琢磨叶戈带自己来看他是为什么……

  “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下,黄海忠同学也受了伤,现在正在这家医院接受手术,暂时不能来为你送饭了。”

  “什么,忠仔他受了伤?”黄博的笑容凝结在脸上,一把拉住叶戈:“叶戈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忠仔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他……严重吗?”

  “皮外伤!简单缝合一下就好。”叶戈轻松的耸耸肩:“今天有一个持刀歹徒在我校门口行凶,被黄海忠同学奋力阻止,这属于见义勇为!对了,当时和黄海忠并肩作战的,就是这位同学——林枫。”

  黄博听说儿子伤的不重,而且没有故态复萌,才放下心,对林枫笑道:“啊,林枫是吧,忠仔和我提过你,你学过跆拳道的,打架很厉害……一定是你救了忠仔对不对!谢谢你啊……”

  林枫的俊脸有些发烧,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自己救了黄海忠,不过那大部分是为了扮酷耍帅。可是后来黄海忠又救了自己,那可完全是不计生死了,如果当时黄海忠没有扑上来替自己挡住那一口……

  林枫忽然出了一身冷汗。

  “林枫。跟我出来一趟!”

  叶戈带着林枫走出病房,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道:“今晚你留下,照顾黄海忠的父亲。”

  “凭什么!”林枫梗着脖子不客气的说道。

  “就凭黄海忠今天救了你一命!你不会否认这一点吧!”

  叶戈盯着林枫:“做人要知恩图报懂不懂?再者说你忍心看到同学的父亲躺在病床无人照顾?还是你根本就没这个能力?”

  林枫撇撇嘴:“我出钱给他请护工总可以吧!”

  叶戈勃然大怒,一把揪住林枫的衣领,凑近他怒道:“你说的是人话?只是让你看护一晚你都不愿意吗?黄海忠每天都在这里看护,晚上只能坐在椅子上睡觉!白天还要上课,还要挨个的收取你们这些大爷的作业,你们去打篮球的时候,他一个人打扫全班的卫生……”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我没有说没有干预!你知道是为什么!因为我很清楚,苦难是人生最好的磨刀石!黄海忠现在是苦了一些,但是他得到的,却是逆境中坦然微笑的修行!而你们,在做什么?太过肆意的生活让你们没有一点的担当,甚至连知恩图报这么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到……”

  叶戈松开了林枫的衣领,意兴索然的挥了挥手:“滚吧,我看错你了!”

  “该滚的是你!”林枫抚平被叶戈弄皱的衣领,冷冷的说道:“马不停蹄的滚!黄海忠的父亲,我来照顾!”

  “呃……”叶戈一愣。

  “别人能做到的,我一样可以!”林枫昂着头,再没搭理叶戈,转身走进了病房。

  “小样,跟我斗!还不是中了激将法!”

  叶戈阴险一笑,回到急诊科。黄海忠已经醒了过来,肩头的伤势也缝合完毕,正躺在病床上打吊瓶。看护他的除了苏瑶和露琪亚之外,还有一男一女。

  女的身份叶戈很熟悉,明面上的身份是锦绣市警局重案组的组长,还有一个隐蔽的身份,就是国际刑警组织华夏中心局的成员,当然也是警局当之无愧的警花——路雪。

  和她站在一起的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西装,浑身上下流露出精干彪悍的气质,不帅但是极有男人魅力的阳刚脸庞,见到叶戈的目光望过来,主动伸出手。

  “苟恩涛!你好!”

  路雪对叶戈暗示了一下,叶戈跟着他们两个走出病房,来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重新介绍一下,苟恩涛先生对外的身份是东南地区公共安全危机处理专家,隶属于国安九处。”

  路雪的风格依然是开门见山,名叫苟恩涛的男子也极其的干脆,对叶戈点点头,直入正题。

  “我们找你,就是想和你谈一谈关于明翰大厦失火,以及这次校园暴力事件的具体情况。”

继续阅读:第45章 四大名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