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带着孩子,你还能回来吗
尾葵2016-07-28 17:025,101

  鹭湖的环境很好,时而都会拂过一丝凉风。

  这让我原本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暂时的舒缓,徐夕给我打电话,说他已经到门口了,要我出去接他,我跟婧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出去。哪知道徐夕没遇到就看见了渭城。渭城只是执着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跟我打招呼。

  我也沉默地走过,连眼神也没有留给他。

  其实,我为他留下太多,连我自己也捡不回来。走了很远,我才回头看他的身影,他已经到了婧身前,帮忙准备烧烤的物品。学长学姐们也来得差不多,大家都显得很忙碌。徐夕可好,站在门口抽烟。

  烟雾袅袅,快要模糊了他的样貌,我觉得他快要在这个世界中失却了。我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忧郁气息。以前总是觉得他像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是我们一群人没有办法理解的,可此时,他的想法,我却能懂得到一二。我走过去,徐夕给我一根烟。他的手脚特别缓慢,似乎在等待我的拒绝。

  但是我并没有拒绝他,而是拿过那支烟。从他的手中拿起火机点燃,不熟悉地抽,烟味对我来说有点浓,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我拼命地咳嗽,徐夕笑了。用食指和中指钳住我手中的烟,抢了过去,吸了一口,然后扔到地上灭了。烟雾总是让人想到幻灭的情景,让我深深地陷入一片沉思中。

  他说,我们进去吧。

  他跟在我的后边,也没有走到我的旁边,不紧不慢的,就好像准备随时走的样子。我心中不经叹息,他总是如此优雅。我带他来到烧烤的地方,大家都已经坐好了,婧为我们几个空出一个位置。徐夕没有惊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烟灭了之后更像是在吸烟。他没有望婧一眼,只是默默地懒散地坐在位置上。

  我也没有跟他说话,同样的沉默。坐在我旁边的渭城也没有说话。我们之间仿佛形成了一道道隔膜,把我们分隔在不同的世界里,我们都为自己的事情而沉思,不想接触别人的世界。我想,那一年的木棉花再也无法盛开了。

  婧把准备好的叉子弄好鸡翼就放到铁网上烧烤,渭城偶尔会把鸡翼拿起来涂上蜂蜜和酱油,可就是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或者吃东西。隔壁的学长见状,跑过来坐在婧的旁边,把手中的纸杯递给她。

  我闻到那时一大股白酒的闻到,浓郁的酒香通过空气弥漫在我们的周围。婧没有抗拒学长的酒,反而两个人开始猜酒拳。徐夕不知道怎么的,离开了座位,独自走到湖边站着。我也坐不下去,身旁的渭城问我要不要吃点东西,我摇头,然后走开。

  其实我想走到徐夕身旁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今天变得这么狗屁忧郁。可是我还没有走开,跟学长玩得火热的婧就叫住了我,她脸上已经微红,说,苏筱,快点过来帮帮我。我从她的口中闻到一大股酒味。

  我瞪了那个学长一眼,问他,怎么把我的姐妹灌成这样,才几分钟的事情啊?

  他嬉笑着,完全没有把我的话当一回事。他还在跟婧猜拳,她又输了。我抢过婧手中的酒,一杯下肚,经过喉咙的时候才知道厉害,妈的,这就到底有多少度,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热辣辣的感觉在我的胃中往外散发,第一次感觉到炙热的灼烧感。怪不得婧也微醉了,这酒到底是谁买的。

  我估计如果不是婧在放水,就是那个学长故意在整我们。她盘盘皆输,我们一整杯、一整杯的白酒下肚,喝到第五杯的时候我就快要吐了。渭城皱着眉头看我,神情有点紧张,似乎在劝我别喝了。我无视他,跟婧喝得更加起劲,她笑着对我说,苏筱,你在跟渭城斗气吧!哈哈,其实你还爱着他吧?

  我轻轻地推了她一下,笑着说,你丫在发酒疯了吧!

  渭城听得似乎很不是滋味,他走过来挡住我正要举起的酒杯,严肃地看了我一眼。我并没有放下杯子,而是倔强地跟他的手在较劲。两个人一用力,杯子里的酒都泼洒出来,湿了我的衣衫。

  我说,渭城你他妈的到底在干什么。

  他听后脸更加苍白,突然缩回了手。不知道为什么,他抽手的那刻我整颗心都凉了。我还记得当年婧说的那句话,青春那鬼东西,也不知道放出什么激素或酶,把我们害得有时候笑着笑着就哭了。

  我的眼睛依然没有焦距,周围的人对我来说是模糊的。婧喝得倒在石凳上大哭,学姐把徐夕找来说要送她回去。可是她还是任性地说,我没醉,再来一瓶。我们都笑了,学姐讲道,再来一瓶的几率很小的,盖子没写,不能再来了。

  徐夕也不知道怎么的,脸色很难看,扶住她的肩哄她离开了。我也站了起来,觉得天摇地转的,想要跌倒。但是还是站着,我说,姐也要先回去了,小子你的酒不错,姐很多年没试过脑袋装星星的感觉了。

  渭城走过来扶住我,呼出来的暖气息我整张脸都能感受到,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活动。我甩开他的手说,姐自己能够回去,你妈的我跟你很熟呀,别碰我,别朝着我吐二氧化碳,想整死我是不?

  我说着就往门口走去。我知道他在后面跟着我,但是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再吆喝。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掩饰我此时脑海中的游轮的哀鸣声和眼皮底下的汹涌澎湃的海浪,严寒的风包裹着我。周围的人都会转过身子瞥视,看一个跌跌撞撞,流着泪走在绿道上的女孩,她的身后十米处跟着一个男生。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见公车站我就吐了起来。身体上没有一处是不疼的,就好像仙人掌那尖锐的刺从我的体内伸出皮肤,割伤我的皮肉,令我长成一个刺猬的样子。我扶着公路边的车站牌,突然沉下脑袋,弯着腰,刚刚喝过的酒就像是洪水一般涌出来,它们把我的肠道和嘴巴都灼伤了。我吐得很惨,站在路旁等车的人都离我好几十米远,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我的胃像一个装满硫酸的倾倒的桶,让我不知所措地承受着倒流的痛苦。

  渭城赶紧跑了上来,帮我拍后背,尝试想让我舒服一点。他不知道他的手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烫斗,更让我难受。我用虚弱地声音叫他走开,他终究还是没有离去。他对我说,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孩子气。

  我回头瞪着他,问他,在你心中,我就只剩下孩子气吗?渭城,你知道自己正在干什么吗?你不是决定要离开我吗?为什么要每次都是这样,当我奋力地转身离开,你才追上来叫我别走,我别走干嘛?站在原地看你幸福地生活?你是不是太自私了一点?

  仿佛空气听了我的话也快要窒息了。

  渭城也似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他说,乖,我们先回家。他想要用臂弯搂住我,我挣扎开来,其实身体此时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后退了两步,我觉得自己快要跌倒。

  他跟我说,苏筱,我回来了。你不是一直说,在原地等我回来的吗?而现在呢?你的话已经不算数了吗?

  我冷笑了,身子一直往后跌走。路边将要离开的陌生人看着我们,像是在看一场烂情节的电影一般。我冷冷地告诉他,渭城,你还回得来吗?带着你那盛夏的回忆,滚出我的人生。我的人生再没有你,再没有木棉树,再没有这一切鬼东西。呵呵,真可笑,在原地等你回来,是等着你带着一家三口回来吗?

  世界仿佛要静止了,我的每一句话都砸地有声,伤口剧烈地疼痛。我没有办法思考,冲上了正要关门的一辆公车。透过车窗,我看见他依靠在站牌前,低下头,没有再追过来。我的心仿佛被一颗手榴弹炸开了,碎片散落在各处。

  一个学生见我狼狈,给我让了一个位置。我无力地坐下,脑子就像是放旧电影一般毫无顺序规律地想起那天的事情,那件黑暗的,被我扔在回忆深处的事情。它就像是猛兽向我张开大口,獠牙布满了鲜血,想要吞噬我。

  在医院那段记忆瞬间又像死尸般从海底浮起来,仿佛重新站在我的面前,对我微笑。

  记忆中还是那句致命的话,渭城漠然地看着我,对我说,苏筱,宁晨有了我的孩子。

  那天林在我S带走后,徐夕无力地坐在病床上,后来他用被子捂住脸,我看见他的身体一直颤抖、抽搐,我走到他的身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我从来没见过他哭得那么伤心,就像是被人割伤了心脏之后不止地流血般痛不欲生。后来徐夕冷静下来,却一直倔强地不肯起来,我便发觉可能他不想让我看见他此时的脸,便起身出了病房。

  这就应验了缘定今生。我看见了渭城。

  他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视线内,眼神黯淡地看着我。就像是一道冷锋突然到境,我眼眸中,除了他,其他人的颜色都转换成为灰色的背景,我只是看见他,我想要跟他说很多事情。告诉他,我最好的朋友被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人带走了,我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告诉他,徐夕在病房里面难过地哭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可是渭城却没有在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停留下来,他甚至让我感觉他在加速前进。我心中的害怕无限扩张,导致我鼓起勇气叫住他。我转过身看着他,他同时也被我唤得转过身来凝视我,我们就像是两个签了生死之约,打算拔枪决战的对手,在同一时刻回望,同一时刻拔枪,射向对方的心脏。

  “你怎么会在医院?”我开口问他,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游移开来,沉默不言。

  这让我感到更急切了,心中是一把着急的声音,是不是他生病了,还是其他事情他才不忍心告诉我。我看着他,又想起了盛夏光年站在我回忆里的男孩,那年的木棉花开得很灿烂,就像是他的笑脸一般。

  他牵住我的手,唤我,苏筱,你怎么跑得这么慢?体育考试就要不及格了。

  那时候我跑四百米,他就跑在前面带着我跑,他那时高二,体力比我好,跑一步等于我跑两步,我的频率至少要变成他的两倍才有机会跟上他。那时候我一直相信的,所以我一直跑,每次快到终点,他就突然加快速度,我见状无论多么疲倦也会跟着他加快速度,后来临冲线的那刻他会停下来,让我从他身边掠过。

  你竟然又放水,摆明小看我。我冲线之后骂他。他就一直快乐地笑,然后给我买一个香芋味的五羊雪糕。

  那时候是多么地美好啊,操场跟植物一样美好,我们就像是云朵一样美好。

  我还沉浸在回忆之中,我自嘲地想,我不是早就死在回忆之中了吗?为什么还会想起我眼前的这个人,苏筱,你的定力和理智就这么差吗?我再次鼓起勇气跟他说话,你好,渭城,最近过得怎么样。

  他什么也不说,看了我好久。

  “你到底怎么了?”我见他一脸呆滞,空气里的压强似乎增大了,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我过得很好,苏筱。”许久,他才说出这两个字。

  “你来医院干什么呢?你病了吗?”我继续问。

  他依旧沉默了很久,最后才艰难地突出几个字。

  “我们来做检查,宁晨有了。”

  到底他说了什么,我似乎没有听见。我的世界一直存在一种类似于耳鸣的嗡嗡声,我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因为完全听不见周围的声音,我的眼泪无力地流了下来,我不知道站在远处的他是否有看见。

  “对不起。”他说。我亲眼看着他转身离去,嘴里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我愣在了原地,看着他远离的背影。他刚刚是跟我说,宁晨怀了他的儿子!

  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还有那双黯淡的眼神,他为什么这么看我?同情我吗?还是觉得我这样的行为特别可笑?我不知道我自己提着一个空的白色饭盒在那里站了多久,直到护士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才缓过神来。

  我挤出的笑比哭还难看。如同蜗牛一般离开医院,这里每个角落都似乎有福尔马林的味道,周围都有紫外线的炽热,周围都有人在喝消毒水。我的眼睛早就已经模糊了,使我看不清楚其他人,泪花在我眼前堆积了许多,才徐徐地凋落下去,我忍受得很痛苦。

  宁晨竟然怀了他的孩子。渭城,我在你的心中到底算什么?你竟然能忍受这么久才决定告诉我,我以前以为你会回来的,无论你跟宁晨走多远,天涯海角,你都还是会回来的,可是现在呢?

  带着孩子,你还能回来吗?

  那么我怎么办呢?你告诉过我的,永远都不要悲伤,可是此时,这巨大的死寂是你带来的,你把我扔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那里一点阳光都没有,到处都是雨水后腐烂的尸体味。这才是夏末,我就已经感觉到寒冬的冰冷。

  还没走出医院,身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惊喜地回过头,喊了一声渭城。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认错人。映入我眼帘的是面容饱受摧残的徐夕,他看上去像一夜老了四五岁,身上的那道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云翳遮住了,只剩下黑眼圈加深,长满须根的他,他的头发也很乱,像精神病院里面刚刚发病的人。

  他看见我哭,急忙地问我怎么了。他的声音竟然变得如此嘶哑,我无法想象刚刚在被子里的他有多么用力在折磨自己。我不做声,紧紧地抱住他。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颤抖,意识渐渐低变弱。

  嘴巴像是被生活的毛线封住了,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我只看见夏天的波涛,泼上海滩,把我在海滩上画的一切都要掩盖,毁坏直至模糊。那一年,木棉树下没有任何东西,阳光像雨水一下泼洒到上面,也没有任何影子。所有掠过的黑点,都变成了白光,如流水般逝去。我紧紧地揪住徐夕背后的衣衫,不言不语,不哭不闹。

  这一切快要完了,我的世界也快要完了。

  它们快要幻化成巨大的飞鸟,带我飞过盛夏光年,一直不停地飞,不知道要到达哪里的天涯海角,那边残垣断壁,山谷哀鸣,飞鸟落地的时候也死了。我把它埋在干涸的泥土中,然后我把自己也埋了。

  这个黑洞原来那么深,那么黑。

继续阅读:3 周公梦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